【滅蝨】直擊蝨禍現場:公屋暗藏逾200隻木蝨 吸飽血肚發黑

撰文:伍梓榮
出版:更新:

「救命!我屋企有木蝨!」不時有網民在社交網站為蝨呼救,皆因木蝨是「災難級」害蟲,牠們繁殖力強兼難以滅絕,入侵家居即後患無窮。一般人以為骯髒雜亂的居所才會有木蝨,但蝨患場所原來「無樣睇」,《香港01》記者早前跟隨滅蟲專家鄭國鏗到葵青區一間公屋直擊滅蝨情況,只見200多呎單位雖然潔淨企理,但竟暗藏逾200隻木蝨,「災場」處處見成蟲、幼蟲或蟲卵,其中剛吸完血的木蝨肚部發黑,十分嚇人!
滅蟲專家在屋內發現多個木蝨據點,顯示蝨患已擴散,相信是因為戶主曾使用不當方法滅蝨法,反令木蝨分散藏身於雜物空隙,令蝨患更加嚴重。

男戶主展示自己用膠樽捉住的木蝨,仍然非常「生猛」,旁邊躺着兩隻剛被滅蟲人員殺掉的蝨。(溫嘉敏攝)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l7U1Y7t5LO

木蝨是害蟲界「蠱惑仔」

28歲的滅蟲專家鄭國鏗環境管理學碩士學歷,是觀林蟲害控制公司負責人,早前他帶記者到葵青區一個公屋單位見證滅蝨經過。進屋前,鄭國鏗先在屋外走廊確認沒有木蝨爬出的迹象,才敢叫眾人把隨身物品放在屋外,並再三叮囑記者入屋後不要坐下,亦不可接觸凳、梳化、床等家具。

200多呎單位住有一對年逾八旬長者,內裏擺設企理,無囤積雜物,整體亦很乾淨。滅蟲人員甫入屋,男戶主即遞上一個透明膠樽,內裡數隻木蝨成蟲相當「生猛」。鄭國鏗叫戶主暫時離家,他與另一名滅蟲人員入屋觀察,並用蒸汽槍先處理屋內凳子,以騰出空間方便走動,他把凳子反轉,即見凳套邊沿有大量黑色點點,即說:「呢啲就係木蝨屎!」

鄭國鏗形容木蝨在害蟲界出名「蠱惑」,稍有動靜會馬上逃走,相信戶主曾用殺蟲水大肆噴灑或用過滅蝨蛋企圖殺蝨,非但未能杜絕蝨患,反而令木蝨四處逃竄,躲在各處罅隙避過危機,然後又再出來「開餐」吸血,而牠們感到生存受威脅,努力繁殖「留後」,令蝨患不斷擴散,屋內處處見到木蝨屎、卵或蟲殼。而除了床褥床架外,電視櫃、電掣盒及掛鐘都被木蝨攻佔,就連牆上不起眼的掛鐘螺絲空隙亦不放過,當鄭國鏗噴藥水即竟見多隻木蝨跑出來,令記者大嚇一驚。

滅蟲人員揭開上格床床板,發現一整個木蝨「家族」盤據角落,成蟲、幼蟲都有,米粒狀的是卵,而淺色透明的是蟲殼。(溫嘉敏攝)
+11

拆開床板驚見木蝨家族

木蝨又稱為床蝨,碌架床當然是全屋重災區,趨近一看已見到一隻隻木蝨在「散步」,床邊布簾和床笠都見成蟲和蟲卵,連床邊的衣夾亦成為木蝨的「劏房」,有木衣夾尚未打開,已見到內裏塞滿木蝨及沾有蟲卵。戶主睡在下格床,床的木夾板有不少洞孔,鄭國鏗用牙籤輕輕一篤,就見到木蝨幼蟲爬出來;擺放了小量雜物的上格床更是木蝨溫床,掀開紙皮就有大隻木蝨爬行,而拆開床板後,只見角落位置有大片啡黑凹凸物,原來是大量木蝨屎混雜了白色如米粒狀的蟲卵,還有老老嫩嫩的木蝨聚集,其中包括剛吸飽血、腹部發黑的成蟲,災情駭人。

鄭國鏗與拍擋迅速把肉眼看到的木蝨殺死,並將幼蟲和蟲卵一併清除,又在屋內多處縫隙噴灑藥水,戰事終暫告一段落,為防有漏網之魚,他下周會再到來檢查滅蝨戰果。記者見證這場滅蝨之戰,事後經常想起剛吸完血、腹部發黑的成蟲,感到皮膚癢癢的兼頭皮發麻,似乎留下心理陰影。

檢查不到20分鐘,滅蟲人員「隨手」已在床上找出逾20隻蝨。(陳展希攝)

鄭國鏗坦言事前已預計屋內有不少木蝨,但情況仍較想像中嚴重,經檢查後判斷個案已「感染」逾一年半,「即場殺死嘅已經有百幾隻,估計全屋有超過200隻,有啲可能太入,要噴藥水殺」。他估計蝨患是從其他鄰居或親友「惹來」,一些家居雜物更成為木蝨溫床,「老人可能將啲舊衫剪碎用嚟抹枱」,結果這些放近床邊的碎布,助長了木蝨繁殖。

木蝨咬人傷口多留兩個洞

一般而言,巿民發現家有木蝨該如何處理呢?鄭國鏗指巿面一般滅蟲產品難絕蝨患,呼籲木蝨「中招者」盡快向專業人士求助,以免蝨患更嚴重而更難斷尾。而按其經驗,家居滅蝨亦需要住戶合作,例如戶主亦提前做準備,宜先將床附近物品分為衣物及雜物兩類,並將衣物徹底清潔及用膠袋包好,而床笠和枕頭套切記要留待滅蟲人員處理,因為亂扯亂動會令藏身的蝨跑掉。

滅蟲人員會先檢查衣物,殺死蝨後再將衣物包好,待戶主應拿到洗衣店高溫乾洗;或用有熱水功能的洗衣機,以攝氏60度以上的熱水清洗;或放入大膠桶,倒熱水浸半小時以上。處理好的衣物應再放入新膠袋或膠箱放好,暫時別放回衣櫃,因木蝨的口器只能來用來吸血,無法咬爛物品,亦不能在膠上靈活爬行,只要封好膠箱就能防步木蝨再侵佔。

家居藏蝨黑點逐個睇:
+4

雜物方面,一些舊布袋及包裝盒建議包好扔掉,任何有機會藏蝨的物品用膠袋包好,要再用膠紙封口,避免木蝨逃出亂竄。除非情況特別,否則滅蟲人員不會處理廚房及廁所,因木蝨只會在類人起居「瞓同坐」的地方出沒。鄭國鏗指是否遭蝨咬可憑傷口狀況判斷,因木蝨一般會咬下兩個洞,「同吸血彊屍一樣」,蝨患者可能會有一排傷口,如巿民難以分辨,可拍照傳給滅蟲專家判斷,鄭國鏗說:「有啲人可能係食錯嘢或受塵蟎影響出現敏感,未必關木蝨事。」

公屋蝨患易擴散 曾見一巷逾20戶感染

滅蟲公司的滅蝨法主要是灑粉劑、噴藥水和焗霧等,部分公司會用到接近農藥級的藥劑來焗霧,雖然很快見效,但未必能滲透所有地方,而且味道很濃烈,會維持一至兩周,未必是好方法。鄭國鏗則慣用綜合蟲害管理,從行為、物理、化學三方面着手,與客人協商後,以高溫蒸汽直接殺蝨,再配合較溫和的藥水施毒,減少對人體及環境的傷害。

鄭國鏗將木蝨擴散稱為「感染」,在公屋及劏房單位最常見,只要有一戶沒及時處理,鄰居就有機會連環中招,他甚至見過整條巷20多個單位全部有蝨,而他曾為黃大仙區一個公屋戶滅蝨,在走廊已見到木蝨在牆上爬,與管理員溝通後,對方竟說大廈最少七成住戶已中招。經了解後,估計是因為單位門貼門,住戶不時開門通風,加上可能有人在廊揈有蝨衣物,而丟掉有蝨的家具時又沒有包好,結果把蝨「送」到入鄰居家中。而按其工作上觀察,葵盛區蝨患最為嚴重,因為該老人較多,又不懂向人求助。

他建議公屋戶可購買叫「DE粉」的矽藻土粉,撒在鐵閘與大門間的隙罅,約5厘米闊,可以阻擋木蝨爬入屋,亦可以買有一定厚度的雙面膠紙,沿門框上下左右黏上,10日換一次,就可以黏實行經的木蝨,但比較麻煩費時。

木蝨四大傳入途徑:

鄭國鏗直指近年香港蝨和蟑螂問題有惡化趨勢,木蝨在二十世紀下半葉曾消失,主要是因為滴滴涕(DDT)被廣泛應用,而DDT是著名農藥,對人類毒性較低,在20世紀50至80年代非常普及,解決不少蟲禍,對減輕瘧疾等傳染病有重大功用。不過,科學家其後發現DDT很難分解,更會影響魚類和鳥類繁殖,影響生態平衡,許多國家相繼禁用。至1995年,木蝨問題又再次肆虐,影響全球多地。

雌蝨交配一次終身產卵

鄭國鏗指木蝨每天可產5至6粒卵,雌蟲交配一次就能不停產卵,一生可生200粒。幼蟲未吸血前呈透明,每吸一次血就能脫殼進入另一階段,壽命約1年半至2年,成蟲需時4個月,長約4至5毫米。雌性腹部偏圓,雄性偏尖,吸飽血消化前,腹部會呈黑色,消化後呈啡紅色。

市民如發現木蝨,可用紙巾大力「撳」和「鑽」以確保死透,而木蝨不像蟑螂一樣身上有大量線蟲及細菌,徒手按死亦不會痕癢紅腫,但基於衛生問題,最好還是用紙巾按,然後將屍體裹好掉落馬桶徹底沖走。鄭國鏗笑言木蝨生命力異常強橫,曾有人將未死透木蝨掉落馬桶,隔天竟見牠在「游水」。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