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場】《失去的愛情》帶藏書票歸來 文壇巨擘劉以鬯卻不復來

撰文:清君
出版:更新: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星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文:清君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l7U1Y7t5LO

「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愛情使人喜,使人愁。愛情是一塊朱古力,隨你心情,吃下去是苦是甜,沒有人知。回憶甘甜,品嚐三巡,卻是惆悵依舊,或甜或苦,百般滋味在心頭。香港文學大宗劉以鬯先生於2018年6月8日逝世,從此成為了過去式,但他筆下文字雋永,影響現在、遠達未來,並不會成為過去。

《失去的愛情》封面,劉以鬯著(攝影:清君)

適逢三聯書店推出《失去的愛情》,劉以鬯先生首部個人小說「再版」歸來,據說搶購潮熱,一推出便賣去過百冊,眾人爭相搶購──大抵都是想要炒賣吧?皆因裏面有藏書票。當年一本五角小說,現在已經賣逾百元了,物價騰貴到一個什麼地步呢?

《失去的愛情》有藏書票。(攝影:清君)

不過,這不是重點。《失去的愛情》說到底,就是一個尋常的愛情故事,他不記得她,她等了又等,一個命苦的女人。這樣的情節,或者司空見慣了,但它還是有獨特魅力所在。

魅力,在於劉老早已於這首部個人作品奠定了寫作風格,詩化的小說語言,為整件事披上浪漫的披風。像是「黃昏太短,太短的黃昏是傷感的。然後遲暮。然後遲暮慢慢地啟開了夜晚的門扉,但夜晚卻投來了一份惆悵太濃。」

黃昏太短,太短的黃昏是傷感的。然後遲暮。然後遲暮慢慢地啟開了夜晚的門扉,但夜晚卻投來了一份惆悵太濃。(視覺中國)

而我亦本劉老這開頭仿作過一段:「大熱。熱力扭曲空間,眼前的大樓都彎了、傾斜了。熱激烈纏吻深夜,夜卻寂靜得很,無以回應熱浪。仲夏該是炎熱的,炎熱充滿熱情,熱情散放動力,動力將我扯入漩渦,拖到記憶深淵。記憶是靜止冰冷的,縱使曾經熱情如火。」

利用倒敘法,引人入勝,儘管我已被文字魔力吸引,忘了主角「我」是要畫一百幅油畫,因而在這小鎮落腳。其後鋪陳伏線,一個神秘又嫵媚的女人,在夢中出現,在現實出現,後來主角因心中感覺,逐步按線索尋找出事情的真相,此書或者藝術成分、文學價值不夠劉老其他作品高,但奠定了他日後寫作的基調,而且篇幅短小,容易入口,比日後一些帶實驗性質、試驗而創新的作品易讀得多。

劉以鬯先生寫作中(資料圖片)

詩化語言,再加上最後開始出現意識流的片斷,這就是劉老的特色,也是我現有認知中最能描繪到的形象。驚喜之處,在此書重新包裝,封面設計實在不俗;第二點在這個影印本,有很多「異體字」,保留了不少舊有寫法的字,亦有部分我從來未學過的字,這就足證中文博大精深,遣詞用字是須一生鍊煉的工夫。

讀《失去的愛情》,沒有蕩氣迴腸,也沒有讓人呼天搶地,只是一陣淡淡的無奈,原來,人生就是這樣。遺憾的是,我們失去了一代文壇巨擘,也失去了很多彌足珍貴的事物。

【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失去的愛情》「再版」歸來 文壇巨擘劉以鬯卻不會再歸來」】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