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距離與熊本熊交流 品嚐聽莫扎特音樂長大的究極水沙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l7U1Y7t5LO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星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撰文:清君

早前榮幸獲邀請,去到了熊本與香港意見交流會,在場參與者應該接近一百人!是次活動於割烹櫓杏舉行,我還有口福能食到熊本料理呢!

交流會在位於尖沙咀的割烹櫓杏舉行。(熊本香港事務所提供)

不過食好西還食好西,這次參與活動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一樣:真誠地推廣熊本。每逢香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就有些人牽頭講移民,移去台灣吧、移去日本吧;旅行觀光當然看到美好的一面,但是,如果植根長住,又會有人反駁:其實,這些地方都總有些我們旅行時看不到的陰暗面。

熊本熊部長來港與大家見面。(熊本香港事務所提供)

為什麼每逢有些什麼,大家總會把移民掛嘴邊?香港這個地方,不是我們出生的地方嗎?不是我們成長的地方嗎?不是我們所愛的地方嗎?為什麼將離開講得那麼輕易,還要勸別人離開?我們,有愛過香港嗎?

再退後一步說,我們有愛過地球嗎?還記得山竹過後,滿滿的發泡膠盒沖回岸邊嗎?

割烹櫓杏的裝修結合西日式風格。(熊本香港事務所提供)

咳咳,扯遠了。還是回到愛不愛香港這個話題上吧。為什麼我們總是「崇日」,日本這個地方到底有什麼魅力?那些匠人的認真程度、專業水準不在話下,但是什麼促使他們做到這個地步?我想,是因為愛吧。當然,我不是什麼日本文化研究者,就這樣簡單下個判斷,彷彿有點不負責任,但這場交流會,讓我體會到的是愛。

像我在開首所說,有口福食熊本料理,大會一方準備了好多食材和餐點,其中一樣最有趣的,是來自熊本阿蘇農莊的蔬菜。這些蔬菜有什麼特別?它們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廿四小時不停聽莫扎特音樂生長!為什麼?種植者有解釋:「莫扎特音樂的震度能刺激蔬菜,從而使蔬菜更甘甜鮮美。」而阿蘇的水源亦甚有名氣,大會一方就做了一道「究極水沙律」讓到場朋友品嚐,不過向來不吃沙律的我就沒有嘗試了。

聽莫札特音樂成長的究極水沙律。(熊本香港事務所提供)

再來介紹的是天草產的鮮魚,當晚的刺身非常鮮甜美味;天草是由百多個島嶼組成的海洋城鎮,由天草五橋將其與九州連接,全年不分季節都可觀賞海豚──跟「海豚識自己避開」這句話相比,真的可以說是高下立見。

櫓杏招牌菜式蒸籠料理我就不多談了,讓我多講兩道菜式:蝦天婦羅和飯團。蝦天婦羅用熊本縣南面芦北的名產足赤海老炸成的,那麼,芦北有什麼出名?它出名是用風力行駛的帆船捕魚,另外如果數到物產,因為當地山坡有充足日照而可以種植出優良柑橘類水果,從而有熊本「突頂柑」。海產方面除了赤足海老,還有常用於高級料亭及高級壽司店的名牌劍魚「銀太刀」。

交流會提供多款刺身及飯團等熊本料理,以推廣當地食材。(熊本香港事務所提供)

飯團方面,則是利用菊池的匠米搓成,匠米乃利用阿蘇山地下水所生產,至今已連續九年獲得最高排名特A級,係日本國內首屈一指的主要品牌大米。它的特徵是米粘度剛好、散發濃郁米味,亦帶甘甜味。同時,會方亦準備了些熊本鄉土料理,包括高菜飯團和一文字長蔥卷等,這三款米飯食物,個人認為一文字最好食,其次是配海苔食的米飯團,最後是高菜飯團──個人口味不喜愛高菜而已,但米飯真的是很好味。

講了那麼多,彷彿日本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自己的名產。是人家宣傳做得好,讓日常變不平凡,還是真的各個地域都規劃得好,讓當地不同的人都能熱愛自己居住地、出生地呢?

香港十八區地圖。(網上圖片)

出席完這個活動,我不禁想,如果要我們向外人推介,香港有什麼特色可言、值得推介呢?我們會不會說這是什麼地方種植的米、這是什麼地方養殖的禽畜呢?「這是深水埗特色」、「那個是將軍澳獨有的」,會這樣嗎?(不要跟我講好多傳媒都有介紹十八區美食乜乜物物,我要的不是這些)

不過,現在連講「香港電影」都不行,還要細分十八區嗎?這樣做,就是「播獨」!啊,抱歉,又摻雜了些政治,真的很抱歉呢!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零距離看見熊本熊!介紹聽莫扎特音樂生長的蔬菜?」】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