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做農村姑娘 青島大媽為學英文離家20年 賣血拾荒追尋翻譯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不過很多人因生活困難,小時候沒有機會讀書,甚至成為人生一大遺憾。青島大媽袁英慧於中學畢業後進入時裝職業高校,不過她真正喜愛的是文學,一直希望可以成為英文翻譯員,但遇到家人強烈反對,她為追尋理想決意離家出走。不過,由於她沒有技能,孤身一人生活拮据,20年來只能自學,更曾更為買教材而賣血,最近兩年更開始拾荒生涯。

近年袁英慧曾自行翻譯了一本英文小說,且讀得懂英文報紙,但因際遇問題,翻譯工作卻沒有太多進展。她未來打算學習使用電腦和上網,善用知識改善生活。雖然生活不容易過,但她仍然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且並無後悔,坦言:「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這樣選擇。」

袁英慧離家出走20年自學英文,因為沒有技能,工作只能糊口,連買英文教材都要靠賣血。(視覺中國)

+16
+15
+14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l7U1Y7t5LO

44歲的袁英慧來自青島市城陽區城陽村,學生時代是個「文青」,中學時文科成績不差,以英文學得最好,她的整體成績雖非名列前茅,但初中時還是可以排在十幾名,到了中學畢業考試前,其成績只能算是中等,之後考進入時裝專業的職業高校。

雖然升讀其他學科,但袁英慧對文學的火從未熄滅,因不甘心做裁縫,所以額外購買英文教材自學,「我知道自己的水平,雖然喜歡文字,但是當作家太難了,退而求其次,我想當個翻譯,也算是半個文字工作者」。找到人生目標,家人卻大潑冷水,還被爸爸批評好高騖遠,不切實際,吵了幾次大架之後,袁英慧便退學到村辦的工廠打工,其間她從沒放下書本,卻使她成為村內異類,被批評「打工不好好打工,偏偏擺起讀書的架子」,是「不走人道的人」。

袁英慧自小是一名文青,喜歡文學,學校成績之中,以英文科最為優秀。(視覺中國)

年輕的袁英慧視堂姑媽為榜樣,因她離開工廠後上學5年,考到一間不錯的學校,靠知識改善生活,家人也沾了光,所以袁英慧深信知識改變命運。不過人言可畏,村民對袁英慧的批評連她爸爸也聽到了,結果他每天罵袁英慧3次,罵得她憤而離家出走。

袁英慧沒有家人支持,亦沒有一技之長,薪金僅可糊口,沒可能重返校園。於是袁英慧便想到了賣血,每次賣血可以賺180元人民幣(約203港元),而且還送一包餅乾。賣血生涯持續了2年,她每3個月去一次,每當她收到錢,便會立即拿去買書,包括多套當時極之流行的自學英文教材、錄音帶、及錄音機。她天天都會花上數小時聽錄音帶,遇到不明白的字就查字典。

到最近兩年,袁英慧開始拾荒,因為工作時間自由,方便她自學英文。(視覺中國)

+9
+8
+7

努力學習英文20年,袁英慧仍然一貧如洗,居無定所。袁英慧從圖書館借來了一本英國文學小說,自行翻譯成中文,她拿出一大疊稿紙,足證她有一定的英文程度。她現時可以看得懂中國日報的海外版,即便是外國報章如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時代周刊都不會難倒她。不過由於袁英慧一直接觸不到翻譯工作的圈子,所以她的知識暫時還沒有改變她的生活。

在最近兩年,她開始過拾荒的生活,她並不介意別人嘲笑她,只為工作時間自由,方便學英文。不過要做英文翻譯,袁英慧考慮過報考資格試,但因考試費而卻步。她又說自己現時年紀已經大了,沒什麼野心,只希望學以致用,改善生活,因為當下最重要的還是解決生活問題。

經過廿多年後,袁英慧沒有後悔,更說如果再選一次,仍然會選擇這一條路。(視覺中國)

袁英慧離家出走後與家人甚少來往,亦沒有結婚,不過弟弟已經成家立室,要是村裏發了福利,他都會將錢轉交給自己,一年只見面兩次。雖然兩人是姐弟,但關係卻如陌路人,袁英慧不但沒有責怪弟弟,反而覺得問題出在自己身上,「自己現在這樣,也怕弟弟和弟弟家的孩子在村裏面抬不起頭來」。

袁英慧未來打算學電腦,再安裝一條上網線,因為有人跟她說,現時做翻譯如果不會上網就做不了,其他人不會收手寫的譯本。要是有記者來採訪她,她都會拜託對方,幫她解決電腦的問題,例如借一部二手電腦給她。

雖然生活困苦,不過袁英慧完全沒有後悔,因為她知道如果她當初選擇成為一個農村婦女,「一眼能望到頭的日子」並非她的願望,她直言:「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這樣選擇。」

(視覺中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