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做保安】獲五百元利巿 保安員問係咪派錯? 車主咁回應…

撰文:書摘
出版:更新:

哪種職業的從業員最喜歡在農曆新年上班?相信誰都會想起屋苑保安員,皆因這段期間可以收取住客的利巿(即「利是」),一些大型屋苑的保安員這段期間收入豐厚,形同出「雙糧」,甚至可達「三糧」。
從事保安多時的作家蕭浩在其著作《不如做保安》講述行業的苦與樂,談及自己曾在農曆新年期間,試過獲車主給予一封大利巿,其後發現竟是一封五百元大利巿。蕭浩想到自己不是經常駐守停車場,懷疑對方拿錯大額利巿,於是追上欲交回利巿,結果對方錯愕了一下,就叫他別客氣收下。這交收利巿的奇遇,隨即傳遍屋苑。

保安員在農曆新年期間經常收到利巿,如住客夠多和夠爽手,隨時等同出雙糧。圖為派利巿示意圖。(電影《回魂夜》劇照)
以下是《不如做保安》的內容節錄:

我的幾封非常紅包

那天是年初一,阿威放假,我和大長分配到停車場,晚上月租車漸漸回場,我和大長陸陸續續收到零零星星三五封紅包,大長又照例口出怨言:「我們不是正莊,車主大多不認識,幾個鐘頭下來,才得幾封,要是阿威在,一晚至少也可得一百幾十封,車主不好意思給一個不給另一個,站在他旁邊沾沾光也隨時比現在多幾倍。過幾天你當外圍,儘量去控制室站在3A38旁邊,她人緣好,紅包一定多,你站旁邊也會得益。」

保安作家蕭浩曾在一個並非經常駐守的停車場內,收到住客擺烏龍送出的500元大利是。圖為保安示意圖。(資料圖片/李瑩攝)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這「逗利是」還可以沾旁人的光,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但後來發覺果真如是。

大長話多水也喝多,懶人多屎尿,一時急起來去上廁所,就在他剛剛離開,一部七人座車開進來,停在啪卡機前,我循例說聲「新年快樂」。

那司機是個肥胖的壯漢,也回了一聲「新年快樂」,同時伸手入西裝外套的外袋掏找,一看就知道是準備發紅包的動作,可是他左手插左袋,右手插右袋,就是翻不出半點東西來,於是再伸右手入西裝內袋,掏出了一個紅包遞給我,我自然接下,說聲:「多謝!」

跟著啪卡升桿車子開上了停車場,這時大長上廁所回來,見我對著這封紅包發怔,有點酸意的說:「又收到利是啦?」

我被這個封包吸引著,沒有理他,這個「利是封」比一般的稍長,一種華麗的紫紅色,質地是紙,但卻仿絲綢仿得極為神似,正面印上條騰龍,龍尾繞到封背,龍頭龍身在正面,張牙舞爪,非常威猛,於是我抽出封舌,把裡面的鈔票拉出來,一見那張鈔票,大長馬上發出一聲誇張的驚歎:「嘩!有沒有搞錯,大牛(五百元)。」

保安員在農曆新年期間經常收到利巿,如住客夠多和夠爽手,隨時等同出雙糧。圖為派利巿示意圖。(Getty Images/視覺中國)

隨即說了一大堆他很倒霉,我夠好運的酸言酸語。但我聽不入耳,因為這500元的紅包太不尋常了,原本剛打開封包發現這豐厚金額的驚喜,瞬即被幾個念頭淹沒:這個封包太華麗,這個數額太大,我只是個不相熟的保安員,那位先生在口袋裡一掏再掏的動作……。於是,我同大長說:「大長哥,你看住崗位,我離開一會。」

我快步走到停車場的𨋢口,等了一會,那位穿西裝的肥壯車主由𨋢裡走出來,我趨前一步,手上拈著那個華麗的紅包,說:「先生,這是你剛才給我的利是,裡面的數額似乎太多,你會不會拿錯了。」

肥壯車主一看我手上利是封,錯愕了一下,伸手入西裝內袋一翻,略有所感,我看出他神情有點不自在,但也只是一閃而過,隨即將伸入口袋裡的手抽出來,一個大手掌向前推,把我手持那封利是推前貼著我胸膛上,說:「利是利事,那有給了別人又收回的,就是給你的,別客氣。」

我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就多謝啦!」

心安理得,我拿著那封華麗利是返回崗位,把剛才的情節說了給大長聽,大長長歎得近乎呻吟:「真是同人不同命,我上個廁所,人家就送來大牛,你嫌錢腥,把利是還給人家,人家又硬要給你,真是……。」

這張五百元的故事,第二天就不脛而走,名揚三更。

《不如做保安》蕭浩著( 紅出版(青森文化)提供)

作者:蕭浩

有人認為作者是個傳奇人物,但也有人視他為神神化化。他曾經是個工廠工人,任人差遣;轉身卻去當了學校老師,然後又放下教鞭,跑到外地當導遊;再回香港做外遊領隊,倒霉的是走進了一間劣跡昭著的旅行社,每次帶團都背負貨不對辦的怨懟,時刻為公司「補鑊」,因而淬煉出一套迎難而上、敢於另闢蹊徑的處事作風。

他學歷平庸,居然當上了博物館的研究講師,還開班授徒,為老古董打開了新的經營之道。他連菜刀鑊鏟都不會用,卻因小女兒—句話「我鍾意食叉燒」,就開了個燒臘工場和幾間店鋪,可沒幾個月就關門大吉。然而,吃過阿浩叉燒的人,無不神魂難捨,有口皆譽。

品質好卻早早收場,那是因為有人告訴他「做飲食的錢不好賺,搞精神上的產品才有賺頭」,於是他跑到台北圖書館,窮究兩個月後,炮製了一種超凡脱俗的旅遊產品和銷售模式,風靡了神州大地,在各旅遊景點不斷複製,年銷售額數以億計。

席不暇暖,又在眾多質疑的眼光下硬闖一個新項目,那是在北京嚴重缺水的山區開發一個高山滑水的耗水遊樂園,被視為不可能的任務。他帶著一班子弟兵連同專家開山鑿池,築壩圍堤,又創設了一套高效的回水系統,終於突破了嚴厲的環評,使廣東式的峽谷漂流飛濺於京城山野。

然而,當天馬行空的搞作停下來後,面對著一個低工資低工種低聲下氣的保安工作,他依然能平實的劃出一道彩虹。

他描繪了朝九晚五生涯的另一道風景線——工作是最有趣的遊戲。

出版社: 紅出版 (青森文化)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