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相戀七載女友願捱劏房 「毒男」陳澤滔嘆對她有所虧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常被外界認為是「毒男」的陳澤滔,卻有一個低調的女友。身任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召集人,現時在迪士尼工作,他拿首期去選區議會、立法會,選了一次又一次,現時與女友齊住劏房。陳澤滔慨嘆「如果唔係選舉,會租到個好啲嘅地方住」。

陳澤滔過往會與女友到馬灣看日落。(周詠雯攝)

求學時期的陳澤滔,切切實實是個毒男。中學讀男校,即使對面街是女校藍田聖保祿中學,他也沒有在街頭溜躂認識女生。

「真係無?」記者驚訝,「無呀,Christmas ball(聖誕舞會)嗰啲完全無去過」。陳澤滔形容當年認識的朋友都較為純情,大家都認為無特別需要認識異性,反而特別需要打機。「今晚返去又打喇,都係嗰班中學同學」,他稱,「打Winning囉!」中學只有打機、踢波、讀書和打橋牌,「我係橋牌學會會長,嘻」。

那麼總有同學能結識女校生拍拖吧?「都有friend成功溝到女㗎,我哋反而會恥笑佢」。

【情人節】毒男想出pool? 陳澤滔教你追女六式

由男校到中大入讀男女比例嚴重傾斜的計算機工程,繼續毒男生涯。遇上自己不太喜歡的課堂,他會選擇走堂,「咁咪返房打機囉,瞓醒就打,肚餓煮個麵返嚟,又打。」大學生亦愛舉辦舞會,「都無join啲咩ball,自己都唔鍾意,又唔係成日跳舞啲人」。身為毒男,他打趣道,「怕醜,見到靚女都唔會走埋去結識佢」。

表白三戰兩成功

雖說是毒男,追求異性經驗不少,但成功率也有近七成;三次表白,兩次成功。第一次,數個男女較為熟絡,「我鍾意其中一個女仔,點知佢又鍾意(群組內)其中一個男仔。」儼如電視劇橋段,「男仔女仔就係咁㗎啦!」初戀女友是大學同學,year 2開始拍拖,「都係大O(迎新營)識,可以試咪試下囉!」直至七年前,到澳洲working holiday時,認識現任女友。

與女友相識過程,陳澤滔形容「係個幾得意嘅經歷嚟」。那些年到澳洲參加working holiday,在網上討論區集合一堆在澳港人,「add MSN,大家喺悉尼,就約咗幾個出嚟」。其中一人,網名是由數個英文字組成,陳澤滔不懂發音,詢問稱呼為何,對方回應女姓名字,才赫然發現對方是女兒身。「咁咪膽粗粗照約囉!」

有緣千里,陳澤滔與女朋友在澳洲認識,在藍天的綠草地第一次約會。(陳澤滔提供)

之後陳澤滔再約女網友踩單車、行山,「人在外國可能孤獨啲,想搵個伴一齊,所以容易啲(成功)」。那年元旦,他和女友在悉尼橋下看煙花,「咁就一齊咗」。可知道女友喜歡自己甚麼?「可能都係無奈㗎咋,比人氹咗落搭!」

他笑說,「佢(女友)有時都問我,假如唔係喺working holiday認識,而係喺香港嘅地鐵站撞到,會唔會有膽去認識我?」他又再毒男上身說「痴線㗎你都!三唔識七走埋嚟!」

與女友同住劏房

女友與自己走過working holiday、預演佔中、佔領、區議會、立法會選舉,到特首選委選舉,陳澤滔坦言關注政治,會犧牲女朋友,「住屋上一定最大,如果唔係選舉,會租到個好啲嘅地方住」。

讀計算機工程,現時在迪士尼任工程師。雖然此工程師不同彼工程師,但兩者都解決不到土地問題。女朋友是自僱人士,他倆現同居於劏房,安樂窩連房間也欠奉。「有時就係要面對現實,大家而家會諗點樣將啲錢運用得好啲,其實都係搵個地方瞓下覺、煮下嘢食、上下網」。陳澤滔對生活可說是無要求,女友亦有為生活改變,「佢要降低要求嚟就返我」。

陳澤滔現時與女友同住劏房。

曾經有報道說,陳澤滔把首期花在競選上,「其實係買唔到啫……我拎住40萬,知道會選,就唔會扔啲錢嚟買樓」,他亦透露女友間中和他開玩笑,「幾年前又話買樓」。區議會及立法會皆未能成功當選,他參選特首選委時,女友亦有微言,「佢有話過我㗎,又選乜鬼呀!」陳澤滔笑言「我成日都同佢講唔會再選㗎喇」。

拍拖七年 愛女友唔港女

面對肯和自己捱劏房的女友,除了將首期花在競選上外,自己有甚麼做得不足?陳澤滔自認無心裝載,「我本身唔係一個會記呢啲嘢嘅人」,大時大節的慶祝活動,就是買壽司和生蠔回家吃,「情人節我都未諗呀唉」,連女友也抗議他粗心大意,「女朋友話我新年都唔買啲嘢比佢拎返屋企,希望今年中秋記得買月餅啦!」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愛情如是,生活也如是。拍拖七年,他與女友均「鍾意盧巧音、鍾意黃子華、鍾意講笑、鍾意窒下人,呢啲生活上嘅小細節就幾適合」。陳直言女友是理想對象類型,「非常之唔港女」,行文青路線,直言「女友有品味啲,對好嘅嘢要求高,我自己生存到就算,有嘢食,食得飽就得」。

訪問地點馬灣是他倆較常去的地方,因女友喜愛歐陸式風格,笑著說「好煩㗎佢!」雖說馬灣常去,但其實亦有兩三年無踏足。女友約他行山,他也拒絕,原因是懶,「好遠呀,要搭車」。

「懶」得不願出軌

陳澤滔這種懶,也是女友放心的一大來源。「一腳踏兩船好辛苦個喎,一個都已經要嘥咁多時間!」陳笑說。大慨女友也看穿他這種懶,他直言假若現時愛上一名超級美女,也未必敢放棄現任女友,「兩個人相處唔係睇兩個人有幾叻、有幾多身家,係真係頂唔頂得你順。你已經唔會再有信心,又要再同新嘅人磨合,唔覺得會有一個人更適合」。

那短期內會結婚嗎?他說兩個人均無生育打算,結婚誘因不大,「而家咁嘅生活都OK,簽個名個意義喺邊?」又擔心終有一日會因政治連累女友,「好似游蕙禎咁,隨時比人告到破產」。

話說到最尾,陳澤滔欠女朋友多嗎?「有……其實無得計」。他頓了一頓,「要喺個人生度搵到一個適合,又頂得順你嘅人唔係一件好易嘅事,本身自己係一個奇怪嘅人,有人頂得順你,都係一個幸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