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拉尼婭:特朗普的「悍」內助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近日,特朗普夫婦二人因為兩本新書的發表紛紛被放到了聚光燈下。除了給特朗普惹了麻煩的博爾頓新書《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暫譯: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引起熱議的還有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的傳記《The Art of Her Deal》(暫譯:她的交易藝術)。

這本由普立茲獎得主、《華盛頓郵報》記者喬丹(Mary Jordan)所寫的傳記,儘管未像前者一樣未經發表便搶佔各大媒體頭條,卻也揭露了這位不太喜歡接受採訪的第一夫人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包括梅拉尼婭與她的繼女伊萬卡之間微妙的鬥爭、推遲搬入白宮以迫使特朗普重新協商婚前協議、以及作為特朗普最信任的人,她對特朗普甚至白宮的影響。這位過去總是被拿來與伊萬卡和前第一夫人比較而顯得相形見絀的梅拉尼婭,突然顯得精明、能幹。讓人們不得不重新思考,這位模特出身的第一夫人,真的只是「花瓶」嗎?

家庭背景

梅拉尼婭成長於斯洛文尼亞一個平凡的四口之家。她的父親尼亞夫斯(Viktor Knavs)是一位汽車銷售員,母親阿馬利婭(Amalija Knavs)在自家的農場做農活,後來開始到紡織廠工作。很長的一段時間,她和父母以及比她大一歲的姐姐一起住在一個兩房公寓裏。

平凡的背景並沒有使梅拉尼婭保持平凡,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的報道,儘管在她的家鄉——一個叫塞夫尼察小城,居民普遍都不富裕,但認識她的人說,那時候的她已經「總是穿的很華麗」,「而且從不穿商店買來的衣服」。

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白宮的官方肖像照,攝於2017年4月。梅拉尼婭是美國史上第二位出生地不在美國的第一夫人。(Getty Images)

躋身上流社會

不可否認的是,梅拉尼婭作為模特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

受到來自母親的影響,梅拉尼婭從小便對時尚有著濃厚的興趣,7歲時已經開始在「T字台」上行Catwalk,但直到16歲,她才開始正式從事商業性質的模特工作。

兩年後,她便與意大利的模特經紀公司簽約,並在22歲時的一項重要的國際模特比賽中贏得了亞軍,這一比賽曾發掘吉賽爾邦辰等世界一流的模特。早期發掘梅拉尼婭的攝影師傑爾克(Stane Jerko)說,這項比賽激勵了她進一步發展她的模特事業。「她覺得自己能取得更多成就,於是便前往紐約。」

喬丹在傳記中寫到,梅拉尼婭來到紐約時,身邊幾乎都是極其富有的人,如她一個朋友所說,梅拉尼婭的人生至此就像是用一塊橡皮擦,擦掉了所有從前的歲月。

今年50歲的梅拉尼婭出生於斯洛文尼亞一個普通家庭,在1996年她來到紐約發展後,「她的人生就像是用一個巨大的橡皮擦,擦掉了從前所有的歲月。」(路透社)

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梅拉尼婭成功登上了紐約多個聲名顯赫的雜誌封面,包括《名利場》(Vanity Fair)、《時尚》(Vogue)和《智族》(GQ)等。

然而,梅拉尼婭作為模特的成就是有爭議的。據《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業內人士稱梅拉尼婭的名字在競爭激烈的紐約時尚圈中並非廣為人知,而梅拉尼婭雖然付出了多年的努力,但她從未獲得「超模」的頭銜。

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她成功取得了美國移民局頒發的的EB-1簽證,又名「愛因斯坦簽證」。而這一簽證是專門為在專業領域內取得巨大成就的人所頒發的,憑藉梅拉尼婭的資歷似乎還沒達到這一標準。對此,BBC引述美國移民專家報道稱,推薦信是該簽證申請的一部分,若推薦人的資歷高,推薦信的分量便重。梅拉尼婭在當時已經和特朗普在一起,如果她能在時尚界出眾的人才手上要到推薦信,會起很大的作用。

僅僅只是「花瓶」嗎?

1998年,梅拉尼婭在紐約時裝周期間的一場聚會上吸引了特朗普的注意。據兩人說,特朗普當天本來是去見另一位超模,也就是梅拉尼婭當時的同伴,但在見到兩人後,特朗普立刻被梅拉尼婭所吸引,在問她要電話號碼時,梅拉尼婭並沒有答應,反過來問他要了聯繫方式,並讓他等了一個星期才打電話約見。

此後的幾年梅拉尼婭經歷了事業上的高峰期,與此同時兩人的感情經歷了幾次分分合合,但最終於2005年——即兩人相遇的五年後,正式結婚。一年後,梅拉尼婭在生下兒子巴倫(Barron Trump)。根據另一部傳記《Free, Melania》的記載,梅拉尼婭此時開始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兒子身上,因為在她心中沒有什麼比讓巴倫過一個正常的童年更重要。

時間快進到2016年10月,眼看著就要到大選的時候,特朗普團隊卻面臨著一場公關危機——一則由《華盛頓郵報》曝光的性醜聞錄音。喬丹的傳記中寫到,錄音曝光的當天,特朗普和梅拉尼婭都在辦公大樓內,而特朗普遲遲不願去面對梅拉尼婭,當兩人最終坐下來交談時,梅拉尼婭的反應卻出奇的鎮定,只是說了一句,「這樣下去你可能會輸。」

即使在競選活動期間,梅拉尼婭也沒有頻繁的出現在公眾視野裏。但這次錄音帶曝光後,梅拉尼婭罕見的與美國有線新聞網(CNN)的著名主播庫珀(Anderson Cooper)進行了一次一對一的訪談,並在訪談中維護她的丈夫:「我很驚訝,因為這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男人。」她把特朗普形容成一個「男孩」,認為這是「男孩」之間為了炫耀所說的話,並說特朗普當時是被慫恿才這樣說的。她還說,她本人從未聽見特朗普說過類似的話。

無論梅拉尼婭的這番辯解最終說服了多少人,作為妻子,此時她的表態對於特朗普的競選都是極為關鍵的。但這並不是輕易的選擇。在事件剛剛發生的數天內,她拒絕了與特朗普共同出席場合、或者接受採訪的請求。

在與庫珀的採訪中,梅拉尼婭還說到,她不需要人們的同情。「我很堅強。而人們並不真的了解我。他們心裏認為或者嘴上議論說,『噢梅拉尼婭,可憐的梅拉尼婭』。」「不要為我感到抱歉,我能應付一切。」

記者喬丹在傳記中寫道,在錄音帶醜聞曝光後,儘管周圍的人反復敦促特朗普與梅拉尼婭就此事交談,特朗普卻遲遲不願意面對梅拉尼婭。(路透社)

梅拉尼婭的這番話也許並非空言,她擁有的也不僅僅是強大的心理承受力。

喬丹在傳記中揭露,特朗普入駐白宮之初,梅拉尼婭待在紐約遲遲不願搬走的原因,是她當時正在為自己和兒子重新協商婚前協議。而這次重新協商的時機也選的絕妙——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作為妻子的她理應和特朗普一起搬入白宮,但她卻以要照顧還在紐約上學的兒子為由遲遲未搬,媒體紛紛猜測夫妻二人之間有不合。

在這份新的協議中,梅拉尼婭成功為自己和兒子協商來了更多的經紀利益,兒子拜倫更是會獲得比特朗普與他前妻的其他三個子女更優越的待遇,可見梅拉尼婭是有些手腕的。

儘管表面上她行事低調,在媒體上的曝光率也遠不如她的繼女伊萬卡,但喬丹的傳記卻透露出,梅拉尼婭的影響力可能比人們想象的要大。

包括Larry King在內的多位著名記者都曾提到,特朗普常常就大事小事咨詢梅拉尼婭的意見。她的意見更直接影響了白宮內部人員的人事安排,包括曾為自己辦公室工作的發言人因獲得她的賞識而轉為特朗普工作,以及曾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里卡德爾(Mira Ricardel)也在她的要求下最終被解僱。

在寫梅拉尼婭傳記過程中,這位經驗豐富的記者承認,梅拉尼婭是她所遇到的最難報道的人,因為她的「圈子非常小」,極為私密,絕大多數她採訪的人都不願意公開提供信息。梅拉尼婭也恰恰是因為不願意在媒體中過度曝光,一直以來沒有強烈的存在感,也讓大多數圍觀者理所當然的認為她不過是「花瓶」一樣的存在。然而,隨著她背後的故事被一層層揭開,人們發現她比長久以來想象當中的那個梅拉尼婭複雜的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