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的謬誤(一)】忙值得炫耀,是一種畸形社會現象

撰文:蔡東豪
出版:更新:

一連三個星期,談一個字:「忙」,或應該說,「忙的謬誤」。
先談忙變成值得炫耀的畸形社會現象,然後談忙的實際功能,最後談忙怎樣全面入侵我們的生活,使我們相信休息是弱者的行為。
過去一段時間,我的生活方式從非常忙變為非常不忙,對忙有另一種體會,可從兩種生活對比。

忙的人不知道什麼是忙,因為習慣了,以為生活便是這樣。(視覺中國)

忙的人不知道什麼是忙,因為習慣了,以為生活便是這樣,尤其當其他人同樣是忙,相對上,不覺得自己忙。只有身邊人,特別是親人才感覺到,但礙於種種原因,親人不方便提點,或提點後也沒用。另一個感覺到忙的機會,是在外地旅遊,或者可以察覺到不是所有人都用同一方式生活。

我最近多了時間不在香港,在外國生活,認識當地朋友,理所當然地打算以WhatsApp聯絡對方,發現對方沒用WhatsApp。最初以為是個別例子,點知發現一個又一個新朋友沒用WhatsApp,當地朋友忍不住問我:「點解要咁急知道和回覆?很重要嗎?」唔識答,可能只想傳一個笑臉。如果WhatsApp關閉服務三天,香港會亂,我在想,沒WhatsApp的年代,我們怎樣生活?告訴大家,起碼有一個先進兼發達國家的人,包括上班族,不大用WhatsApp或其他即時通訊服務,因為他們覺得不需要,不想把自己弄到這麼忙。

忙,應該是負面的,忙中會出錯,多一點時間和平靜心境,或會事先察覺到錯誤。忙的人減少時間做其他事,包括一些其實更重要的事,例如照顧自己的身體、關懷家人等。偏偏近年社會出現一個奇怪現象,忙變成值得炫耀的身份象徵。朋友見面,大家鬥忙,你以為你好忙?我仲忙!人家問:「How are you?」答案永遠是忙,有些人微微笑着答:「I have no life。」企管人忙至見朋友最頻密的地方,是在機場,但他們不感到悲哀,反而認為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榮譽徽章。

幾個企管人見面,互數近期怎樣忙,如果你身在其中而發現自己不及人家忙,你會感到安慰,因為懂得照顧自己和家人,抑或感到不安,覺得自己對於工作投入有問題?相信大部分人屬於後者。商業世界弱肉強食,很多競爭是零和遊戲,你掂即是我唔掂,一樣觸摸到的「優勢」,是比別人投入更多時間。競爭力屬於主觀,日做夜做,忙到死,卻是客觀的。企管人呻太忙,其實是在炫耀。

世界變了,古代人生活悠閒,成功人士琴棋書畫,擁有空閒時候追求其他理想。古代人炫耀自己怎悠閒,享受生活細節,忙是陌生的概念,屬於另一個階層的人,例如以勞力幹活的人。科技發達,幫助我們提升生產力,以前做不到的,今日做到,以前用一日做到的,今日用一分鐘,在知識型經濟中,科技理應令人們更悠閒,發生了什麼事?

科技理應令人們更悠閒,但事實似乎剛好相反。(視覺中國)

直覺上,知識型經濟中,突圍者應是「食腦者」,這些人憑橋發達,工作模式應該是行行企企,發圍過程中把握三兩個關鍵決定,便贏到開巷,忙彷彿是反智,點知知識型經濟反而弄到我們愈來愈忙。一個簡單的例子,問企管人:時下幾個重要科技趨勢,包括Uber和AirBnB帶動的共享型經濟,會怎影響閣下的企業模式?AI呢?企管人當晚便睡不着,漏夜WhatsApp同事。

現代人應閒不閒,根源是心底裏感到不安全。科技製造機會,但同時暴露企管人的不足,是不安全感的源頭。原來自己有這麼多東西不夠認識,競爭對手好像行得較前,我們必須急起直追,這時候心裏不夠踏實。硬仗當前,早點放工,放長假?沒可能,只嫌每日24小時不夠用。

忙,可視作為一種逃避,甚至解脫。忙吸引之處,是我們不需要多想其他事,例如這樣做是否有問題,走的方向是否正確,這些問題我們未必想面對。忙掩飾到很多東西,例如真相可以等,因為自己太忙處理其他事情。因為忙,我們沒時間處理家庭的敏感問題,更加沒時間做全身檢查。忙是向自己解釋的萬能藉口:「天啊,我已經咁忙,仲想我點?」

說到底,「忙」很多時並不是必須的,是個人選擇,特別是位高權重的人。當社會視忙為值得炫耀的象徵,我們就無止境忙下去。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指有公司看中忙成為身份象徵的趨勢,認為有商機,其中一種服務是為大忙人提供高檔貼身購物,包括日常生活用品。忙到襪都沒有時間買,有人代買兼送去公司,型啊!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香港01》周報革新號改版蛻變!更多精彩內容,敬請留意:按此訂閱周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