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老人歌唱比賽防止獨居問題 明歌知欽:唔想佢哋再做隱蔽長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做音樂不忘初心」、「希望自己的音樂能為世界帶點改變」,這些幾乎一式一樣的對白不時出現在音樂人口中,但到底有多少人有真正實踐,又有多少人只是以大義之辭追求名利?由兩位「中佬」林建欽(Paul)和黃錦明(Hugh)組成的「明歌知欽」,卻以音樂作媒介,切切實實地做慈善。二人加起來過百歲,但每次做演唱會也落足心機,一手一腳Book場、揀衫,最後所得收入卻一文不收,全數撥捐慈善機構。近日他們更踩過界,連歌唱比賽也著手籌備,有趣的地方是,這個歌唱比賽有別於其他同類型比賽,因為目標參賽者也是以老人為主。

攝影:黃國立

比起歌手身份,明歌知欽更似是一個以音樂作媒介的社福團體。 (黃國立攝)

因為香港獨居長者問題日益嚴重,令Hugh(左)和Paul(右)開始了老人歌唱比賽的概念。 (黃國立攝)

隱蔽長者問題成動機:希望佢哋搵到人生下半場嘅價值

Hugh和Paul二人加起來近百二歲,退下工作火線的他們經常問自己,到底在餘下的日子想要什麼。生活的歷練讓他們漸漸由物質主義變成人文主義,更忠於自我地追求心靈上的富足,眼見身邊有不少上年紀的朋友雖然已退休,但仍然活力十足,當中更有不少人熱愛音樂和唱歌,於是打算將慈善與比賽結合。最初他們擔心,以老人歌唱比賽作招徠未必有人願意參加,怎料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不少善長及義工團隊也拉大隊參與。

搞比賽的初衷除了讓人有一時三刻的快樂與刺激外,Hugh和Paul有更重要的一個目標:「而家香港長者人口比率開始上升,一部份係退休又有仔女照顧,享下清福過日辰。但同時我哋唔可以忽視,有部份老人家可能係冇人照顧,仔女結婚之後搬出去住,但又忙於工作,令啲老人家自己一個留喺屋企好悶。所以我哋好希望唔同階層嘅長者都可以參加,如果有仔女嚟支持佢哋自然開心,但如果冇仔女去做佢哋粉絲都唔緊要,我哋可以做佢粉絲。」

歌唱比賽只是一個手段,透過當中過程,他們希望可以改善獨居長者的生活情況:「現時好多長者,我哋睇落去都唔覺佢嘅年紀已經有65歲,佢哋仍然會有佢哋嘅能力去工作同發揮,所以我哋希望透過呢類型項目,減少隱蔽長者嘅出現,將來香港長者人口可能會過百萬,其實佢哋人生下半場仲可以貢獻更多。」

入行唱歌曾遭白眼 堅持追夢純粹為自己快樂

入行多年,Hugh和Paul也清楚自己在音樂圈的定位絕對不是十八廿二的偶像路:「第一年入行唱歌,都有試過遭受圈內專業人士嘅白眼,有時佢哋會問:呢個邊個嚟?咁嘅年紀仲出嚟唱歌。甚至喺表演場合有人會話:我哋唔識㗎啦,一陣唔洗介紹。」

一次又一次的經歷更令他們體會到年輕人入行的艱苦:「想投入演藝事業嘅年輕人要諗清楚,亦要好堅定,因為身邊會有好多聲音令你想放棄,甚至令你降低自己嘅價值觀。不過其實放眼去其他行業,都一樣會遇到同樣嘅經歷、同樣嘅人,所以最緊要自己揸緊信念,尋找屬於自己嘅快樂。」

其實Paul林建欽還是一位國畫大師,不時會將作品展出。在人生下半場,他享受這種慢活的快樂。 (黃國立攝)

保持正能量不代表離地:呎價兩萬令香港人自我價值變低

由於緊握信念,所以二人早前繼續推出新作品《微笑》,同樣以正能量作出發點,不過Hugh和Paul並非「離地一族」而對事情感到過份樂觀。曾經歷過不同年代的大風大浪,他們對現今的香港有這樣的看法:「我諗人生不外乎衣食住行,而我近年最大嘅感受係,我哋細個住公屋會同自己講,將來大個一定唔會住公屋。但去到近年有公屋住就已經好似中頭獎咁,住屋問題一定係最困擾香港人嘅問題,一層樓呎價兩萬幾,香港人嘅人工分分鐘都只係得萬幾兩萬,令大家嘅自我價值變得好低。」

但透過音樂,他們希望帶出一個訊息:「壓力一定會發生喺每個人身上,不過我哋要搵方法去減低自己嘅壓力,例如您好鐘意唱歌,就多啲唱歌,甚至你想大喊一場都冇問題,但要識得行返出嚟,透過呢啲行為去卸走自己嘅負能量,令自己重新上路。」

曾經歷過社會的高低起跌,二人雖然樂觀,但並不離地:香港最大嘅問題都係來自住屋。面對來自社會的壓力,他們推出新歌希望鼓勵不同階層。 (黃國立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