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版Twins】中佬組團追夢 自資60萬開千人演唱會 全場爆滿

撰文:陳芷慧
出版:更新:

這兩個男人,黃錦明與林建欽,一個中佬,另一個早已「登六」,經常自嘲「加埋百二歲」,老咗學人講夢想,組成一隊音樂組合叫「明歌知欽」,編寫勵志歌,自己手繪國畫作MV動畫,出碟勉勵他人。幾年前二人自資60萬在新光戲院「book場」開千人演唱會,全院滿座,自製騎呢舞衣,堅持不找贊助商,並將收入全數捐給慈善機構。
二人相遇前的身世使人嘖嘖稱奇,套用世俗的語言,一個輸在起跑線:十歲家父病逝,與母相依為命。家境貧窮,只得放棄讀大學;另一個則贏在起點:林獻之家族的後代(林獻之是商人、政協林建岳的堂兄),父親曾是越南的醫院院長,後來逃難來港,曾經贏過《聲寶之夜》做過歌星。長大後二人都做起生意來,皆曾一舖清袋,又東山再起。相逢恨晚,相識於朋友的婚宴上,成為好友後,結伴去唱K,一開金口變成為知音好友,踏出K房並肩走上慈善音樂路。

2014、2015年「明歌知欽」自資在新光戲院辦演唱會,將收入全捐慈善機構,不收分文行政費。(受訪者提供)

效法麥羅武慈善基金 不收行政費用

1972年,林建欽(Paul) 贏得電視台《聲寶之夜》的冠軍後,與無綫簽約,曾在《歡樂金宵》亮相。黃錦明(Hugh)說:「當時我唔認得佢啊!我只係記得當年亞軍係邊個。」亞軍正是《飄零燕》主題曲主唱蔡麗貞。相隔一個世紀,那一輩舊時代唱腔的人,均已被遺忘。直至Paul在一個國慶晚宴上獻唱,一個慈善基金負責人麥羅武太太一手抓住他:「你幫到我。」麥羅武是香港一位熱心公益的商人,09年與太太成立零行政費用的慈善基金,每年舉辦大型敬老宴。麥太原來曾是有名的歌星,Paul正是麥太在茫茫人海中要尋找的合唱男聲,Paul名師出身,絕非「總理級」的天籟之音。後來,Hugh 和 Paul齊齊在敬老宴上獻唱,Hugh說:「開咗到門畀我哋做慈善。」麥羅武慈善基金收零行政費用的做法,亦成為他們後來的借鏡。

至於Hugh中學時期在學界便有「校園小歌王」的稱號。唱歌難糊口,預科畢業後打過幾年工,便自己做起聖誕裝飾的外貿生意。7年前他45歲,正值壯年便退休。「我自己諗吓要做啲乜,不如我揾返自己嘅興趣。」他學打鼓、結他,最後發現始終最鍾意唱歌。

兩位中佬自資辦慈善演唱會,沒服裝設計,全部自家形象指導,騎呢趣怪服飾令觀眾眼前一亮,真心推介一定要睇!請點擊下圖:

+4
Paul(左)與Hugh(右)相遇相知,以音樂做慈善為共同目標。(受訪者提供)

生日齊辦金曲夜向好友籌款

這對「佬」Twins好笑在從不顧面子,不顧年紀,每次雙雙出場,不論訪問或表演,服飾配襯可謂一絕,好比當年的Twins。兩位六月出生的人性情相近,2013年以辦生日會為名,實是慈善金曲夜,為自己搭建舞台,廣邀70位好友賞面聽曲,善款代為生日禮物。Paul:「因為啲人買生日禮物畀我,得物無所用,有一次,收到三至五件差唔多嘅呔,所以不如折現,入落個箱度(捐款)。」當年一晚,籌得十多萬元。

演唱會上,Hugh自家做形象指導。(受訪者提供)

千人演唱自己當形象、舞台指導 DIY造帽

二人壯大了膽,翌年自己「book場」在新光戲院開了一場350人的生日演唱會,至今仍一直自豪:「幾日就賣清啲飛。」他們從沒想過找贊助,「如果揾贊助,不如將啲錢捐埋啦!」兩位素人主角不輕看細小的舞台,一絲不苟,事事親力親為,眼見當時舞台過於殘舊,音響欠佳,重舖地板之餘,又搬來60箱音響器材,「做到啲工人唔肯做,即刻喺街揾南亞人嚟搬。」二人笑言平日最怕「搶咪」的人,演唱會決定不請嘉賓,自己獨領風騷,Paul說:「有邀請過一個朋友,佢即刻諗自己獨唱三首,又要我哋跟住佢出場,喧賓奪主,都係唔好。」他倆自知大男人不及女人魅力,決定在服裝上花心思,一場演唱更換五套服裝。Hugh擔當起形象指導,既有民族風、古人look、黑旋風、全身粉系碎花西裝,創作力和幻想絕不遜色於黃偉文,能媲美現今歌手們演唱會上衣袖起角幾乎插穿紅館的那種浮誇奇裝。「嘩,佢設計嘅帽,每一頂都好似藝術品。有一頂帽頂到上天花。」每頂帽,可是Hugh自家DIY製造。當年還未流行男士穿leggings,Hugh便構思到在「肥婆店」買了大紗裙,內裏配襯貼身褲,Paul笑說:「佢做開聖誕裝飾設計,簡直當我係聖誕樹。」

「唔緊要啦,我心諗都係300人睇之馬,就算歌唔好聽,都有啲衫睇吓。」Hugh說。歌手換衫可是經過專業訓練,又有專人服侍更衣。Paul憶述當晚舞台奏起前奏,義工又笨手笨腳,這位六旬老人家還在蹲下來綁鞋帶,一臉汗顏。

睇片自學跳舞 為慳錢不請排舞師

350人的演唱會很成功,2015年再下一乘辦千人演唱會。第一年以服飾吸睛,翌年不能重施故技,誰想到他們會以千手觀音的排陣來打鼓,Hugh更以舞技豔壓全場。自信從不知那裏而來,Hugh人到中年從未學舞,為了省錢不請排舞師,跟著林憶蓮的錄像,借用朋友的練舞室練習五個月,拍下自己的舞姿,給六位專業的舞蹈員編排,大家練習一次便上台了。其中一首快歌《我的心裏只有你沒有他》,Paul 跳動時頭頂上的帽不慎掉了下來,Hugh急中生智,半秒轉圈之際想到效法球星拋波衫,向觀眾拋帽,避免尷尬場面,全場掌聲雷鳴。

既有偶像派風格,又走實力派的路線,他們對歌曲百份百的認真。Hugh說:「我哋地台冇歌詞㗎。」Paul一臉認真道:「如果你睇歌詞,就唔係唱嗰首歌出嚟。」年過半百開個唱,他們如此形容那緊張的心情:「本來唔緊張,但見到越嚟越多善款,就緊張,我哋畀返啲乜嘢人睇呢?有啲總理仲話:『我畀十萬蚊你,你畀五個位我啦。』」

2016年二人正式成立「明歌知欽慈善基金」,不時到慈善機構給長者派飯。

高調做慈善不怕閒話

2015年,他們籌得100萬。兩年演唱會的成功,提高二人用音樂做慈善的信心,2016年決定申請成立「明歌知欽慈善基金」,Hugh笑道:「本身諗住我叫黃錦明,佢叫林建欽,叫做『明欽你慈善基金』Paul話冇誠意,明欽你人哋唔知捐唔捐好。」他們在東莞有兩個助學團體,支持工廠民工的子女,每年每人捐助一千元學費,「分開兩個學期,我哋係親身上去。父母帶埋仔女嚟,畀我哋睇學費單,我哋直接將錢交到佢哋手上。」他們想確保錢是名副其實用於正途。他們還幫助不同慈善機構,定期在榕光社觀塘區向長者派發飯盒;去年辦了八次小型敬老宴,帶長者到高級餐廳,「長者好少機會出嚟到,想佢哋食好啲,佢哋真係好開心咁捉住你隻手。」台下粉絲不再是年輕人,但老人家卻同樣熱情奔放,他們能夠咧嘴而笑更令人入心,因此,他們說即使當年沒有踏上星途:「沒有遺憾」。

有人批評他們做慈善做得高調,是為名為利。兩個慣常騎呢當認真的男人,從不怕人說三道四,「反正我哋都唔係就得。」他們的想法是希望能感召更多人去做慈善,例如鼓勵小朋友生日來派飯,「有啲人鍾意低調就低調,冇問題。但我哋想感召人,就一定要話畀人聽。況且高調同低調,都唔係傷害人。」

 

林建欽與黃錦明二人年輕時期皆曾為家庭放棄音樂夢,一個逃難來港白手興家,一個為母放棄大學,將經歷得著化成歌曲,二人前半生的歷奇故事,後文再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