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奐仁揭20年音樂生涯挫折:好多人認為努力就會成功,其實唔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二十年,對不少打工仔來說,可能已經轉了多次工作,跳了好幾個職級,在預設好的職業路途上平步青雲。但對音樂人來說卻不然,二十年時間,可以讓人大紅大紫變得一沉百踩,也可以讓人寂寂無名變成領軍人物。Hanjin陳奐仁出道於1999年,由作曲人的身份慢慢轉變成長,千禧年代被稱為音樂鬼才,創作出《和好不如初》、《愛是懷疑》、《香港地》、《戰爭》等多首名作,Hanjin坦言其實自己最想成為一位Rock Star。今年他被賦予一個新身份「弘音教父」,對於這個身份的轉換、20年的歷程,他最想說的是:「好多人認為努力就會成功,其實唔係。」

攝影:黃寶瑩

不少人眼中,陳奐仁絕對是一位成功的音樂人,但他表示過程其實充滿辛酸,甚至坦言:「努力不一定會成功。」 (黃寶瑩攝)

+3
+2
我有新加坡人乜都接受嘅特質,但我亦知自己係奇怪
陳奐仁

對於「弘音教父」的身份,Hanjin笑言是工作團隊為他度身訂造的:「我不敢當,但我接受。因為陳奐仁就是一個別人說什麼也會接收的人,我出身在新加坡的低層家庭,成長背景會教育我做什麼事情也不能宣揚,要謙虛,不要為他人帶來麻煩,最重要是別人要求你做的事,盡量要做到。」故此早前陳奐仁努力健身的相片,也是工作團隊在他不知不知覺便拍下了:「佢哋話好睇就OK。」

不過對於音樂作品,他卻要求自己作主:「我會做好多音樂類型,首先的確我鐘意好多款音樂,大部分都係酒吧唱歌嘅時候積落嚟,但當中嘅爵士文化影響到我。我亦知道自己係奇怪,我係冇乜魚蛋作品、口水作品,都係比較有個性。」

早前健身被同事不經意拍下照片,Hanjin笑言:「佢哋覺得好睇,今次演唱會都會keep住體型,試下跳舞畀大家睇。」 (黃寶瑩攝)

做Rock Star都要靚仔,唔靚仔係唔會紅
陳奐仁

作為追夢者,現時Hanjin的成就跟他的想像並不一樣,他坦言:「我最想成為一個Rock Star。」在學時期讀英文為主,故此接觸的大多是英文作品:「我係由Choir Boy開始,最初唱嘅都係合唱團歌。接觸音樂都係聽收音機,聽英文台Top 40、Billboard,慢慢大個啲就去唱酒吧。喺酒吧可以唱嘅歌有兩種,一種係酒鬼鐘意嘅歌,另一種係自己鐘意嘅歌,通常啲人都淨係唱酒鬼鐘意嘅歌,因為做生意嘛。」

當然,每位追夢者的故事也是不甘於平凡,就像《La La Land》裡的Ryan Gosling,也不愛在工作的餐廳內彈奏古典,Hanjin表示:「我都有自我堅持,追夢者嘛,當時我好想成為Rock Star,而家都想,不過開始要認命。」入行20年,始發現Rock Star不過也是做偶像的一個暱稱:「呢個世界唔可以有咁多個偶像,唱片公司都要有唔同範疇嘅人去搵錢,所以做得Rock Star都要靚仔。以前一廂情願覺得,大把樂隊著衫都不修邊幅,但其實佢哋著返正常嘅時候都係一個靚仔。任何Rock Star都係靚仔,唔靚仔係唔會紅。」看透了,便對Rock Star的身份沒那麼執著。

小時候幻想自己長大能成為Rock Star,但現實告訴他原來做Rock Star也要靚仔。 (黃寶瑩攝)

以為做監製會好啲,其實只係表面風光
陳奐仁

音樂工業不景,難免會充斥壓搾的情況。不過難以想像即使是資深音樂人,日子也並不一定好過,甚至為了工作機會,要默默承受一次又一次的不公。 (黃寶瑩攝)

作為華語樂壇裡的前輩,陳奐仁經歷過幕後再到幕前的身份,在岡位的切換當中,他的確有不少得著希望與後起之秀分享:「追夢者永遠係執著,執著嘅人就會操之過急,過程中會強行斬了很多草、殺了很多蟲。傷害了人,也苦了自己,所以而家會叫自己隨緣一啲,太執著好痛苦。」他明言自己也曾過份執著:「以前好想出道做藝人,自然令好多人唔開心,因為我逼緊人哋做佢哋唔想做嘅嘢。」

當年仍是一位幕後音樂人,Hanjin不時也希望能出道成為台前的巨星,不過唱片公司對他的打擊也非常深:「佢哋覺得我根本唔靚仔、唔想簽我,唔應該夾硬嚟。後來佢哋搵咗我幫歌手寫歌,我亦慢慢大個,要搵錢養家,所以做監製搵錢交租。」新人時期被欺壓得多,本以為成為了監製便能改善情況,怎料卻不如人意,表面風光,實際上卻比以前更難受,Hanjin曾遇上不少狀況令他感到不受尊重:「佢哋好聽會叫你聲老師,然後下一句就係:唔好意思呀,我哋覺得啲歌詞唔啱、我哋覺得曲風唔係好啱,最後錄過晒、編過晒,所有嘢都改晒,對佢哋嚟講,我只係交咗功課就得。」

為了生活可以忍,但有時候做音樂的無奈是,即使有工作也不一定得到相應的回報,Hanjin曾經為了創作,在金錢上多番被壓搾:「唱片公司人員好鐘意講,今次個budget有限,你要喺budget入面做。個意思即係我要免費幫佢做、貼錢幫佢做。原本呢個Project嘅錢係用嚟幫我交嚟緊三個月嘅租,咁我就唔洗交租㗎啦,仲要冇時間去接另一個工作去交租,因為我應承咗人要完成呢件事,除非我反枱唔撈。」但正如每一位打工仔一樣,「反枱唔撈」並不是想做就做,因為每個人也會怕以後也沒有工作機會。樂壇造就出這種「拍膊頭」的風氣,現時Hanjin也看化了:「隨緣啲睇,如果呢啲人往後會再搵你工作,佢都一樣係唔會對你好。所以我哋可以執著自己嘅堅持,但唔好執著人哋對我哋嘅待遇。」

Hanjin又表示人大了,看透的事物也多了。無謂傷了別人,自己又沒得益,他深信每人皆有良知,而良知會告訴大家什麼才是該做。 (黃寶瑩攝)

大家都以為努力會成功,其實唔係
陳奐仁

今日音樂上擁有成就,但對小時候的Hanjin來說,音樂卻是一條未知的路,甚至連人生也充滿著挫折,身邊的人更會「勸告」Hanjin:「細個老師寫畀我嘅意見係:陳奐仁好鐘意唱歌,但把聲好難聽。15歲彈鋼琴,老師又會話:你同音樂冇緣,你返屋企啦。甚至我去做測試,都話陳奐仁嘅音樂能力係一般,即係我同大家都一樣,不過我仲有閱讀障礙、天生有聽障、肌肉復原力低。」

因為先天條件不足,所以陳奐仁小時候特別努力,因為他認為努力就可以戰勝,而那種勤力更是自虐級:「我可以進步得好快,但我會病、我會比其他人崩潰得更嚴重。但我會無視咗嗰種崩潰,因為人會好返,但大個會明白,健康係要還。」

自問不是天才,到底後來又為什麼被喻為鬼才?Hanjin比喻,以25歲作基準,以一個天才及陳奐仁作比較,天才能去到10分,陳奐仁只能去到5分:「因為天才喺25歲嘅時候唔係癡線咁勤力,但陳奐仁係,所以25歲嘅時候,天才可能只得4分,而陳奐仁有5分,大家就誤會我係天才。但當人越嚟越大,人哋去到10分,我依然只得5分,甚至我都會誤導自己可以追6分7分,但追唔到,我同自己25歲嘅時候一樣,無進步過。」

但隨年漸長,Hanjin認為不應再挑戰自己極限:「因為我知道自己嘅極限喺邊,廢事受傷,不論係體力定音樂都一樣。細個覺得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但其實唔係,你要認知自己嘅限制,起碼能力上係,藝術或者另計。例如我點同方力申比呢?一落水佢已經贏咗啦,手腳長過我,追到嘔都貼近唔到,我點可以呃自己呢?又靚仔過我、家境又好過我,要量力囉。」

普世價值觀告訴我們,努力便會成功。但Hanjin認為一定要知道自己限制,勉強努力又要求過高,很可能最後只會苦了自己。反而享受自己做事的當下,才是最真實。 (黃寶瑩攝)

特別鳴謝:

Clothes: Ted Baker
Venue: opengroun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