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鐵樹蘭談與鄭秀文合作:綵排嗰陣佢成抽頭髮揈過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鄭秀文《#FOLLOWMi》紅館演唱會舉行得如火如荼,更邀請到本地重型樂隊鐵樹蘭合作新歌《Power Of Love》,可謂向廣東流行樂壇擲下一枚「震撼彈」,將向來被標籤「地下音樂」、「獨立音樂」的重金屬(Heavy Metal)曲風打入主流樂壇,衝擊習慣聽情歌的大眾。

《Power Of Love》歌詞句句有力,令人反思網絡文化為取得別人認同,思想、言論變得偏激與單一,主音Sunny透露原來與謝安琪耳機失靈事件有關,想知道兩者的關係,記得留意這次專訪。

鐵樹蘭以獨立樂隊姿態踏足紅館,成為十三場鄭秀文演唱會的固定嘉賓,成績令人鼓舞,就連Sammi本人也形容:「當鐵樹蘭從紅館的台底升上鄭秀文的台上,這種地上地下的界線就消失了!」同時Sammi團隊給予很大信心及自由度,歌詞部份由鐵樹蘭操刀,成就今天大家聽到的《Power Of Love》。

鄭秀文與本地重型樂隊鐵樹蘭合作《Power Of Love》一曲,更邀請對方作每晚個唱的固定嘉賓,難怪Sammi自己都話「估你唔到呀!」(受訪者提供圖片)

《Power Of Love》令聽眾反思網絡欺凌,歌詞如此到位有力,皆因謝安琪耳機失靈事件,而Sunny正正親歷其中,所以感受特別深。(受訪者提供圖片)

《Power Of Love》句句到肉 原來同謝安琪耳機失靈事件有關?!

歌曲信息令人反思現今網絡文化,仇恨、諷刺、批評從來容易,卻缺乏互相理解、欣賞的角度,歌詞寫得如此「貼身」,原來與謝安琪耳機失靈事件有關,正正因Sunny親歷其中,所以感受特別深。他慨嘆:「填詞嗰陣適逢係謝安琪耳機失靈事件,當時好多兩極嘅留言,我睇到嘅時候係……因為我喺佢隔籬吖嘛,我覺得Kay係好專業,同埋為呢個演出付出咗好多心機。同埋喺短短十幾分鐘演出入面,佢由驚去到令自己唔驚真係好難,我覺得大家喺評論嘅時候可以多啲包容。」

熟悉舞台音響運作的讀者都會明白,當時Kay的情況確實很嚴峻,能堅持完成演出難度非常高,若果不明白可參考以下文章:

謝安琪耳機失靈破壞力有幾大? 五月天瑪莎解構Ear Mon的重要性

Sunny續說:「真係冇得講㗎!Ear Mon(監聽耳機) Jam Channel(訊號干擾),Jam到冇任何聲音,你靠聽Bounce Back(會場回彈)返嚟嘅聲,緊係有Latency(延遲)啦!佢仲要硬住頭皮去頂嗰十幾分鐘,仲要唱埋和音,但係佢冇放棄喎,佢仍然係享受舞台,嘗試調節心情去演出,真係好難!」所以他寫下「怎麼可得到愛/可否釋出答案/偏偏這條發文無答案」一句,希望能藉《Power Of Love》引起大家反思。

促成《Power Of Love》仲有一位幕後功臣 單靠鐵樹蘭未必成事?

Sammi向來有「百變天后」之稱,不論造型與音樂風格,她亦敢於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為了讓聲帶能夠應付重型曲風,她特地找歌唱老師特訓:「坦白說,這歌絶對不容易處理,亦不是我擅長的類型。但我樂於跳出comfort zone,嘗試新的可能性。由於上一次的演唱會失聲關係,為了籌備今次的演唱會我也特意找了歌唱老師,希望提高聲線的穩定性,對演繹這一首作品亦有幫助。」

而製作《Power Of Love》的Demo時,原來還有一位幕後功臣「發功」才成事,Sunny亦笑言:「如果淨係聽我個Demo應該未必成事!」事源鐵樹蘭製作《Power Of Love》之初,找不到女聲唱Demo,Sunny要頂硬上用假音唱Sammi女聲的部份,鼓手子通在旁大笑:「佢一路錄Demo嗰陣我一路笑㗎!哈哈!」及後找來於Supper Moment演唱會擔任和音的Coey操刀,令Demo有曙光,Sunny說:「當時Coey行出錄音室同我講『我扮Sammi啲腔口唱㗎!』,而Sammi亦都聽得出,所以呢首歌嘅促成係有Coey嘅Credit!」

雖然筆者不曾聽過《Power Of Love》Demo,但據鼓手子通及結他手阿瘋形容,Coey的聲線與Sammi非常相似:「我朋友聽Demo嗰陣以為係Sammi自己唱返㗎!真係好勁!」Sunny更表示創作旋律時以《Creo en Mi》作參考,達致配合Sammi的音域,從中亦有得着。

鐵樹蘭與鄭秀文合作,背後還有很多音樂人幫助才能成事,真的要向各個單位致敬!(受訪者提供圖片)

與天后合作「緣份到」  順勢帶鐵樹蘭打破困局

《Power Of Love》的取向有別於以往鐵樹蘭的作品,加入大量電子元素,比以往硬橋硬馬的「四件頭」陣容更豐富,結他手阿瘋形容一切都是「緣份」使然,因為他手中有一堆電子元素很重的Demo,但未有機會製作及推出,這次《Power Of Love》正正為他們找到出路。他說:「呢兩年鐵樹蘭就係尋求緊呢一種轉變,所以成件事興奮之外,真係好『緣份』,我哋擺咗呢類Demo喺到,但係未搵到個動力同方向去實現呢件事出嚟。後來到認識何山同蔡德才(歌曲監製)畀到呢方面知識我哋,令我哋覺得係Work嘅!」

創作時鐵樹蘭亦放下以往在Band房「埋頭苦幹」的做法,反而以電腦行先,Sunny解釋:「好多時候會聽慣咗,彈嘅時候會有啲慣性licks(樂句),反而係一種局限。有時放低樂器,喺電腦「篤」出嚟,反而會出現到一啲自己都幻想唔到,可以咁編嘅嘢出嚟!」

這次與Sammi合作的緣份,亦順勢為鐵樹蘭打破創作困局。(資料圖片)

Sammi唱Metal好有火 Sunny:佢真係好狠!唔係講笑!

Sammi除了特地找歌唱老師特訓外,在台上一樣去到盡,Sunny憶起當初綵排時已感受到對方團火:「佢綵排嗰陣已經咁樣揈㗎喇!本身諗住綵排係夾下首歌,點知一入《Power Of Love》Full Band嗰陣,突然間成抽頭髮喺我側邊揈嚟揈去!佢話原來想做好耐,因為上次冇得揈,所以佢爭取咗好耐,好有野心令佢音樂種類越嚟越多,Respect!」正式演出時Sammi亦有份打鼓,同樣鞭鞭有力,鼓手子通在她身後看得一清二楚:「佢打鼓嗰陣幾鬼狠呀!係咁o趙落去,唔係講玩笑㗎!我喺後面睇佢支鼓棍係披晒口,啲木碎係咁飛出嚟,係堅㗎!」

台上表演者的力量相輔相成,Sammi能如此忘我,同樣因為鐵樹蘭的輸出,她事後回應說:「Sunny的聲音很有感染力,聽着他,會表現得更加投入。尤其是後來再在台上和他們一起演出,真是五體投地由衷的拜服呢!」

鄭秀文忘我擊鼓,子通表示當時看着她每一棍都出盡全力,木碎飛晒出嚟!(黃浩晉攝)

香港音樂圈一向予人「壁壘分明」的感覺,所謂「主流」與「獨立」的界線猶如楚河漢界。這次Sammi邀請鐵樹蘭合作出歌,將重金屬這個類型毫不留力打進聽眾耳朵,在演唱會期間亦不厭其煩向觀眾解釋,有這份眼光與勇氣「搞事」,實在是樂迷的福氣。即使你可能認為,不能以單一事件就證明香港音樂風氣從此改變,但如鐵樹蘭所說:「香港係需要更多有靈魂嘅創作!」而Sammi亦高興說:「我相信事前完全沒有人會想到Sammi演唱會每晚的嘉賓會是鐵樹蘭,我更是喜歡這種估你唔到!」

阿瘋手上的PRS結他本來已生鏽,因為今次《Power Of Love》合作已將它解封。(受訪者提供圖片)

場外趣事:鐵樹蘭為《Power Of Love》解封生鏽結他

看過鐵樹蘭以往演出的觀眾都留意到,結他手阿瘋放下慣用的Ibanez電結他,換上一支少見的PRS電結他,原來背後有段故:「喺籌備新碟嘅呢兩年,我買咗支PRS結他,但前排發覺開始有啲生鏽,好彩有呢個合作可以先搵到方法用到呢支結他!」Sunny亦表示,今次《Power Of Love》是Drop A Tuning,而非以往的Drop B Tuning,他笑說:「以前係因為我哋懶啫,諗住一支Tune A結他走天涯,做晒成隻碟就算!Tune A都正嘅,係咪所有歌都係呢個tone呢?係咪真係要咁低呢?諗諗下都係要刺激下自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