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香港人原創歌《和你飛》 歌詞畫面紀錄運動核心精神

撰文:吳凱欣
出版:更新:

反修例風波從六月九日起便開始急速發酵,直至今天止,在社會上已釀成不少流血衝突,周休二日的遊行進化成日程活動,催淚彈的氣味和槍聲已成為日常,但無論100萬、200萬+1或170萬,付上眼淚、鮮血甚至性命,政府及社會之間依然未能達成共識,示威者仍有不少訴求有待政府回應。一群「和理非」身在煙硝之中寫下原創曲《和你飛》,一字一句、旋律、再配上一幕幕真實的新聞畫面,刻劃和紀錄了運動中香港人對彼此的愛、守護家的決心和重重無力感換來的痛心。

有種愛超越限期盛衰 流在我血脈身體裏

或者是來自雨傘運動的切膚之痛,示威者時刻以雨傘來警剔自己,所以才發展出沒有大台、不分和勇、齊上齊落的態度;亦可能是他們從政府的表態中,領悟到今次或許是最後機會,先把一部份安於舒泰的他們喚醒,而他們背水一戰的心態又喚醒了另一群同路人。沒有政治領袖的運動,卻讓他們醞釀出同丹共濟的革命情感,沒有人願意成為「自由騎士」,身在示威區時,前線、急救組、物資組以至每一位身在現場的示威者,已練就自動波隨時能站上自己的崗位,以免錯過即時為同伴伸出援手的機會,甚至願意在危急關頭時把自己僅有的物資,轉送給前線或老弱,卻忘記自己也只是血肉之驅。

為了能保護自己和其他人,很多示威者都已掌握救滅催淚彈的技能。(李澤彤攝)

困於這街道上團聚 卻失散幽暗角落裡

面對防暴警察的清場行動時,每一位仍按捺着內心的不安和恐懼,為了不讓其他人落單,單獨承受嚴刑,便留下一排拉着一排,齊聲叫着「1、2、1、2」撒退節奏的畫面。示威者基於保護個人身份,都換上全黑裝扮(Black Bloc)和帶上口罩,相知卻不能相認,即使曾交託生命,也只能於下一次的街頭上再相聚。快三個月的日子中,有示威者於7月1日闖進立法會之中,並決定留守等待被捕,在立法會外的示威者許下共識,有部份人再進入立法會把他們帶走,部份人據守各個街頭爭取時間,深夜之後人群全然四散,這一份愛溫柔又強烈地衝撞向世界。

數月來不少晚上都發生流血衝突,有多少人「已經再一夜未能睡置身,這荒誕歲月裡」。(羅君豪攝)

但怕你 沒法回家

在這次反修例的運動中,不難聽見有讚揚年輕人無私和勇敢的聲音,當然亦有人認為他們未有了解事實的全面,甚至是被有心人利用他們的入世未深。可除了年輕人外,「銀髮族」和以家長等名義保護年輕人的中年人們也出現了,在本月13日市民於機場發起的「警察還眼」行動衝突中,有一位銀髮、身穿西裝的男子出面調停,事後接受「香港01」訪問時,他表示自己亦是父母,站出來只希望能「保護班細路」:「唔係自己嘅細路先要照顧,『幼唔幼以及人之幼』,就係用呢個心態去做。」相信不少站在最前保護後排的銀髮族或中年人也是抱着這個心態,而在「餐券事件」中,也可看到因背負着顧慮而無法給予更多行動上支援的人對年輕人的關心,回歸運動的其中一項為人津津樂道的精神——團結。

「難道若說怕,就會停火嗎?」(《為你飛》MV截圖)

任雨打 任風吹 我也在這裏

香港的夏天炎熱多雨,只站在室外一會便已滲出汗珠,但在這數月的周末裏,示威者都放棄涼爽的冷氣,在烈日當空下換上黑衣走上街頭換來一身汗流浹背,或在傾盤大雨中得到一雙「巢皮腳」,甚至在八號風球下仍堅持聚集於東區裁判法院外,聲援於7月28日在上環衝突中的被捕人士。

在8.18日的「止黑暴 制警亂」遊行時傾盤大雨,但當天仍有估計170萬人願意濕着腳遊行。(李澤彤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