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演唱會】全面解構個唱歌單 唱Juno歌原來有原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謝安琪《kay…isn’t me. Live 2019》在過去的週六完滿結束,作為復出後首個紅館演唱會,今次的演出與過往的「紅館騷」模式相去甚遠,入場觀眾反應兩極,有人認為從美學及製作上也表現出高水準,亦有人認為演出內容過於深奧,並能滿足大眾樂迷需要。而今次演唱會的歌單更成為了樂迷間的激烈討論點,皆因作為謝安琪的個唱,歌單包括了不少麥浚龍的個人作品,如《彳亍》、《雌雄同體》等,反而欠缺了Kay的代表作。不過今次的個唱主題突出,其實每首作品也不是為唱而唱,Kay曾向「01眾樂迷」解釋今次個唱歌單背後的含意,再串連起浦銘心及謝安琪兩個身份,的確首首也合情合理。

謝安琪《kay...isn't me. Live 2019》的最大爭議之處,便是歌單的選擇,Kay曾親身解釋當中的故事脈絡與選曲有何關係。 (葉志明攝)

+11
+11
+11

這個畫框裝置,其實有著深層意思。 (葉志明攝)

演唱會的開場曲,Kay選擇了一首麥浚龍的舊作《畸》與樂迷見面,她解釋:「其實呢隻歌冇派台,我本身都冇足夠信心去揀呢首作品去做開場,不過就連Juno都好推薦呢首作品去做第一首歌。首先吸引到我嘅係個歌名同我英文名Kay同音,另外我好想透過呢首歌去講,每個人都會有一個畸形嘅角落係連自己都接受唔到,而歌手都係人,歌手都同樣會有呢個好想收埋嘅空間,亦為《kay isn't me》點題,大家認識嘅謝安琪,未必係最完整嘅謝安琪。」而今次演出的主題緊扣「生命」,故此在唱《畸》的期間,同時背景音樂亦配上了Kay的呼吸聲,以代表生命中最基本的聲音。

及後Kay緊接唱出《囍帖街》及《鍾無艷》,其實製作團隊曾考量過這兩首歌曲應否放到最後引爆演唱會的高潮,這是正常紅館騷的思路,不過Kay卻道:「放呢兩首歌喺第一部份,係因為佢哋正正係我嘅起點,最多人認識嘅謝安琪,亦因佢哋開始。所以唱呢兩首歌嘅時候,我整個人鑲喺畫框入面,呢個裝置嘅意思係好似影相咁,呢兩首歌係我人生中嘅一個定格,透過畫框大家會睇到我嘅其中一面,但當我除低呢個畫框唱後面嘅歌,亦正正代表住我嘅人生已經繼續前進。」

依傍在木門旁,謝安琪希望顯露出浦銘心的堅強外,也有柔弱美麗的一面。 (葉志明攝)

進入下一部份,正是謝安琪的另一身份,浦銘心。這一部份,謝安琪透過歌曲,讓樂迷把閱讀浦銘心閱讀得更透徹,Juno在創作角色時表示:「我覺得浦銘心係一個犯罪型嘅人,佢嘅人生同一般人好唔同,冇大家嘅道德包袱,冇傳統儒家思想,敢於同其他人嘅人生軌跡不一樣。佢係咪一個怪人?我覺得係嘅。」謝安琪又補充:「點解我哋要觀眾坐一晚去睇呢個女人嘅故事,因為佢嘅想像空間可以好闊。」

於是這部份,謝安琪先後唱出《人妻的偽術》、《一個女人和浴室》、《沐春風》、《賴床》、《初開》、《藝妓回憶錄》、《呻吟》。這個部份的歌單顯示出浦銘心最女性化的一部份,當中不少作品主題也跟「性」相呼應,Kay道:「一個正常女人可能會幻想嘅事情都係幸福,對未來生活嘅想像。不過浦銘心比較偏一啲,佢鍾意沉醉喺唔同類型嘅愉悅當中,喺兩性關係當中,女性比人感覺通常都係弱勢一面,但浦銘心嘅角色唔同,佢比一般女性強勢,就算佢同董折打交佢都係打贏嗰個,而喺性需求上,佢亦比較直接唔修飾。例如《沐春風》當中,講緊浦銘心有一段時間係冇男性伴侶喺身邊,所以佢選擇去做一啲唔同類型嘅探索,例如嘗試同韋羅莎飾演嘅寒玲有過一段關係,浦銘心唔係同性戀,不過佢唔怕去探索不一樣嘅可能性。例如佢同鄭伊健都有一段緣分,不過未去到上床嘅階段,只係停留喺向對方借火點煙嘅階段,亦代表住佢對唔同男性嘅一份好奇。」而《初開》及《呻吟》來得更直接,述說著浦銘心的初體驗,Kay又詳述:「佢同董折嘅第一次係好大膽,甚至可以話係主導嗰一個。去時鐘酒店過夜嘅時候,佢哋彼此都唔知道對方嘅名字,其實當時董折入房前有攞避孕套,不過浦銘心話唔需要。」說著說著,這兩個虛構人物彷彿被賦予了真正的生命和人生。

在創作這個角色時,Juno與Kay也思考良久,到底怎樣去表現出浦銘心的膽大,其實一個方向,他們決定用性:「你想像一下,如果一個男性角色三妻四妾,出面有外遇,大家唔會覺得好衝擊。但如果係一個女人出去玩,有伴侶嘅時候都出去,大家就會好反感,好多惡名會擺喺佢身上,但浦銘心其實唔在乎,因為佢覺得人生係屬於自己。亦由此帶出,同一件事,男人做就風流,女人做就賤格,其實唔少女性自身都會捆綁住自己。」

在述說完浦銘心的兩性關係後,下一部份的歌單進一步補完了浦銘心的人生。由始至終,浦銘心的身世也相當神秘,到底她的成長經歷是如何?在一個架空的世界裡,他們為浦銘心補完了這樣一段童年:「佢細個開始已經唔係一個嬌嬌女,因為佢細個開始連玩玩具嘅房間都係破爛,而佢玩玩具嘅方式係將個玩具分解,一件一件零件好精細好整齊咁擺出嚟。佢嘅思考模式唔係要破壞件玩具,而係佢好想了解一件事情嘅本質,所以大個咗佢選擇做偵探小說嘅翻譯。」而這部份演唱《成魔之路》、《亥時出世》、《惡搞之物》及《雌雄同體》,全部也是Juno的舊作,因為在廣東歌市場上,這類型的黑暗類作品實在不多,而這幾首正正能反映出浦銘心內心比較與人不同的分別。

(資料圖片)

在浦銘心的黑暗面後,謝安琪又想帶出浦銘心的光明面作為反差:「其實我好想令樂迷知道,佢曾經係開心過。因為一路以嚟大家睇到嘅浦銘心,都係冇乜甜蜜一面。成長喺坪石邨,抬頭望到至天空都係畀屋邨嘅井字樓宇所限制,所以佢好急不及待想跳出呢個框框,直至17歲佢遇上董折。雖然佢哋嘅愛情故事唔係童話式,不過我喺呢部份嘅選曲,特登揀一啲好少女懷春嘅作品,所以就有《When I fall in love》出現。」為了強化當中的甜蜜感覺,音樂總監更特意把迪士尼的主題音樂放在尾段,營造墮入愛河的甜蜜感。緊接的新歌《生命如胚胎蹦跳無聲》、《一》及《You’re in Love》,全數也是以豐富的管弦樂演奏,並以《哈爾移動城堡》主題曲作結,突出浦銘心生命中最快樂的一段時間。Kay補充:「董折係佢生命中嘅第一個男人,呢件事係好衝擊到佢整個世界,所以亦解釋到,點解佢同董折分開之後,會咁熱衷於探索同其他人嘅關係,因為浦銘心好想搵返嗰份衝擊。」

透過幾首甜蜜作品,謝安琪表示其實浦銘心也曾有過一段幸福甜蜜的回憶。 (葉志明攝)

再下一部份,主題又去到浦銘心與古天樂飾演的藍定凌身上,開首的《我在陽台上看你》其實又是另一首新歌,故事線設定在《困獸‧28》及《暴烈‧34》之間,述說董折每晚下班回家,也會不願上樓,硬要在家門下吸煙,把回家的時間拖長,但其實這一切浦銘心也站在陽台上看在眼內。Kay又透露:「其實觀眾之前一直以為董折同浦銘心只有一個小朋友,但其實設定上佢哋有一仔一女,最初生嗰個係仔,之後28、9歲左右再生多一個女,而婚姻喺當時已經開始轉差,因為浦銘心好想透過呢個小朋友去話畀董折聽,其實我哋嘅未來可以一齊走落去,可惜最後都係事與願違。」演唱會中,在這首新歌後,Kay又唱出《其實寂寞》、《偷情的禮儀》、《(一個男人) 一個女人和浴室》,便是她和古天樂的故事線,忠實樂迷也應該知道內容,這裡不贅。

新歌《我在陽台上看你》,將會述說浦銘心與董折離婚前的一段經歷。 (葉志明攝)

對於《你們的幸福》及《獨家村》的詮釋,Kay道:「係我嘅一份心意,醒覺咗嘅人係唔會返轉頭。」 (葉志明攝)

浦銘心的故事完結,到了最令忠實樂迷感動的一部份,很可能便是Kay唱出《你們的幸福》及《獨家村》,連續幾晚紅館也亮遍了手機燈,謝安琪表示:「其實呢個係我嘅一個心意嚟,外界會覺得謝安琪同Juno合作之後嘅作品好唔同,的確係好唔同。對我嚟講,其實係好事,因為代表咗唔同階段嘅我,我嘅歌庫裡面會有唔同類型嘅作品,探討唔同類型嘅問題。當然我明白大家會覺得,以前嘅我會同社會比較緊密啲,而家作品同社會冇乜直接聯繫。」

Kay又特別想借《你們的幸福》去傳達一些訊息:「呢首歌係講關於麻目與知覺,入面有句歌詞我特別鍾意:愛思索便會福薄。林夕寫呢句好諷刺,意指大家只要顧住煲劇、飲飲食食、同男友happy就最好,整首作品都係講緊呢件事情。反轉嚟諗,其實當你醒咗,呢個世界先大獲,因為你醒咗就會有你嘅思想、訴求、追尋嘅事物,真正落實咁生活,而嗰層叫做幸福嘅糖衣,對我哋嚟講係一種Easy choice。」她又以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作例子:「我好鍾意《Matrix》,同呢首歌都係同一道理,我哋要選擇假象但開心,定係嚟到一塌糊塗嘅現實世界切切實實去活出自己嘅生命?」

話題又回到董折浦銘心的故事線上:「大家都覺得《The Album》係一個愛情故事,但其實故事嘅設定係好現實,點解董折咁壓抑?畢業之後要做埋啲雜工?其實同社會好多現象有關,而佢同好多人一樣,都係處理唔到自己生活同社會之間嘅關連。對我嚟講,演繹浦銘心更啟發到我,前期嘅謝安琪會好直接回應社會,我好喜歡呢個階段嘅自己,但而家嘅我會更加留意自己可以用咩角度啟發大家,我哋唔會直接灌輸一啲訊息畀大家,但大家可以喺字裡行間自行思考。《你們的幸福》係一種醒覺,醒覺咗嘅人係唔會返到轉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