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故事】Anson Lo靠監製教路剔除鼻音:花姐聽唔出以前嘅自己!

撰文:劉傳謙
出版:更新:

記得組合MIRROR成員Anson Lo(盧瀚霆)推出第一首單飛作《一所懸命》時,有不少網民指他咬字太大力,沒有連貫性,出道至今鼻音偏重的問題依然存在。在新歌《Burn Out》中,Anson Lo不但首度執筆填詞,更接受網民批評,在監製Edward Chan協助下用心改善唱功。
撰文:劉傳謙
短片:詹郭敏
攝影:梁碧玲
剪接:呂志豪
髮型:Lydia Yung @ Chic Private I Salon、Denny Ku @ Chic Private I Salon
化妝:Giann, Cori @Annie G. Chan Centre
服裝:D-Mop
場地:JAS Party & Studio

同為跳舞歌,但《Burn Out》和《一所懸命》截然不同。(梁碧玲攝)

以情傷為創作靈感 自薦填廣東詞困難重重

Anson Lo希望擁有一首自己填詞的單曲,在聽過Demo(樣本歌曲)後想起中學的一段情傷。他在中學時期曾和一名女生拍拖半年,某日他收到前女友信息提出分手,卻沒有交代原因。Anson Lo憶述:「我不停用SMS咁轟炸佢問『究竟發生咩事?點解?』但係佢唔覆我。我返到學校嘅時候同佢打招呼,做所有嘢,佢都當我係陌生人,好似唔識我咁。」這段「被分手」的經歷,Anson Lo當時覺得很無助:「點解分咗手你都唔畀個原因我呢?我完全唔知點去改善自己,我點先可以令你接受返我呢?呢個係一種好無奈嘅感覺。」

新歌《Burn Out》意思是燃盡,以蠟燭比喻愛情,對方提出分手的一刻,就如親自吹熄燭光一樣,即使想盡辦法重燃都無法挽回。Anson Lo透露當初有意將歌名定為《Relight》:「我想(歌名)同首歌有一個反差感覺,呢首歌係講我重燃唔到(一段關係),但係歌名就講自己好想重燃。但係我想直接啲話畀人聽,究竟我唱緊呢首歌嗰時嘅心境係點,所以我就用《Burn Out》。」

Anson Lo在《Burn Out》中重提情史。(梁碧玲攝)

自薦填詞撞晒板:要諗一句都好難

諗完歌名,輪到填詞。Anson Lo坦言聽完Demo後有感覺,遂大膽地向Edward自薦,希望自己嘗試為《Burn Out》填詞。他記得Edward當時對他半信半疑:「佢會覺得『你想填詞?咁咪填嚟睇下囉,wait for your good news(等你的好消息)!』」收到這段信息後,Anson Lo便鼓起勇氣,用一星期時間完成。

Anson Lo先後向Edward提交過4個版本的歌詞,後者收到歌詞後會圈起一些需要重作的句子,令他一度感到灰心:「其實要諗一句都好難,廣東話其實要啱晒音,又要啱意思,每個句尾都要押韻,其實有太多因素決定用唔用嗰組字,如果佢覺得本身嗰組字唔靚嘅話,其實係好難用第二組字(代替)。」不過Anson Lo從未想過放棄,把作品交回專業填詞人執筆:「我自己好想有一首淨係由我填詞嘅作品,如果我一開始已經有咁嘅決心,我唔想突然間放棄。就算Edward要我改,咁咪改囉,改都好位置,仲有時間呀!」

改變唱法花姐大讚:完全聽唔出以前嘅Anson Lo

吸收網民對《一所懸命》的意見後,Anson Lo特意與Edward研究,尋找更適合《Burn Out》的唱法:「前期嘅錄音都用唔到,因為我同Edward都係試驗性質,試下不如真係好細聲咁唱。但係我嘅聲線如果太細聲,就會顯得太薄。原來呢樣嘢係唔得嘅,咁又要由頭再搵過。」他直言《Burn Out》對自己唱歌技巧上意義甚大,比如今次在錄音時嘗試貼近咪高峰、用更多氣聲,唱歌時既能放輕自己聲線,又容易入咪。「我聽完製成品之後,花姐就話『我完全聽唔出以前嘅Anson Lo呀!』究竟係好事定壞事呢?我就當佢係一件好事啦!」

與此同時,Anson Lo還改善一個出道至今一直困擾自己的問題:唱歌時鼻音太重。Anson Lo大讚身為監製的Edward:「佢好快已經喺呢首歌裡面可以將我啲鼻音剔除晒。佢搵到個方法,就係要我把聲(發音位置)擺前啲,唔好擺喺中間偏上嘅位置,擺喺近嘴尖多啲,咁就會好啲。」

盼再與Edward合作出慢歌 或挑戰自彈自唱

《一所懸命》和《Burn Out》都是跳舞歌,Anson Lo坦言下首派台歌有意挑戰慢歌,滿足粉絲要求。但他理解慢歌的處理方法與前作不同:「唱慢歌嘅技巧完全唔同,佢同跳舞快歌、同R&B係兩樣嘢,我可能要啲時間揣摩下,又要同Edward去研究下點樣唱得有感情,呢樣嘢需要時間,但係我係想出慢歌嘅。」

Anson Lo在年輕時已考獲六級鋼琴程度,希望嘗試在粉絲面前自彈自唱:「我上到中學就參加咗游泳校隊,又玩咗排球校隊,突然間鍾意咗運動,所以就唔想再學琴。我彈琴係有一定嘅基礎,但係就好少自彈自唱,因為自己好少練琴。但係嚟緊我係想再pick up返呢樣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