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唱歌】惡搞王原來好唱得 王祖藍:把聲好溫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不怕唱歌》終於有首位男聲,與他同樣走搞笑路線的王祖藍拿着電話,聽了幾秒就認得他的聲音,「好溫柔啊把聲,估唔到除咗搞笑一面,仲有咁深情嘅歌聲。」不過,祖藍再聽了幾秒,續說,「唔好預賣到碟...」媽啊,好亂啊,到底係好聽定唔好聽?

他曾於美國修讀戲劇,畢業後回港發展,參加大台鬥靚節目入行,而不為人知的是,他曾經做過DJ,又參加過新秀歌唱比賽,入行五年做過千千萬萬個角色,不過多數是「路人甲」,認得他的樣子,但未必叫得出名字,直至近期他靈機一觸揮下「神來之筆」惡搞網絡神曲,令大眾重新認識他。

「曾經在紐約做過兩個月DJ,有主持清淡節目同音樂節目,但做得唔長,因為當時合約問題,而且,我好想返香港參加新秀比賽。」參加比賽無疑是香港娛樂圏其中一個最直接的入行方法,無論是電視台的選美節目、唱片公司的選秀比賽,夠話題性的話,未入行就已經可以令人記得你。

搞笑天分亦令他在新秀中相當突出,之不過,要評判記得你方法有二,一是你的實力非常極端(太好或太差),二是你實在太與別不同,「我喺美國學親都係Opera個啲,流行曲個啲聲我就唔識嘅,唔啱個市場,我記得我揀咗梁漢文個首《斷了氣》,唱到『斷了氣』啊真係,嗰首歌好dramatics嘅,個時我用咗好多舞台嘢出嚟唱,吳雨大哥、Mani(霍汶希)都有睇,去參加比賽會mark個星星位你企,我特登企到去貼牆,大哥仲叫我過嚟。」

他早已與音樂結緣。

最後,他的表演又伸手、又轉身,跳舞唱歌樣樣齊,大概評判對他印象很深刻,但公眾就毫無記憶,因為他在50強已經止步,「當時大哥嘅表情都有少少似係『吖,依個o靚仔想點呢?』,當年我26歲,台下嘅人都話我好有預備,我滿懷歡喜返屋企等電話,但最後等極都冇,我仲記得係邊屆,就係06年洪卓立嗰屆。」

再接再厲 捲土重來

即使因為新秀有個稍為崩潰的經歷,自認「機會主義者」的他未有放棄,待在香港話劇團3年後,他又再接再厲,今次更雙管齊下,一次過報了《香港先生》和《超級巨星3》兩個比賽,「因為好想做影視工作,所以就淨係參加咗依個,個時都有報《超級巨星3》,但因為個時港男入咗圍,巨聲再打嚟叫我面試,咁我就話已經參加咗你哋另一個比賽喇!」

港男的舞台同時亦滿足了他兩個願望,因為才藝表演的部分,他表演了自己非常熱愛的唱歌,「當時都唱了今次專訪唱嘅《為你祝願》,我仲度咗個分半鐘演出,有Rap、彈琴、扮鬼扮馬,咩都出齊㗎喇,好用心準備。」

到底有幾用心準備,同年選港姐的麥美恩(Mayanne)就為他的實力作證,Mayanne在估歌仔時,在短短30秒就認得他,「已經唔係第一次聽佢唱歌,我係11年港姐,決賽我都係喺現埸,佢唱個時我有份聽,認得佢聲底,唱得好Soft,同平時講嘢有啲唔同,依期佢成日唱《PPAP》,你唱多啲深情嘢吖嘛,黃建東!」

Derek平日愛整蠱作怪,但一唱起歌就非常認真。

問到Derek在二選一的掙扎中,為何棄巨聲選了港男?他想了想說到,「我鍾意唱歌,但我知我唱功未勁到一唱就攞硬冠軍,我唔係個啲級數我自己知,港男係挑戰嚟嘅,參加都掙扎咗好耐,不嬲冇諗住要Show身材同埋着住三角褲喺電視上面出現。」

雖然選港男令Derek進入夢寐以求的影視行業,但他亦坦言加入TVB後,長期拍劇做行行企企的角色的確有心灰意冷的時間,「但我從來都冇諗過要放棄,因為太鐘意做依行,反而好多人叫我做吓Part-time、搞吓自己生意、做吓保險,但我都冇做,因為唔想影響係TVB嘅工作,當然都掙扎過,會覺得點解冇人見到我想搞笑呢?」

而惡搞《PPAP》後,Derek終於朝着搞笑戲路走近一步,「片出左之後有個導演開戲,由徐天佑做主角,要搵個中學同學叫肥波,睇完我段片就搵左我喇,我做肥仔角色都OK,最開心係畀人見到我鍾意做喜劇,搞笑的一面。」

「我鍾意唱歌,但我知我唱功未勁到一唱就攞硬冠軍,我唔係個啲級數我自己知。」

問到Derek比較想在音樂還是演戲上發展?他自言一直都比較貪心,想兩樣野都要,不過又會因為樣樣都想要已無法專注做好其中一樣,「結果可能會周身刀冇張利,好多人叫我喺TVB畀心機啲做戲,好似倒一杯水,你滿咗就會流出嚟喇,就唔會每杯得啲啲,森美同Bob佢哋就係電台出色,再去發展電視電影。」

回到文章的開始,祖藍到底為何狠心叫Derek「唔好預賣到碟」?其實不是祖藍黑心,只是他深明全世界的大趨勢已不再專注於唱片,反而鼓勵Derek,「如果有佢做吓網絡歌手都可以諗吓,有乜就做乜喇,唔好放過任何機會,依家唔夠食㗎嗎,除左惡搞《PPAP》仲有好多嘢可以做㗎!」

因為PPAP,令Derek人氣急升。

Derek憶述《為你祝願》的創作背景。

愛人結婚了 新郎不是我

在專訪中還有一個小插曲,拍攝中所唱的《為你祝願》,是由Derek親自創作,亦是當年參選港男時表演的歌。Derek直言其實這是一首有故事的歌,當年Derek曾經與一個女生情頭意合,而且相當曖昧,但因為他要到外國升學,所以到最後都沒有成為戀人,後來那個女生和其他人相戀結婚,Derek去完其婚禮後有感而發寫了這首歌。

「我係美國時都同佢曖昧咗兩年,佢都等咗我兩年,但唔想耽誤到對方,因為我當初冇打算返嚟香港發展,一直遠距戀好唔負責任,我又係一個好追隨理想嘅人,咁為咗理想,有時有啲嘢係要放棄嘅。」Derek無奈地說。

攝影:潘思穎

髮型:Deep Yu @Beijing Hair Culture

化妝:Alfred @Seven sense

服裝:HALFBEAT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