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紅作家孤泣賣iPhone賺第一桶金 業主加租改行做寫故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好聽多謝你叫我作家,不好聽...我只不過是普通人。」

「小時候寫日記,被男同學笑我好娘。我讀書唔多,啲人又話我唔識寫字,話我讀唔到書做咩作家,但越來越多人明白我。」

「我跪係到幫人綁鞋帶架咋!個師奶隻腳係好臭的!真心講,現在出街別人找我影相,好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仲未完的。」

孤泣寫書好睇,原來他的人生故事,仲好睇。

攝影:梁碧玲

香港作家孤泣,一直都熱愛音樂,中三起因興趣開始改歌詞,甚至開設網站分享自己的二次創作。他又奪得第19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的「網上最受歡迎歌曲」及「最佳歌曲亞軍」,亦曾經化名為不同歌手填詞。填詞,幾乎成為孤泣的終身事業。

然而,填詞人身份最終與他擦身而過,他坦言:「因為太多限制,我試過一份歌詞被人改了五六次,但給他再看第一稿時,他卻說ok,我不想再這樣,我第一次交給你的東西,就是最好的,但這世界係咁現實,你不出名就會這樣。現在有些少名氣,相信不會再遇到這種過份,但有些人確是為為Ban而Ban。」因為被人一改再改,令他決心專注寫書,寫完一本又一本,短短8年,寫下超過47本作品。

雖然做不了填詞人,但他笑言:「真心,我冇放棄過寫歌詞,只是沒人找我而已,可能遲啲吧,當有人搵我,我會寫的。」

孤泣沒有向現實低頭,結果走出自己的作家路。

由出第一本書《孤泣情心》起,孤泣一直深受年輕人愛戴,更連續3年被選為最受歡迎作家,他坦言慶幸讀者鍾意,直言感覺好夢幻:「我跪係到幫人綁鞋帶架咋!個師奶隻腳係好臭的!真心講,現在出街別人找我影相,好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仲未完的。」

任職全職作家前,原來他曾經做過賣鞋售貨員﹑又試過電訊Sales的工作。「冇做賣鞋轉行做電訊,電訊當時仲熱炒iPhone 4。第三日,我望住部iPhone4,什麼來的?痴線的?點解阿婆598蚊Plan都會開?」即使孤泣如何解釋,阿婆都以為賣機有錢賺,亦令孤泣萌生轉行概念,他慨嘆:「我做緊咩?為什麼我改變不到人?」

因為iPhone4的熱賣,令孤泣賺到人生第一桶金,於是辭職開舖賣手機穀,他憶述:「每月純利只有4000蚊,你問我點捱?我就靠之前筆錢盡量捱,當時創作了好多故事,你問我值唔值?當時不知道的,唯有堅持!」開舖賺不了錢,結果賺了寫作時間。

不過他放棄舖頭做作家,原來都是業主逼成的。「業主加我租120%,我隔離店是爸爸開的印帖舖,亦都做唔住,我和爸爸齊齊走去求業主,業主卻用差劣態度對待。我心諗,(爸爸)放心,我養你!」

「放心,我養你!」

「真心,我冇放棄過寫歌詞,只是沒人找我而已。」孤泣說。

萬事起頭難

好了,其實要做作家要具備什麼條件?都是最老土的堅持。孤泣說:「開頭邊有人識我?我和另一個舊拍檔一起寫故事放在Xanga網站,我們每日寫,一個月大概有30人睇,舊拍檔說只有30人睇而已。但我對他說,有30人睇你仲想點?繼續寫!其實有邊個唔係由零開始?」因為心態問題,舊拍檔放棄寫書,孤泣繼續默默寫。

如果你見他順風順水就眼紅的話,孤泣告訴你他的難處。「你知唔知我寫書寫到凌晨6點?如果你坐6個鐘寫到6000字當然會好開心,但坐6個鐘未必寫到咁多字,想不通是好辛苦的。我辛苦,但我Enjoy,我好享受唔夠瞓。」

「我好簡單,只要30年後在搜尋器輸入我的名字,仍能顯示出孤泣是香港作家,其實就夠了。」

一路走來,孤泣可說有血有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