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衛詩新歌講《刺青》 前度紋完自己個名就分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轉投華納唱片快兩年,衛詩(Jill)的作品不算多,新歌《刺青》終於遇上陳詠謙的詞,配以pop rock曲風,帶出想做就去做,不要令自己後悔的訊息。話說Jill身上有一個蝴蝶圖案的紋身,寓意reborn,至於為什麼要重生?舊瘡疤就無謂在此多提了,倒是有個關於愛的紋身典故,Jill講完即時笑到失控,並語重心長叫大家紋身前請三思。

投轉華納之後,公司鼓勵衛詩事事參與,令她比起從前的投入度更高。(梁碧玲攝)

Dear John除了令衛蘭、衛詩、連詩雅、JUDE多了曝光率之外,也讓她們展現了歌手的另一面,如JUDE的執導才能。(梁碧玲攝)

衛詩說去年底翻唱陳奕迅的《Lonely Christmas》後,已不停在收歌、試過trip hop曲風,但聽落怪怪。「有時做一首歌,真是不是可以一下子搵到合心水的,同姊姊她們夾『Dear John』時試過好rock,歌迷反應ok,覺得跟我的聲音很襯,自己接下來都想唱多些快歌,亦有計劃今年出EP,但我知道現在的市場不景氣……」Dear John雖然是個期間限定組合,但卻令Jill有機會執起結他,愈彈愈想彈。「除了結他,也有在學彈琴,好想試一次在台上自彈自唱。因為以前沒有什麼機會參與歌曲製作,但現在的公司會鼓勵我參與更多,而且也因為認識了很多製作人,溝通多了,自然想做多一點,不單在音樂上,連就MV我都想自己拍,never stop learning。」

「MV男主角真係紋身師傅,所以有時佢會自己紋自己……」看到工作人員與筆者狂笑,鬼妹仔Jill即時改口:「佢會tattoo自己。」

被前度紋身嚇一跳

從前只要唱得好,再包裝一下,好易就引到觀眾留意,但現在唱得好兼會創作的歌手一街都是,不想被沖出公海,增值在所難免。而擁有這package的《刺青》MV導演JUDE(曾若華)也是,與Jill份屬同事的JUDE出道兩年,精通吉他、鋼琴、鼓之餘,原來亦會執導。「JUDE告訴我《刺青》的story board時,跟我想像的畫面十分相似,所以決定讓她執導。拍攝時,我常常會去請教她怎樣才可以拍得又靚又好,希望下次可以為自己的MV執導。我本身對攝影都有興趣,所以不是沒有可能,哈哈!」

MV男主角找來真正紋身師傅,他的半邊臉到頸後都佈滿了紋身圖案。「如果另一半是這樣子的話……好鍾意對方的話應該都會接受,我覺得不應該去judge,而是要去了解。」接受但不等如跟隨,尤其是情侶紋身這回事,Jill非常字正腔圓表示:「我真係唔會囉!因為我聽過好多朋友講,紋完沒多久就會分手。」講講下,終於還原真相:「之前有個男朋友他去完旅行返來,說有驚喜,原來是把『JILL』紋在大脾。好誇張……哈哈,但我們幾個月之後就分手了。」

+2

衛詩在ig上載與爸爸的通話截圖,並表示應該「I really should be doing this more often」,她說爸爸有意退休後搬返菲律賓。雖然可能會不捨,但這是爸爸的生活,也沒辦法。(網上圖片)

珍惜與家人相處

感情狀況暫時空白的Jill,今年生日願望是「希望自己同家姐都找到另一半。」,雖已35,但她並不太擔心人生大事,更何況不是急就有。「我覺得我的life現在才開始,其實我都唔似實際年紀,別人都以為我25歲!真係唔係講笑,i still feel young。」說完又哈哈大笑一輪。Jill就話自己近來早睡早起,生活反而變得健康,不過,最讓她開心的,應該是與父母關係愈來愈緊密。父母早年離異,與姐姐衛蘭跟隨爸爸,但父親因為要糊口所以也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她們身上,至於媽媽,長年在韓國生活,關係有多少也可想而知。「同爸爸唔係成日見面,但最近他身體出了點毛病,所以一有時間就會打給他,而他亦常常為我打氣,比以前細心了。媽媽想搬來香港,我同家姐當然歡迎,但對她來說並不容易,可能幾年後吧,畢竟她在韓國住了這麼多年。」

 

髮型:Jamie Lee@HAiR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