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RubberBand嘆政府選擇性執法Rule by law:呢到係沙漠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前位於觀塘工廠大廈的演出場地Hidden Agenda(HA),於深夜被入境處人員要求進場檢查,期間發生衝突,後來入境處指樂隊成員未經法例申請工作簽證而扣留表演者,事件引起國際關注。「你不理會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相信這一刻很多音樂人都會對這句說話有很深感受。

RubberBand(RB)和Yellow!野佬下月將於九展合體開騷,對於兩隊有點名氣的樂隊而言,去年在Music Zone試完水溫,今次越級挑戰Star Hall無難度,但無論舞台多大,他們心裡渴求的不是九展、不是麥花臣、不是紅館,而是一個容得下音樂的空間。

攝影:黃國立

RubberBand將與Yellow!野佬再開騷。

談起第一個公演的場地,大家都七嘴八舌話當年:「Poly」、「IVE DI」、「蒲窩」……直到RB的泥鯭說:「高山劇場」時,大家突然停下來:「你咁勁嘅,第一次喺高山?」就算不說Band隊,香港的小型表演場地本來就很缺乏,所以聽到泥鯭多年前已經踏足高山劇場表演,大家都非常驚訝,「一直都很難找場地,來來去去都只有幾個,最初就只有蒲窩一個場。」

在外國有很多Live house,在店裡可以邊享受音樂邊食飯,一想到香港對音樂事業發展的支持相比起外國差距很遠,其中一個Band員無奈的說道:「呢到係沙漠嚟。」另一個人接着說:「這裡就是少做少錯,自迷你倉大火後,HA情況越見嚴峻,有的人相信音樂的價值不夠其他事物高。」

泥鯭直言現在執行的是Rule by law(以法治國),而不是Rule of law(法治)。

對於HA被政府部門追擊多年,由09年成立至今已被3次逼遷,直至近年越鬧越大,兩隊樂隊直言覺得其中一個導火線是因為去年迷你倉大火,「09年開始HA已被追擊,其他場地和食肆都有牽涉其中,不過HA特別多人關注,而且有些受影響的場地可能一次就已經屈服,自上年迷你倉大火後,政府就更大條道理去執法。」泥鯭覺得現在執行的是Rule by law(以法治國),而不是Rule of law(法治)。

+8
+7
+6

九人認為政府執行法例實在無可厚非,但談到坊間議論紛紛的「選擇性執法」,他們就覺得這是「態度」的問題。HA在觀塘工廈搞Band騷被指違法,而同時間元朗的棕地有很多違規貨櫃場、身為政府部門的水務處更知法犯法將辦公室設在荃灣工廈,之不過後兩者還相安無事。野佬的何兆基直言:「如果真的要執正嚟做,就算三十萬警力都不足以應付觀塘所有工廈店舖。」(現時香港只有約3萬警力)

何兆基(最左)直言政府真的執正嚟做,就算全港十倍警力都沒法搞掂。

說到底,其實Band仔並非要挑戰法律,他們想要的不過是個可以玩音樂的空間,「為甚麼要用幾年時間去搞一間小商戶,而不是用幾年時間去研究制度,再去活化呢?」RB的阿偉認為若果政府覺得場地不夠安全,可以想辦法令場地變得安全,可惜政府的選擇是不安全就要一刀切勒令離開。

活化工廈計劃由10年推行至今,當初用意為空置工廠提供更多可能性,但到底這個政策是否有如特首梁振英日前所講般「成功」,還真是個迷思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