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甜女生棄高薪當YouTuber 影片點撃達43萬次:不為相機造甜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代不同了,從前問我那一代女生夢想職業是什麼,可能是空中小姐或選美冠軍,十多年後的一代可能想當「模特兒」,現在問十個少女可能有九個會答你最想做個成功的KOL或者YouTuber。看到幾個朋友十來歲的女兒,從不會開電視,反之每天放學後就會躲在電腦前收看那些各個YouTube頻道,學結他學化妝學做各類手作,那些點撃每每過十萬的影片主角,往往就成了她們心目中的偶像,而且跟以往不一樣的,是她們還能夠跟「偶像」溝通交談,難怪當個成功的YouTuber會成為一個「夢」。

攝影:Walter

Melody 2015年才畢業, 工作沒多久便轉投甜品生意

最近YouTube香港舉辦了一個名為「#YouTube 香港玩樂派」活動,邀請了一些「網紅」YouTuber跟網友一起參加工作坊,打響頭炮的是一個愛做甜品的女生Melody,主辦單位介紹並道出揀選她的原因在於其個人頻道Peachy Bunny Bakes在三年內已吸引67,000人訂閱,一條影片瀏覽次數可達四十多萬次,影片亦受到國際頻道網絡青睞,購買並於不同渠道播放,最重要的是,她的影片正評很多,haters很少,在網絡世界來說,可說是少有的成功例子。Melody亦因網上頻道的成功,最終還捨棄了高薪的銀行工作,開設了品牌Patisserie 1507售賣甜品。

邊拍邊造甜品, Melody形容每次都是十分論盡

不為相機造甜品  「煮出來的東西一定要吃掉」

Melody自小喜歡吃甜品,中二時家姐買了一堆材料和工具回家造芝士蛋糕,純屬玩票性質,沒想到Melody卻「繼承」了這批工具,隔天就會造,直至考完A-level時間多了,便開始寫blog。「一開始是把製成品的照片放上網誌和Facebook,後來大學同學便問我拿食譜,原來我經過多年的練習才懂按着食譜造出來,同學望着那一堆字大感茫然,於是便嘗試把各步驟的照片都拍下。可能自己很喜歡看YouTube的化妝和煮食教學片,所以就嘗試了拍片。」Melody喜歡吃甜品的程度還讓她跑到日本去學廚,上課又會吃老師煮的,下課又試食自已煮的,「東京是繼巴黎之後最大的甜品城市,我每天就是不停的吃吃吃,一次還可吃兩三個蛋糕,從東京回來都要節食好一陣子體態才能回復正常。」

起初拍攝短片,Melody說是很簡陋的,「不懂得打燈,又不知道什麼是光圏,用幾多mm鏡,隨便用一部平日旅行的相機和隨機附送的腳架,就放在廚房的枱面,整段影片都只有一個角度,由頭到尾相機都放在那裏。後來想拍得好一點,就買了腳架、好一點的相機、單反、還要是兩部,因為拍一個步驟要幾個角度。每次都是輪輪盡盡的,邊拍邊造,一隻手打蛋一隻手拿着相機。朋友常問為什麼相機都好像那麼髒,其實那不是塵而是麵粉!而且我從不喜歡浪費食物,煮出來的東西一定要吃掉,不像電視節目中只求拍攝漂亮,所以忌廉不可打得過火,時間拿捏要很準確。」

面對負評平常心 「爭拗其實很無謂​」

其實網上的煮食網誌和channel那麼多,同一個食譜只要打入搜尋字隨時可以有過百個,要突圍而出得到更多觀眾,的確需要與別不同的點子。「所以我會希望相片拍得漂亮一點,燈打得好一點,投資一支好的鏡頭是重要的,不一定要很貴的相機,經驗告訴我大光圏的鏡頭即使不懂拍攝效果也會顯得專業。」Melody說YouTube就好像一個社群,之前去了日本上課沒有上傳影片,網友都會關心地問她的去向。「所以定期upload是很重要的,最好還要設定逢星期幾甚至幾點鐘上載,如果是香港,通常星期五放工前、星期天晚飯後的時間上載煮食片段反應較好。而且要跟觀眾多互動,我幾乎有問必答。」在網上世界難免有時收到一些無理的負評,起初Melody也會不開心,惡劣心情還會維持數天。「但後來就想,實在不值得為幾個負評而不快,多想想其他支持自己的,甚至在想可能他今天被老闆罵了,又或是考試成績不好,就隨便上網找個地方來發洩,我的平台就暫借成出氣袋當作做件好事。其實我每次都會向負評反擊,不過文字打好了就不會按post,也叫做讓自己發洩,爭拗是很無謂的。」

朋友常問Medody為什麼相機都好像那麼髒,其實那不是塵而是麵粉。

知己知彼很重要 「我不介意迎合人家的口味」

Melody的甜品頻道開初訂閱人數只有數千,其實以一個沒有特別宣傳又沒有知名度的女生來說其實已經很不錯。「頻道的轉捩點在抹茶芝士蛋糕和芒果糯米糍這兩條片段上載後大受歡迎,還得到美國一家專門打理不同地方煮食頻道的公司招手,之後台灣、美國也有傳媒分享影片,點擊率一下變成數十萬,訂閱人數亦急增至數萬。」Melody對於這數字感到很鼓舞,為了希望在今年達成十萬訂閱人數的心願,她開始去鑽硏觀眾的口味:「不用焗爐處理的甜品、抹茶口味都特別得女生歡心。我不介意迎合人家的口味,反正造甜品就是希望看到身邊人吃得開心。自己其實沒有特別喜歡造的甜品,我最享受的,是為糕點作最後組裝和裝飾,然後拍下美美的照片。」

「雖然在投行工作的月薪肯定是現在賺的兩、三倍,但人各有志,我亦不追求名牌衣飾。」

收入大減不後悔 「每天跟甜品一起就感到快樂」

Melody帶着在YouTube和社交平台上的知名度,與友人合作開始了網上甜點店,不少人都慕名去訂購曲奇、法式小蛋糕和朱古力,她的工作室也會開班教授各式甜品,有時候也會邀請大師來舉辦masterclass。生意仍在起步階段,但對於自己當年拒絕投資銀行的offer她一點也不後悔。「我的姐姐從事金融行業,閒時也會看財經雜誌,但對我來說投行工作只是不抗拒而已,要我空餘時間還在留意投資的資訊,我卻一點興趣也沒有。相反不用強逼,一天廿四小時都在硏究蛋糕怎樣造得好吃,看看人家拍攝甜品用的自然光、反光板放哪裏等,卻從不言倦。就這樣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做金融的料子。雖然在投行工作的月薪肯定是現在賺的兩、三倍,但人各有志,我亦不追求名牌衣飾。早前一條短片賣了給播映權給外國公司賺了數萬元,便立即拿這些錢到日本藍帶廚藝學校深造,前途即使茫然,但每天跟甜品一起就感到快樂。」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