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女生】堅持貴7倍成本 做「紙筒」潤唇膏:為錢我唔會創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告訴你,在香港有人花掉二百萬積蓄,只為做好一支「全天然」紙筒椰子油潤唇膏,你會否覺得太瘋狂?

「坦白說做這門生意,我不是為錢,為的是希望有意思,做一樣自己覺得有價值的事。」Coconut Matter 好椰!創辦人Diane(陳𦐒方),引入公平貿易的椰子油,並製作成紙筒潤唇膏,為的是要推廣理念,給下一代留個地球。

攝影:楊晴

紙筒唇膏不用扭,放手指輕輕一推就好。收起來時,用雙唇或手背推回便行,其實也方便、乾淨。(楊晴攝)

Diane連包裝也非常講究。「有時你去講有機、天然、環保,其實好悶、太dry,但如果打造成一個lifestyle brand,有了一個identity,整體效果完全不同。」(楊晴攝)

如果告訴你,在香港有人花掉二百萬積蓄,只為做好一支「全天然」紙筒椰子油潤唇膏,你會否覺得太瘋狂?Diane(陳𦐒方)曾是航空顧問公司的亞洲區Managing Director,處理的project金額數以百萬(美金)計,因為女兒的出現,令她開始反思,地球原來出了問題。「有了囡囡,忽現發現為何買食物如此困難,什麼有機、營養標籤,從前阿媽買餸哪有這些憂慮?人其實承受不了這種生活,在我腦中響起很大的警號。」最終,Diane辭去正職,兩年前創立「Coconut Matter 好椰!」,出售公平貿易椰子油,希望從支持農夫開始改善食物鏈,並由一支紙筒潤唇膏做起。別以為理念、資金甚至人脈俱備,事業便容易發展;創業故事卻是一波又三折,原因?三個字:太堅持!

Diane還有一個堅持,就是每朝早必定帶囡囡Jade到赤柱沙灘游水兼執垃圾,教育從來應從以身作則開始。(楊晴攝)

貴7倍的堅持:「大抵是理念吧!」

第一個堅持,是向所羅門群島,入口公平貿易的椰子油。既支持種植天然食物的農夫,也看中椰子的多用途,可配合可持續發展的特性1。第二個堅持,是做紙筒潤唇膏;你沒聽錯,是「紙筒」。市場上大多潤唇膏筒,都是塑膠製造,我們三、四個月用完即棄,地球花五百年也分解不了。「我的理念有三個面向,第一是講求天然;第二是支持公平貿易的農夫;第三是包裝上盡量講求可生物降解的物料。」Diane為了推廣椰子油體驗,決定研製一款使用便捷的潤唇膏,由成份到包裝都要求「全天然」。「其實做紙筒的成本,高膠筒七倍,你說是不是很stupid?而且損耗率很高,因為手工捲紙或多或少有瑕疵、要報銷,但我依然要堅持去做,大抵是理念吧!」Diane眼濕濕地笑了笑說。

「坦白說做這門生意,我不是為錢;為錢也絕不創立這門生意,為的是希望有意思,做一樣自己覺得有價值的事,我希望日後還有天然食物可吃,所以第一步要支持幫你種植天然食物的人(農夫)。同時如果他們沒地方去耕種,四周都是垃圾、農藥,食物鏈有問題,你又如何談天然?」
Coconut Matter 好椰!創辦人Diane(陳𦐒方)

因為看見美國有類似的產品,啟發了Diane要研發這款「全天然」的紙筒唇膏。(楊晴攝)

最大挫敗:被百貨公司拒諸門外

別小看這支唇膏,椰子油加上乳木果油、有色礦粉、植物蠟等六款天然材料,卻前後花了Diane六個月去研製,每支人手製作。「用上紙筒,製作過程也麻煩很多,簡單如溫度掌握也非常重要。第一批失敗品就是唇膏黏在筒中,完全推不了出來。最後發現每支要分三次倒油,每一層都要控制溫度、濕氣。做完它,我就知道為何市場上沒有同類產品!」帶點女中豪傑性格的Diane,爽朗地大笑起來。

製作過程雖費時,但這個「紙筒baby」要面對的挫折,還不止於此。「現在最大的挑戰,是大型百貨公司的buyer唔接受。不是因為不夠高檔,而是因為紙筒有機會染了唇膏的顏色,感覺不夠衛生。他(buyer)站在消費者的立場跟我說:『因為膠筒永遠都係咁靚!』我心諗:梗係啦,因為膠永遠分解不到!」Diane氣沖沖地說。「所以真係要有可接受的消費者,才能有市場。」

Diane分享「椰子油潤唇膏」用法Tips:

我有一位客人是做司儀的,她說除了塗在護唇,還很喜歡當作胭脂使用。

而我加沒顏色的潤唇膏中,加入了peppermint essential oil,要是暈車浪就不用再塗什麼驅風油,直接用它提神就好。

「因為我好鬼麻煩,我肯定自己不要防腐劑,所以配方要100%油性,這樣也限製了我一定要用合適的礦粉做顏色。但找礦粉也有學問,因為全世界有60%的礦粉,大部份來自印度,也是由小朋友去採。最後我選擇了來自西班牙,一個cruelty-free品牌的出品。」Diane說。(各HK$135-$140)(楊晴攝)

Diane笑言本打算投資50萬,兩年間加起來已投資二百萬,但她仍堅持在澳洲取得各項認證,視生意為長線投資。(楊晴攝)

創業的掙扎:還下一代一個地球

大抵你也好奇,過往每單deal幾百萬上落,今日只為一支賣百餘元的唇膏費盡心神;這一切,值得嗎?「以往一單deal也有六、七個『0』,現在看著那麼少『0』,其實好矛盾。第一這真的很少錢,卻又很難賣。專櫃品牌$ 200多元一支潤唇膏,也賣得不錯,為何這些成份好,又夠環保的,反而銷情一般?難道是因為我沒有對方的marketing、代言人?」Diane的矛盾還不止於此。「原本屋企是有兩個engine賺錢,以前我是由一個好自我,有錢就去買鞋的人,去旅行完全不用考慮,住的都是好的resort,但現在卻不能了。」

不過Diane笑言雖不時有人邀請「出山」,但她始終未被動搖。「對我來說,最重要是下一代。傳統經常說要努力賺錢,儲錢留給下一代,但我覺得如果做父母做得好,孩子們自己會賺錢,反而我們應該想,如何留個地球給他們。現在看見很多污染已滲入食物鏈之中,要不是這(理念),我相信這兩年我已放棄很多次。」

+4
+3
+2

椰子樹不但抓緊了海邊的泥土,除了食用、做油護膚,殼可做食器,樹幹也可做家具。(楊晴攝)

「如果單計金錢,我的損失非常大……」

「創業頭六個月真的很心灰,捱得過因為有了理念與囡囡。從前她只看見我如何花錢,現在讓她真的看著我如何工作,偶爾幫忙,學習到如何消費、選擇之餘,也給予我力量。」Diane笑說當初為了女兒創業,漸漸她重新認識身邊的人和事,看世界也不再一樣。「從前我是整個亞洲區的MD(董事總經理),年薪之餘還有profit sharing,每年的年薪一定比投資金額(約2百萬港元)還要多,所以我不只付出了積蓄,也沒有了收入,如果單以錢來說,我的損失是非常大,但我現在,卻得到希望。」「我以前接觸的人,都是講錢;但現在遇上不少熱心的人,而且愈來愈多人走出來,你會覺得,這世界仍有希望。」在Diane被影響的同時,是不是也給予你和我希望;從來生命影響生命,本該如此。

備註
1_為何選擇賣椰子油?因為椰子樹不但抓緊了海邊的泥土,除了食用、做油護膚,殼可做食器,樹幹也可做家具,Diane認為這植物對環境非常重要,且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

選擇跟協助所羅門群島農戶建設的社企Kokonut Pacific入貨,是因為被創辦人Dr. Dan奉獻全數退休金,78歲仍堅持親力親為去送貨,這精神所感染。(kokonutpacific.com.au)

「Coconut Matter 好椰!」
coconutmatter.com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