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熟女看電影】為何愛滋總跟同志連上關係?「自私」才是真兇

撰文:黃漢兒
出版:更新:

《深擁一世情》--一個男男相戀、同生共死的故事。

久久沒有看到一部會哭個不停的電影,不是情節虐心,而是現實的殘酷讓人難以釋懷。常以為自己代入不了男男的愛情,但其實,他們跟妳幻想中的男女愛情一樣,愛很簡單只是相愛很難。

改編自澳洲已故男演員提姆西‧康尼貴弗的自傳小說"Holding the Man"。1976年,樂天外向、愛演戲的提姆遇上冷靜寡言的學校欖球隊隊長約翰。二人隨即墮入愛河,可是在那個將同性戀視為犯罪行為的保守年代,加上來自天主教教會的壓力,二人只好背著家人繼續這段情慾探索之旅。1984年,被認為無藥可治的愛滋病肆虐全球,成為了劇場演員的提姆挺身而出拜訪病患,並寫成舞台劇。

始料未及的是,原來二人均是感染者!一封紅十字會的捐血書,提姆發現真相竟是多年前的荒淫歲月讓他染上愛滋病,不但害受血者染上病毒,更令他深愛的人飽受病痛折磨。約翰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提姆仍然不離不棄守護在他身邊,直至生命最後一刻......現實中,提姆亦在約翰死後的兩年完成著作,完成後的九天他與世長辭,終年三十四歲。小說於1995出版,並獲得該年聯合國人權文學獎。

提姆和約翰的愛情從高中開始萌芽。(電影劇照)
約翰的爸爸看到提姆寫給約翰的情慾信後一臉惘然,萬萬也想不到外表陽剛的兒子居然愛的是個男人。(電影劇照)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黑洞,所有的我放進去的東西都消失了。我想你想到瘋了。」
提姆

男男的愛情亦可以很淒美

以愛滋病為題材的自傳式同志電影多的是,但有著「澳洲斷背山」之稱的《深擁一世情》,不論情節和演出,亦讓人看得為之動容。要成為一套出色且耐看的愛情片,看似膚淺卻少不了的其中一個元素就是演員的顏值與角色的配合。Ryan Corr和Craig Stott的顏值,相信無庸置疑,更重要的是二人都演活了作為「1」和「0」該有的特色,提姆作為「1」的風流和陽剛,以及約翰作為「0」的剛柔並重,相比我看過一些單純把gay演成嬌嗲的戲,即使二人的激情戲亦毫無違和和突兀的感覺。略嫌中文釋名《深擁一世情》改得太像老掉牙的外國愛情小品,"Holding the Man"感覺較為貼近主題:電影第一場是在欖球球賽上,約翰被敵隊正面撞擊,隊友向球證大叫"He is holding the man!" 賽場上,"Holding the Man"是犯規。現實中,"Holding the Man"亦是不被世俗所容許的行為。

愛可以衝破別人的一切的奇異目光。(電影劇照)
家人禁止二人見面,提姆和約翰只能隔著窗偷偷吻別。(電影劇照)

男同性戀=愛滋病?

80年代對愛滋病和同性戀的理解有限,在"Gays mean AIDS"的認知下,加上教會固有對兩性的狹隘定義,種種的壓力形成了社會的恐同心理,受苦的就是那群只能躲於衣櫃中的同性戀人。提姆和約翰被家人發現同志身份後馬上被神父「召見」和心理醫生「輔導」,坦誠內心的想法卻不被世俗所認同。總有人仍然無知地認為,愛滋病人大多是男同性戀者。無可否認,肛交是較易受到感染的,因為直腸和肛門的黏膜較陰道為薄,反覆的摩擦而造成的損傷有機會令病毒經血液傳播。但真正令病毒傳播是源於不安全性行為,要知道不用安全套的理由有千百萬個,但棄用前有考慮到自己可以承擔到後果嗎?坦白說,提姆和約翰的悲劇,一切都是源於提姆的「自私」,他曾經風流成性,同時間擁有多個性伴侶。印象很深刻的一幕:當二人知道患上愛滋病的那個晚上,不知哪來的性慾,提姆才第一次拿出安全套,可是約翰卻憂心得拒絕了他。

「我親手殺死我最愛的男人。」
提姆

家人的接納比外界的認同更加重要

十五年的愛情長跑,飽歷風雨,幸得家人的支持,唯獨約翰的爸爸除外。在兒子病入膏肓之際,他看著病房裡一個又一個滿身千瘡百孔的病人,預知終有一天要眼睜睜地看著兒子離去,想到這,他就連走進去的勇氣也沒有。愛子心切卻沒有化成體諒和包容。約翰寫的遺囑將所有財產留給提姆,當提姆死後將會全歸提姆父母所有,約翰爸爸認為這樣十分不公平:「因為約翰是我供書教學養大的,我應該分得一半。」看到這裡,我也快要受不了他多年來板著臉的固執。更讓人心痛的是,在約翰的葬禮上,神父的致詞絕口不提愛滋病和同性戀,明明以「丈夫」相稱的提姆亦只能用「朋友」去形容。就算還未當上父母,亦深明看著子女的受盡歧視和病魔折磨的於心不忍。許多同性戀者的父母都會撂下一句狠話:「如果你要____咁你就唔好認我做啊媽!」約翰爸爸亦以為用強硬的態度可以令約翰回心轉意,最終只會讓他失去了更多與兒子相處的時間。直到約翰死前的一刻,父母牽著他的手,可他仍要等到愛人在耳邊的一句「我來了」,才捨得離開。

「我不為此(有愛滋病)而感到羞恥。」
約翰
一個戴著戒指的鏡頭,一句"He is my husband",足以交代二人的關係。(電影劇照)
"Holding the man"-由始至終如一。(電影劇照)
真實的提姆和約翰,不得不說跟電影的選角長得非常相似。(網上照片)

兩小時的劇情,橫誇十五年的交叉剪接,雖然沒有斷背山的細水長流來得細膩,真摯催淚的情節卻足以讓人難以忘懷。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