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的情書】女生患抑鬱寫信自救:沒想到文字可救人一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多久沒有寫信?不是做「鍵盤戰士」,而是在紙上一筆一劃地寫?上週看完一本溫暖但又有點太浪漫的書《解憂雜貨店》,想不到真有其事,美國女生漢娜,布蘭契(Hannah Brencher)由2012年開始跟陌生人交換情書,也開網頁寫「情書日記」,分享不同朋友的抑鬱事和信件,互相鼓勵。就算躲在螢幕後或摺疊在紙張裡,「不留名」的文字也不一定要攻擊或批評。

一切由抑鬱開始-情書自救

(IG@Hannah Brencher)

文字有一種治癒的力量,漢娜開始她的「計劃」,並不是她沒事找事幹,始於「自救」。二十二歲女生剛大學畢業後,便搬到紐約,但大城市的五光十色沒有如期般使她快樂。迷失又抑鬱,她只有寄情文字。「我陷於崩潰邊緣,只想到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寫信。」

漢娜記起她讀書的時候,媽媽不相信「網絡」,總是寄給她一封又一封的信,沈實但給她無限力量。因此她便學媽媽寫「情信」,整整百多封,信的內容很簡單,只是數句如「我相信你可以」、「不要放棄你的夢想」等得。她把信放到城市的不同角落,給拾到的「有緣人」看。她把這件事寫進網誌,更承諾:「只要你想,我都可以手寫一封信給你。」貼文一出,漢娜彷彿變成「心事樹洞」,有單親媽媽、也有被欺凌的女生⋯⋯原來那麼多人需要文字的安慰。

情書也可以救人?

網站日誌還是毎星期更新,圖中便是收到信件的人拍下的。毎日平均都會收到二百至三百封,反應踴躍。(moreloveletters)

我知道文字的影響力可圈可點,網絡是大趨勢,但我天天寫字也不免懷疑文字與網絡的力量。但漢娜邀請大家一起寫情書,以行動證明文字真的可以救人。手寫約400封信後,漢娜展開「世界需要多一點情書」計劃(The world needs more love letters),與多位女生組成團體,成立網站。哄朋友或家人開心會送禮物,但她們卻送一大疊情書。計劃是這樣的,你可以把信寄給她們,也可以留下地址,她們蒐集一定數量後,便會把信寄出。

結果是她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她收到回信,想要自殺的人現在正枕著那堆信安然入睡、女生的丈夫剛從阿富汗回來,把信貼了滿屋。我也知道隻言數語不能解決問題,但或許絕望時,只是知道自己不是獨自一人,就是最大的幫助。想不到網絡如此發達,也還是取代不了紙張和筆墨的重量。

手寫文字把人拉近?

《漢娜的遺言》中女主角漢娜因為被同學欺凌,又求助無門而自殺。(13 Reasons Why )

網絡使我們方便,資訊就在彈指之間,但人與人的關係是否真的拉近了?「我們渴求真正的聯繫」,這就是漢娜成立計劃的最終目的。書信是慢,也有些「古老」,但漢娜就認為或許我們都應該停一停,多彼此關心。她說:「有人坐下來,拿起筆,一字一句,十多分鐘只是一直想你,是多麼珍貴和令人感動,特別是我們用智能電話,同時可以進行五、六段對話。」

網路世界光怪陸離,很多人以為躲在屏風後,就可以「暢所欲言」,使價值和修養都變得輕飄飄。但漢娜的計劃和文字卻如一道暖流,讓人踏實。她的網站至今還在運作,已超過萬多人參與,來自超過五十多個國家,男女老幼,不同背景,「情書日記」還是每星期更新。若然你都對這網路世界的批評和負能量感到嫌倦,也不妨寄信給她們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