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8】大樂師:內心有闕無聽過的歌 是留給聽懂她的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大樂師.為愛配樂》在金像獎2018奪《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絕對實至名歸,全因它是一部少有的港產音樂電影。

由爆龍哥鄭中基出演男主角,拋開固有低俗搞笑形象,換來柔情的義氣暖男;在大銀幕前聽他那差點被遺忘的靚聲深情唱歌,感覺異常耳目一新,能否因而稱帝不得而知,但一不小心,就被溫宛的歌聲帶走,縈繞腦海上千遍,暗暗期盼《大樂師》能成功奪得「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主題曲「沒聽過的歌」可獲「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就好了,未知可會遇知音,猶如張存勇遇上周子牧。

(《大樂師.為愛配樂》劇照)

金像獎2018的《最佳電影原創歌曲》得獎歌「沒聽過的歌」,身邊聽過的朋友其實不多,總不及一句「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重遇你一次。」來得耳熟能詳。

縱沒有掛在嘴邊的歌詞,柔和悅耳的旋律教人平靜,從遇上到喜愛,是一種緣份;《大樂師.為愛配樂》在港上映的時間和場次不多,主題曲沒有熱播,「沒聽過」並不為奇。電影年頭上映後,好些忠粉則發現主題曲原來早在兩年前,鄭中基在演唱會公開唱過,這種後知後覺,成了坊間介紹電影時列為「你不知道的事」之一。然而,要是你早已熟知一二,也許就是那位知音,像張存勇(鄭中基飾)遇上周子牧(顏卓靈飾)。

音樂,可以帶你看到另外一個世界,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周子牧

平凡乏味的電話聆聲能挑動張存勇的不安神經,抓狂倒地,惟一首在網上只有他一人下載的歌曲能撫平焦躁。

我們都有闕一起走過哀傷的挽歌

音樂可叫枯萎的植物起死回生,也能梳理一團糟的心情,前提是選對了撼動你心的音樂。天生對聲音極為敏感,生性孤僻,不善與人溝通又躁狂的小流氓張存勇就是一個好例子,平凡乏味的電話聆聲能挑動他的不安神經,抓狂倒地,惟一首在網上只有他一人下載的歌曲能撫平焦躁,是鎮定劑,能治癒人心,恍如立即抽離現場,看見那遙遠的烏托邦。縱然面臨大敵,身陷廢墟場被黑幫圍攻之際,仍能想像鐵棍狂毆的情景成熱烈舞動的畫面,音符的威力能將人送往快樂的小宇宙,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也許你我都曾像張存勇一樣,站在內心最黑暗又寂靜的角落,那無人理解的悲痛,難於啟齒的不安,漫無目的的空洞,只有音符能填滿其中,playlist中重播又重播的那首歌,年月過去,沒有被潮流淘汰,卻珍藏了每一次的眼淚與勇氣,每次重溫都有一種打冷陣的觸動,回憶與音符封印在內心小小的一角中。我們都有闕一起走過哀傷的挽歌,要遇上那能療人的音樂,據非官方正式統計,只有萬百分之一的機會,而張存勇偏偏愛上了周子牧以為沒人會欣賞的作品,成為了她第一而唯一的知音。

+7
+6
+5
傳說音樂的起源,是從求救開始的。原始人在沒有語言,遇到危險的時候,會發出聲音向同伴求救。慢慢的,他們就發展出一套「節奏」。當雙方都專注求救的時候,他們不小心把武器變成樂器,把求救變成合奏,就是因為這個不小心,他們發現了音樂,忘記了爭鬥。
周子牧

為了當上歌曲的男音,張存勇甘願戒煙、游水練氣,養好嗓子,一個小流氓也變成gentleman,活出他從未發掘的人生。(《大樂師.為愛配樂》劇照)

沒聽過的歌等待知音 封印的心留給懂她的人

周子牧是音樂天才,與歌手男友識於微時,男友在鎂光燈下生活多姿多采,她卻在背後努力作曲,她將一首未完成的歌上載網上,一直無人問津,甚至連男友也不欣賞,竟成了敲響張存勇心坎的樂章。一場綁架,發現綁匪與肉參之間,原來隱藏了知音人與作曲者的關係,明明要看守肉參的張存勇卻為周子牧張羅鋼琴,原本千方百計想要逃跑的她,竟為等待鋼琴安守被困,二人合力完成屬於他們的歌,這種默契猶如看穿了對方在歌中撫平過的傷口,彼此共鳴。此時想起電影《Begin Again》男女主角交換playlist那種赤裸的心,被封印的角落都為知音而解開,不同的是,張存勇與周子牧是為同一首歌而動容,這個化學作用為他們帶來另一個世界,更救贖了張存勇的人生。

知音能走進內心,為了當上歌曲的男音,張存勇甘願戒煙、游水練氣,養好嗓子,一個小流氓也變成gentleman,活出他從未發掘的人生。即使明知會被捕,他仍帶傷走上台,跟周子牧合演屬於他們的情歌,早已不只是知音那麼簡單了。

+2

遇上一首能治癒心靈的歌難,碰上一位能解讀心靈的人更難。當一首歌遇上知音,它在誰的心中就有了價值;當一個人遇上知音,走進彼此的內心可改寫人生的意義。單身的你,如此寶貴的角落,要留給懂自己的人,這期待也可以是一個浪漫的過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