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 Lee】很堅強是逆流個性?讚港女獨立又能幹:人會物以類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離開兩層高的家、跑到語言不通的陌生城市、住在三步到廚房的空間,似乎很離地、很天真、很傻,但這的確是李幸倪(Gin Lee)的真實寫照。

很堅強不單是重複五千遍的歌詞,更是真實寫照,堅強是早早入血的家庭教育,遇上急速得瘋狂的城市節奏,更激發出她那不服輸的個性,「好聽啲係鍾意接受挑戰,難聽啲係自討苦吃,就係在下嘅性格。」

攝影:高仲明

場地:common room & co.

住劏房是生活體驗

「其實果間又唔可以話係劏房。」在華麗的紅館舞台上,Gin再次細說初來港的住宿故事。租來的單位很狹小,門口走三步到床、三步到洗手間、三步到廚房,但的確比我們想像中的劏房來得理想,起碼不像《一念無明》中曾志偉和余文樂擠在一起的板間房,也沒有木蝨把她折磨得徹夜難眠。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黑是黑,白是白,明明堅持用「劏房」一字可以添加點叫人憐憫的色彩,但她這次卻只稱它為「較小的地方」。

Gin Lee愛留在家中,但當時看到堆滿雜物的居住空間,便愈來愈透不過氣。

馬來西亞的家有兩層,當地的住屋普遍都千呎起跳,礙於欠缺生活費,初來港時Gin只可選擇一個比她在馬來西亞房間更細小的單位。她樂觀成性,初期視之為文化體驗,後來在上班壓力和種種生活難題夾攻下,這個宅女才察覺到侷促空間帶來的壓迫感。但她不後悔,香港的生活她早有聽聞,並非被踢館的光環蒙蔽雙眼而來。「我就係想試吓自己得唔得,我係嗰種鍾意挑戰嘅人,好聽啲係鍾意接受挑戰,難聽啲係自討苦吃,就係在下嘅性格。」但擠在小空間,原來算不上這幾年最幽暗的低谷。

無了期等待 無盡頭交戰

一直樂觀正面的Gin最難以忍受自我質疑,每天被恐懼和淚水圍繞,是失去所有自信的時期。

沒有對比,便分不出甜酸苦辣。李幸倪是藝名,意思是幸福的人兒,那刻難捱是因為以往一直安穩,心中一片清澈,沒有什麼需要掛心。「但原來有屋住唔係必然、有公司簽唔係必然、即使你覺得自己有實力,但冇人搵上門就真係冇,世界就係咁殘酷,冇可能永遠咁幸福。」她自言是個適應能力強的人,但比住在舉步維艱的空間更難捱的事,便是面對內心的自我交戰。

每天抬頭看著天花板,都覺得前路茫茫,那感覺特別叫她害怕。

在結束和前唱片公司的合作時,她遇上了歌唱生涯的真空期,沒收入、沒工作、沒能力交租,延伸出來的是對未來的迷失。要在異地繼續等待機會,還是回到最舒適的國度?「我每日望住天花板,好似喺汪洋之中,好似一隻飄浮嘅船,但冇一件事係屬於自己。」一直正面的Gin亦難以抗衡各方的巨浪,耳邊甚至響起一陣陣負面的聲音,開始質疑自己是否想多了、是否高估自己、是否實力其實不足,「果陣會覺得如果你咁叻,一早有人簽你啦,點解要等咁耐?」

+4
+3
+2

慣性「很堅強」 發現自我對話的重要

Gin以前是短跑健兒,儘管受傷也會撐下去,對歌手之路有一定影響。

因為有脆弱先有堅強,每個人都有脆弱嘅一面先係平衡,呢家覺得脆弱係自己嘅一部分,應該要聆聽、要呵護自己嘅內心世界。
Gin Lee

最後她還是捱過來了,既然所有事情都變得稀巴爛,不如推倒重來。Gin在香港出道七年,形象低調甚至略帶模糊,大多只記得是個唱得之人,某程度上與性格有關,她慣了把苦水往肚裡灌,解決問題後才說出口,「我係個報喜不報憂嘅人,又慣咗要堅強,要盡力做好每件事,如果解決唔到先求救。」她如此能捱,跟前短跑運動員身份不無關係,由白天練習至黑夜,看著同學都出國遊玩,自己仍是專心的在跑道上奔馳。「運動員嘅精神係未到終點都唔可以放棄,所以當我作為歌手嘅時候,面對困境就會有信念同我講,未到達目的地都唔可以放棄。」

不慣對外求助,便要學會自我修復,自我對話便是她所用的工具。

正如快樂和憂愁是並存,堅強和脆弱也互相制衡,Gin自言她的比例為七分堅強、三分脆弱。因為慣了堅強,她甚至以為脆弱可以被蓋過,夜闌人靜時湧起負面聲音,於是更不敢閒著,迎來一個又一個的無眠夜,但人愈大愈顯得這種偽裝無謂,「因為有脆弱先有堅強,每個人都有脆弱嘅一面先係平衡,呢家覺得脆弱係自己嘅一部分,應該要聆聽、要呵護自己嘅內心世界。」她堅強的祕密工具叫自我修復,多跟自己聊天並發問,慢慢地學會擁抱自己的缺口。

近年唔少人將港女標籤成貪慕虛榮、唔肯付出努力但期望回報嘅人,但我覺得呢種情況只反映一部分人,因為喺我心目中港女獨立又能幹,所以我覺得唔可以套用喺所有女性上。
Gin Lee

欣賞港女能幹 相信物以類聚

港女在Gin的眼中是能幹、獨立、執行力很高的一群女性,只是近年被標籤為好食懶飛的人。

不到緊要關頭絕不示弱,聽起來正正違反部分現代女性的規條:要尋求協助才能滿足男性的英雄主義、要示弱才像個女生,最後衍生了像「女權自助餐」等形容女性佔盡性別便利的詞彙。Gin也留意到不少女生會有這個傾向,對比之下她活像個古代婦女,以堅忍為大前提。但她不覺得有何不妥,皆因身邊打拚的伙伴都是女強人,靠自己的能力和實力去撐起半邊天,物以類聚下她從來都不是異類。上月推出的專輯《Bold & beautiful》強調女性大膽又美麗的面貌,除了記錄Gin此刻的狀態,也反映了一眾女強人的亦剛亦柔。

這位馬拉女自言,自己在工作上非常港女,來港後提升了效率,也學會種種專業態度。

要當Superwomen不容易,要捱得、要不怕辛苦、要為自己設定不同目標,外在和內在都不能忽視,才不是Karyn White所形容的容易:每天清早都準備好早餐,混和咖啡中的糖、把土司烤得剛好,最後卻來個屈尾十說:我不是那種失望過後也說沒事的女孩。這個馬拉女流著能幹的血液,來到盛產女強人的香港,似乎便是冥冥中的安排,亦自然想為港女平反,「近年唔少人將港女標籤成貪慕虛榮、唔肯付出努力但期望回報嘅人,但我覺得呢種情況只反映一部分人,因為喺我心目中港女獨立又能幹,所以我覺得唔可以套用喺所有女性上。」同時她強調,要學會能捱但要聰明,如果別人可以幫忙,不妨讓人分擔一下,但當困境的小巷只容許一人側身而過,便要發揮自己的小宇宙。

她相信,付出不一定會成功,但不付出一定不會成功,老生常談但又真實。

堅強和樂觀是相輔相成的,樂觀能減少痛楚,而慣了堅強,面對層層難關也會面帶笑容。Gin覺得受苦是難免的,不受苦便永遠都是安逸的井底蛙。很堅強不是麻醉劑,她也根本沒想那麼多,「我只係覺得需要付出比其他人多,先有資格要求有回報,如果我唔捱,我憑咩去要求有成就?」

+4
+3
+2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下載《香港01》App

Hair : Eve Chiu@Muse Hair

Make up : Circle Cheung@ndnco

Wardrobe: Elliatt, Zwaikwok

延伸閱讀:

【Gin Lee】前路未明、生活像迷宮 但隨心慢活:光天化日亦能慢

【王嘉儀】自我裝備七年、懶得討好主流:做好自己是最溫柔的抗爭

法國女生談性非禁忌 Sony Chan讚港女有義氣:同你一齊面對現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