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倉真菜】她是最受日本女性歡迎的AV女優 用自己的經歷寫小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成人片女優紗倉真菜,18歲入行到現在已經是第七年,是日本女性評選出最受女性歡迎的成人片女優。而她的另一個身份是作家,愛讀村上春樹的她,根據自身經歷寫了一本小說《最低》,剛出版就攻佔了日本暢銷書排行榜,還被日本奧斯卡提名最佳導演的瀨瀨敬久看中,去年改編為電影上映(香港於2018年8月上映,譯作《AV女優的告白》),入圍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

《最低》改編為電影上映,入圍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一条提供)

對很多人來說,在其他人面前裸露身體,是很噁心的事情。我早就做好了不會有人愛我、也沒有交往對象的覺悟。
紗倉真菜

《最低》從四名成人片女優的視角,勾勒她們戀愛、家庭、性生活的狀態。「一条」攝製組,在東京專訪紗倉真菜,職業之外,她如何寫出這本暢銷書。

紗倉真菜(一条提供)

自述:紗倉真菜;編輯:白汶平

紗倉真菜:從成人片到創作

我叫紗倉真菜,是個成人片女優。我剛滿18歲還在念高中的時候,就投入這個行業,至今已經7年了。我很喜歡寫東西,也喜歡看書,尤其是讀村上春樹。從學生時代開始,我就會每天記錄些日常發生的事。從事這個行業後,雖然工作很辛苦,但無論如何,每晚回家,我都會留給自己幾個小時來寫作。我會把別人的經歷、加上一點自己的想像記錄下來,其實沒想過出書,這都是寫給自己看的,如果要寫給別人看,我大概早就放棄了。

如果要說認真寫作,應該是4年前,我創作了第一本小說《最低》,主題是成人片女優的戀愛、家庭、性生活相關的內容,再來第二本小說叫《凹凸》,主要描寫成人片女優心理層面的故事,還有我的自傳《成人片女優幸福論》等,都有被翻譯成英文、中文。

如果要說認真寫作,應該是4年前,我創作了第一本小說《最低》。(一条提供)

我想很多人會對我的職業產生好奇,也許更多的是偏見,所以我想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看到不一樣的我。我已經出版過兩本小說,包括隨筆、自傳一共五本書,也一直在文學雜誌上做連載。

《最低》這本小說裏,我從四名成人片女優的視角,分別帶出她們在不同階段所面臨的壓力:對家人懷有秘密的彩乃、為男人奉獻一切的桃子、婚姻不幸福的人妻美穗、從小因為母親是成人片女優而被霸淩的彩子。2017年小說被改編成電影上映,我非常意外。對我而言,這部小說只是把生活片段給寫了出來,不是特別有邏輯性,也沒什麼娛樂性,透過這本書或這部電影,你看到的更多是情色行業背後的絕望。

延伸閱讀

【AV女優的告白】曾經歷24小時不斷拍攝、現役女優小說改編成電影
【王小波】把愛情寫在五線譜上哄妻子:生氣你别哭,先來責備我

▶ 彩乃

彩乃是在職的成人片女優,出身東北名門,到東京念專科學校。但她對自己的評價很低,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比不上優秀的姐姐,從內心深處就看不起自己,加上背着家人當成人片女優,這份工作又降低了她的自尊,使得彩乃始終找不到自己的價值。

從業後,彩乃透過鏡頭展現身影,仿佛獲得了自信,但她的內心始終脆弱。她渴望自己在意的人,能夠給自己多一份關注。當母親發現她是成人片女優時,氣得大罵她,要她立刻停止,彩乃直接回了句「辦不到」,使得母女間衝突更加難以化解。

其實彩乃的故事裏,更多的是一份無奈,她被動接受現狀、逃避問題,當然這工作也不是說退就能退,她以後還能做什麼呢?誰還願意接納她呢?

電影《最低》角色 彩乃(一条提供)

▶ 桃子

我寫桃子這個角色的時候,是用第二人稱,從桃子的男友石村社長的角度來寫的。桃子過去是新宿聲色場所的小姐,後來轉為做成人片女優。她和成人片公司的社長交往,兩人之間不只是利益上的往來,桃子希望可以用身體支持自己愛的男人。結果發展到最後,因為妒忌、不安全感,關係破裂,從工作衍生而來的情感,最後只剩下一張名片。

電影《最低》角色 桃子(一条提供)

▶ 美穗

美穗是結婚七年的人妻,她和丈夫幾乎沒有性生活,這或許是現代婚姻中,真實會遇到的情況。美穗很苦惱,為什麼丈夫不願和自己有性生活,卻喜歡獨自看愛情動作片呢?這讓美穗更加不滿。空虛的生活中,美穗決定投身成人片產業,她瞞着丈夫去面試了一家成人片公司,並且參與拍片,美穗和丈夫的感情中,從此多了份罪惡感和歉疚。

由於美穗本身就是內向、壓抑、乖乖女的形象,沒想到父親臨終前,她卻在片場和男優拍攝激情片段,這徹底擊潰她的內心,最後美穗向丈夫坦白一切。

電影《最低》角色 美穗(一条提供)

▶ 彩子

彩子年僅17歲,她的外婆獨自撫養她的母親,而她母親則是未婚生下她,使得彩子從未見過父親,只能在內心想像。直到有一天,同學打碎了她的期望,八卦着「她的母親是成人片女優」。

彩子的母親在小鎮上很活躍,和男人來往、社交頻繁。小鎮上的風聲傳得很快,原來彩子是母親在拍攝成人片時,意外懷下的孩子,後來母親被男人拋棄了,還是堅持把孩子生下。彩子問起母親這件事情時,母親坦然承認,讓彩子更不知所措,內心充滿糾結。

電影《最低》角色 彩子(一条提供)

四位角色,我覺得和我情況最像的是彩乃,我也曾經懷疑過自己,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怎麼才能在社會上立足,有點自卑。但是透過拍片展現自己,身邊的人會誇你、關注你,我也漸漸能肯定自己。說到彩子,會讓我感覺,或許成人片女優以後結婚生子,她們的孩子就是會被議論吧,也得接連承受壓力。其實她們身上都有點我的影子,我是以我從業的觀點、遇過的情況,加上一點虛構情節去描繪,而她們面臨的狀況和心理壓力,我想或許每個女性都會有所經歷吧。

▼▼電影於香港上映時譯為《AV女優的告白》,按圖放大更多劇照▼▼

+12
+11
+10

我是單親家庭,父母離婚後是媽媽帶着我長大。14歲時,我在翻看爸爸的影片,無意中播放到愛情動作片,我知道自己當時不該看,但還是看了,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女性的身體這麼美,讓我開始對這個職業產生嚮往。我加入了SOD(日本成人片片商)做成人片女優後,我心裏都做好準備,可能會和媽媽有衝突,沒想到這過程很順利。媽媽知道我做了這個工作後,當然一開始很吃驚,但沒有阻止我。

我在翻看爸爸的影片,無意中播放到愛情動作片,我知道自己當時不該看,但還是看了,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女性的身體這麼美,讓我開始對這個職業產生嚮往。(一条提供)

當了成人片女優,一輩子就不可能拿下這張標籤。

從小我就覺得自己無法融入學校,再大一點,感覺社會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18歲時,我是帶着好奇和決心,踏入了這個一行。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隱藏自己的身份,所以我拍完片子,大概過了兩周後,學校的同學就知道了。講到成人片大家或多或少也都瞭解,但他們沒有嘲笑我、也沒有欺負我。當然我心裏會承受一些壓力,我想同學的心情應該是想問,又問不出口的尷尬吧。

我是跟公司簽約的成人片女優,一個月拍攝一部片子,至今已經有一百多部了。通常導演和製片會跟你對腳本,正式拍攝前要先洗澡、檢查有沒有疾病,然後要化妝,確保自己在鏡頭上的狀態很好。一部片要拍兩天,棚內拍攝通常早上8點就要到片場,和一般拍片的過程一樣,有導演、製片、攝影師、燈光師、音效、化妝師、助理等10幾個人。

我是跟公司簽約的成人片女優,一個月拍攝一部片子,至今已經有一百多部了。(一条提供)

這個行業在日本合法存在已經有幾十年了。聽說現在每年大約有一萬名新進成人片行業的女優,通常做一到兩年就會退出,堅持三到四年的很少,我做了七年算是很長時間。做了這份工作後,想要轉行基本限制大,如果只憑藉好奇心來試試看,那真的會很痛苦。父母知道了可能會哭、會很傷心;以後生了孩子,能夠坦然地告訴孩子嗎?

▼▼按圖放大更多紗倉真菜率真一面!▼▼

+2

沒有男人想要成人片女優當他們的女友

18歲,是多少人夢想戀愛的年紀?我在學生時代也對愛情充滿幻想,但我從入行那刻起,就對戀愛沒有期待了。戀愛、結婚、生子,當然是很美好的事,但大部分的男人不會想找女優做他們的女朋友,我想有八成以上的人甚至都很厭惡吧!

我很清楚不會有人愛我,我沒有喜歡的人,也沒有想交往的對象,這就是做成人片女優必須要有的覺悟。很慶幸,我還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寫作,作家的這份工作,我想我會一直寫下去。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