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女優的告白】曾經歷24小時不斷拍攝、現役女優小說改編成電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時聽人說,Av女優的演藝壽命很短,「江湖傳聞」更道:「Av女優待遇差勁,有些甚至是逼良為娼。」

電影《AV女優的告白》改編自「現役」AV女優紗倉真菜的書《最低。》,說了一個不一樣的故事,自信滿滿,道:「在別人眼中最低的事,也可以有着最高的信念。」

《AV女優的告白》改編自小說《最低。》,揉合了作者的自身經歷,由森口彩乃、佐佐木心音、山田愛奈等主演。(《AV女優的告白》劇照)

AV女優寫書,並非新鮮事,早早有飯島愛寫自白。飯島愛寫的是她的前半生,談的是辛酸史:資優生離家出走,遇人不淑又曾經墜胎,生活所迫,便去拍AV;而奇就奇在,優紗倉真寫的卻是小說,揉合個人經歷,想說「拍AV,是解放,也可以是出於自願」,離經叛道,但不似坎坷。

電影屬三級,不乏祼露鏡頭及模擬拍攝AV的現場,筆者在此就不多作「劇透」,反倒想說說在故事背後,紗倉真菜光怪陸離的「最低」人生。

+5
+4
+3

「處女下海」-從小便立志當上AV女優

這小說並不是紗倉真菜的第一部作品,她曾出自傳,自白自己當上AV女優的心路歷程。當中沒有威逼利誘,沒有不「老土」的「不快童年」,出生於1993年的她,從小便立志當上AV女優。十四歳的她因為偷看到爸爸收藏的成人片,覺得片中的女生十分漂亮吸引,便跟自己說長大要當上AV女優。於是,一到十八歲,即使正在就讀高專的測量課程,還是不斷把履歷寄給不同公司。她更在自傳中寫道:

出生之後我第一次替自己選擇的道路,就是成為 AV 女優。
紗倉真菜

紗倉真菜(sakuramanatee@instagram)

不久,她便拍攝「處女作」,沒有拿到劇本,因為公司跟她說:「想看看對成人片業界完全陌生的她,到底會有甚麼表現?」,還說了一句:「請把你自己的身體交給男優,好好地享受吧!」

拍攝當日,紗倉真菜一來到攝影棚,便有十多個人迎出,包括導演,製作人、化妝師等等。在化妝過後,她就要正式開始拍攝了。在眼前放了一張床,她把浴衣退下,工作人員便跟她說:「紗倉小姐,那我去請男優進來。」

她閉上眼睛,心想:「不能回頭了,但我真的能做到嗎?」帶着這一點點的不安,在眾目睽睽下,在鏡頭之中,她跟素未謀面的男生發生了關係。她寫道,雖然曾有兩個男朋友,卻從未感受真正性愛的樂趣,而跟經驗豐富的男優,竟似是第一次做愛。

這工作可讓我享受到其他女人不曾體驗過的性愛。
紗倉真菜
+4
+3
+2

AV女優的辛酸:身體髮膚都不能自己,何來體現自我?

紗倉真菜即使如此正面,把拍AV這回事說成是自己使命一樣,但事實卻是,這「工作」或許未如她想像般能比起「朝九晚五」的工作般活出自我,而她也不是「被選中的小孩」。她的起與伏,不說飯島愛,每年也有上千個女生在經歷一樣的事。

紗倉真菜(sakuramanatee@instagram)

就由出道開始,女優的髮型、髮色、彩色隱形眼鏡的大小、指甲的長度,乃至於服裝的風格,公司有都所規定,而女優必須遵守。而紗倉真菜的經理人真由姐也會嚴密地「監控」她,染髮後,她會怒斥:「這一頭顏色,跟你的膚色絕對不搭!重新再染吧!」甲油顏色也是,不合「形象」便要立即換掉。要紗倉真菜是不小心在身上留下疤痕或傷口,也會受到訓斥:「你根本沒做好自我管理,不夠專業!」、「身體就是你的資本,居然不好好愛惜,到底在做甚麼?」

被罵的時候太多,我必須要嚴格要求自己,讓自己看起來更像一個AV女優。
紗倉真菜

但怎樣才算一個AV女優呢?她為實現自己想要的生活而走進成人片行業,但髮膚指甲都不能自己,那算那門子的自我?

她影片的大賣與成功,或許需要幸運及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但辛酸與失敗,在現在的日本,卻似是「必然」。不少女優時時有過勞的狀態,有些甚至需要一天拍攝九小時,最嚴重的還會一天工作12小時,還會因為姿勢不當而令身體出血,有些情節過火,男女演員甚至有「戲假情真」,如強姦和暴力鏡頭,令女優們身心受創,亦有不少日媒報導,有不少女優「入行」,也是半哄半騙⋯⋯不堪壓力最後了結自己生命的,也絕不止飯島愛一人。

【Girlboss】女生輟學開eBay店 賺過億再破產:一次失敗不是永遠

【超人特攻隊2】開場動畫《包》大揭秘:Pixar首位華裔女導演執導

作者寫書,為拍AV而自豪?不是脫衣就代表解放、自主。

事實上,紗倉真菜也曾經歷24小時不斷拍攝,亦曾因為身體過勞而要入院。而在小說《最低。》及其改篇電影《AV女優的告白》也有差不多的情節,紗倉真菜也似是寫自己,故事中的AV女優出院後,經理人罵:「在拍攝途中暈倒,是多麼不應該的事。」而女生則回答道:

身為女優的我,還有甚麼是我不應該做的呢?
紗倉真菜

(《AV女優的告白》劇照)

故事本打着女性解放的旗號:女人要性開放,拍AV不可恥。但説着説着,卻走了調。《AV女優的告白》故事講述四位女生為了爭取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管是認同、或是性福,由家中長女到人妻,統統跑去拍AV。先不論這方式是否真的可行,但既把AV包裝成「磊落無悔」,就要「磊落無悔」到底,怎麼最後四位女生不是哭着道歉,就是收藏後悔,或是淚流滿面,大喊:「我有苦衷,我回不去了。」

紗倉真菜為自己的事業感到自豪,但不知她、或是我們,有些信念有點歪了,因為真正的解放是:你拍Av ,而你不一定需要苦衷,因為沒有一個問題是非拍AV而不能解決的。說得太多,只是心虛。又或是,根本是自欺欺人?

但她的故事似是擱一半,下半還未寫完。在亞洲從事成人電影事業是否真的可以一直這樣自信滿滿地走下去?對筆者而言,她的故事的「成功」,就如要是飯島愛在二十多歲時寫字,一定是幸福滿滿的,她所謂的人生體悟,實是有點膚淺。但我想人生這回事,可以想遠點的話,也總得想遠點的。

Sources:《現役AV女優的幸福論:還是專科生的我,遇見了這世上最獨一無二的職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