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腳女孩】拆破假腳、不再穿長褲 露出鋼鐵義肢做個愛美的女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叫謝仁慈,貴州人,是西南政法大學一名大三的學生。4歲的時候,媽媽帶我去家對面的一個診所看病,我跑出去的時候被車撞了,只記得當時車底下有很多零部件、灰塵和血。做完截肢手術後,我意識到自己再也沒辦法兩條腿一起走路了。

車禍之後,我沒有去幼稚園,媽媽就在家裏教我計數和認字,也很少和小朋友一起出去玩。後來我裝上了義肢,就是很像腿的那種,順利讀了小學、中學、一直到大學。如果穿上長褲,不注意看,是看不出來和正常人的區別的,所以我總是覺得,自己不是殘障人士。公車上的愛心專位,我從來不會去坐。我喜歡旅行,去過雲南、西藏、新疆。我也嘗試去運動,去健身房,也學習游泳、打羽毛球。我努力讀書,考上了心儀的大學,讀喜歡的法律專業。

只是小時候有一次,我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義肢突然飛了出去,嚇得他們邊哭邊跑,那之後我就再也沒穿過裙子,一年四季都穿長褲,用來遮住義肢,想着儘量不要嚇到別人。

但隨着年齡增長,我發現發現自己做同樣的事,要比別人辛苦更多。在學校的時候每次行完樓梯,我都要坐着休息好一會兒才能進教室,去外面玩,我的障礙也比別人多。我常常希望,如果生活中的無障礙設施更完善一點就好了。

我常常希望,如果生活中的無障礙設施更完善一點就好了。(一条提供)

我問我的教授,為什麼中國的無障礙設施做得不夠好?他說,是因為中國的殘障人士沒有讓人看到他們,他們被迫隱形了……你應該站出來為他們發聲,這樣才能爭取到應該享有的權力。當時我挺震驚的,在此之前都沒有想到自己是一個殘障人士。但那次之後,我會有意識地關注一些公益組織,雖然現在還在讀書,還做不了什麼,但希望畢業後能為殘障群體爭取一些保障和權利。

雖然現在還在讀書,還做不了什麼,但希望畢業後能為殘障群體爭取一些保障和權利。(一条提供)

那年9月的一天,我去買新褲子,穿上之後我發現兩邊腿的粗細其實不一樣,自己看了也覺得尷尬。對着鏡子我在想,與其這樣不和諧,不如,就露出來吧!那一天,我把義肢外面的包裝撕了,只留下裏面的支撐。褲腿挽起來,拍了一張照片。那天開始,我又重新穿上了短裙。雖然路人會投來異樣的眼光,但我覺得這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這是每一個20歲的愛美女生都想要做的事情。在義肢允許的時候,我還會嘗試去穿高跟鞋,因為我始終覺得高跟鞋很性感。

只有一隻腳很奇怪嗎?謝仁慈是這樣面對自己的身體(按圖放大):

+4
+3
+2

更重要的是,我覺得也是時候應該站出來,讓別人知道我們的存在。我的男朋友很支持我。他也是個殘障人士,在麻省理工念書。16歲的時候失去了右手,然後給自己做了個酷酷的彎勾。

每次戴着義肢走路,其實我都會疼,每次疼痛都提醒着我,走這一步步,有多麼的不容易。我希望有一天,當我們站出來去展現自己的不同時,這個社會能給予我們包容,也不再有媒體去採訪那些穿着短裙露出義肢的女孩。

我希望有一天,當我們站出來去展現自己的不同時,這個社會能給予我們包容。(一条提供)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