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種女生】迷戀大提琴忘記了生活困𨋢照練:我是很極端地犧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沒有人不愛音樂的。也許你不喜歡練琴,但那不是音樂。」
Clara

訪問過程中,這句話深深刻在腦海。因著對音樂的熱愛,她放棄了青春時的玩樂時間;因著這信念,她希望零基礎的人,也能享受音樂的美好。

恰如其分的揉弦,配合徐疾有序的弓法,奏出沉實悅耳的旋律。演奏大提琴的人,彷彿正與情人相擁。曾幾何時,覺得學古典音樂的人帶有距離感,亦感覺拉大提琴的人特別憂鬱,但Clara徹底改變了筆者既有的觀感。

曾幾何時,覺得學古典音樂的人帶有距離感,亦感覺拉大提琴的人特別憂鬱,但Clara徹底改變了筆者既有的觀感。(歐嘉樂攝)

對大提琴非一見鍾情 學琴四年卻不曾練琴

翻過不少音樂家的資料,大多都是自小學習樂器,不然就是來自音樂世家。大提琴家曾鳳(Clara),卻是兩者皆非。聽說過,要奏出扣人心弦的樂章,就要跟你的樂器「談情」。然而Clara與大提琴,並不是一見鍾情。12歲與「他」初次邂逅,但一直以來,她的「Dream sound」 是鋼琴。可惜家境負擔不來,最後選了可租回家的大提琴。她笑言頭四年「連琴袋都未開過」,因為每次學完就算,也從不練習。「心動」的一刻,源於一次音樂會的感受。「我聽了很好聽的演出,才發現,原來我學的大提琴是這麼動聽。」

「我發現自己喜歡的,其實是音樂,樂器不是最關鍵。」
Clara

日練四小時 以兩年追趕十年進度

日久生情後,想必是全情投入。當時,她萌生了一個念頭-就是考入演藝,以音樂為終生職業。中四時就有如此堅定的想法,實屬罕有。向來成績不俗、在老師眼中亦是相當守規的班長,這個非尋常决定,惹來旁人的不解。「不如你讀完大學先?」一個她十分信任的老師好言相勸。自此,她再沒跟老師談及這話題。目標非空談,就必須經歷實踐。她笑言當年用上「非尋常練習法」:「試想一個中學生有多少時間?我會上課時做完所有功課,然後每天用四小時練琴,基本上沒有再跟同學玩樂。我明白許多事要犧牲,而我是很極端地犧牲了。」比別人遲了十年的基礎,她卻用兩年時間追回來。

「當時想要走音樂的心實在太強,我不想讓自己後悔。無論將來多不濟、多窮困也好,都是自己選擇的。」
Clara

從空想到執行,她說好像是「自編自導自演」。嗯,那會是一齣勵志的音樂電影吧。為免有後顧之憂,她只有報考演藝,放榜時甚至連留位費也沒帶。結果,她會考取得18分,本來能原校直升,卻選擇拿了成績單就獨自回家。她憶述當時在浴室裡,反覆思考著,這個非尋常得可怕的自己,真的做對了嗎?

更多Clara練習和演出的照片:

+7
+6
+5

【豆本】新手媽辦扭蛋小書《蛋誌》撐六年:每年都想下年唔做

走進「賽德克‧巴萊」的部落 霧社事件遺族:我們沒仇恨只懂分享

「我不知這對不對,但沒理由做到一半往後退,只能往前看。」
Clara

被困𨋢仍繼續練琴

記得中學老師從前經常「危言聳聽」,說只要考上大學就會無憂無慮,「過咗海就係神仙。」Clara考進演藝後的日子,不如你我想像中悠閒自在。演出和考試排山倒海而來,就連假日也待在學校練琴。她分享了一次深刻的經歷,記得當時是星期六,學校的人寥寥無幾。她揹著厚重的大提琴,手拿著譜架,打算坐貨𨋢到後台練習。居然被困𨋢內,按鈴又沒人理會,若然你遇到同樣情況,被困一個多小時,你會做甚麼?她選擇繼續練琴。「其實很害怕,又很焗促,不過既然都被困住了,那不如練琴吧。」

「其實很害怕,又很焗促,不過既然都被困住了,那不如練琴吧。」(歐嘉樂攝)

「練琴不像做功課,寫完就完。練琴時,你永遠有練不完的事情。」
Clara

「我根本不知甚麼是生活。」

音樂學院裡,絕大部份同學都擁有十多年資歷,這更令Clara自覺不足。日練十小時,許多時候都是早上五時離開,九點再回來上課,連看更也說:「怎麼又是你。」甘願放棄玩樂,就是為了將勤補拙:「年輕嘛,人家通宵玩,我就通宵練琴吧。」筆者不禁問,有後悔嗎?「沒有。但回想起,其實不用太趕,因為拉琴是一輩子的事。」大學時期的她,就只有大提琴。「當時我根本不知甚麼是生活,或許是我不知有這個選擇。」

「但回想起,其實不用太趕,因為拉琴是一輩子的事。」(歐嘉樂攝)

+2

故事走到這裡,該有個轉折。在「迷戀」大提琴好幾年後,她遇上了瓶頸。跟老師關係一般、同儕間亦因文化背景不同,價值觀出現差異,所有事情逼使她不得不停下來。在北京休息的三星期裡,她完全沒有練琴。「要放棄嗎?」她反覆靜思著。人總在失去時,才學懂珍惜。「我發現可以放棄其他事,就是放不下大提琴。如果要繼續學,就要學得開心。」

「社會大部份人都不是用耳朵聽音樂,而是看你如何表現自己。但音樂本來就是一種語言,又何需視覺的填補。」
Clara

不願隨波逐流 成立大提琴家協會

在古典音樂的圈子,畢業後考入樂隊,是順理成章的事。但對於已排好的一整年曲目、規律的生活,Clara不安於這樣的狀態。尤其當年文化著重你的「Package」,在哪間名牌大學讀過、幾歲考幾級、越年輕越好,於是乎令她更抗拒入團,「我讀音樂不是為糊口,要糊口就一早乖乖讀書。」後來,她決定於2004年成立香港大提琴協會,旨在讓古典音樂普及化。

「我不是要教一個天才,而是一個想學音樂、喜歡音樂的人。」
Clara

訪談最後,問及大提琴和音樂對Clara的意義,她有這樣的總結:

「不是我選了大提琴,是大提琴選擇了我。無論我內心有多不安,他都能帶給我平靜。」
Clara
「音樂對我而言,是緣份。」
Clara

Clara與大提琴走上音樂之路廿餘載,今年年底將發行首張大提琴專輯《剛巧遇見你》,記錄每個相遇的故事,亦於明年1月4日舉行一場緣份式的演奏會。你也想感受大提琴攝人魅力,開展一段你和音樂的緣份嗎? 

大提琴家Mstislav Leopoldovich曾說過:

There is too much emphasis on technical perfection nowadays, and not enough on what music is actually about – irony, joy, human suffering, love.

技巧固之然重要,然而別忘記,享受才是精髓。不僅是音樂,我們的工作和生活亦然。 

曾在創傷的崖邊徘徊 冥想找回自己 自療中也助人找到寧靜的出口

【輕熟女看電影】天才寂寞 大提琴巨星迷惘失控要求姐姐分享丈夫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立即下載《香港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