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8】職場學懂「不在乎」是大智慧 不是人人也值得你費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兒時,總有那麼一兩句「座右銘」旁身,除了為了寫紀念冊,就是為了作文功課,或是以備不時之需,裝成一個有內涵、有修養的人。有時看着同學們不懂非裝懂的模樣,也是一娛樂。

不過,原來所有正面、可歌可泣的句子都不及一句說話強大,那就是:「我不在乎。」

(ueno.store)

生活是一種拉扯。在角力中,人很容易失重,跌倒在「世俗」一方,同流合污。那可以是責任、他人眼光、父母與伴侶的期望等等,我們習慣稱它為現實,於是便漸漸埋沒在無休止的工作中,只是忽爾便會閃過一個念頭:我到底是在忙甚麼?

正正在這十字路口,便無意中看到一本名叫《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 A Counterintuitive Approach to Living a Good Life 》正中下懷,原來所有人情世故、世態炎涼都是假的,一句「I don’t care (我不在乎。)」已最強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Girlboss》劇照)

煩惱只因留意太多無謂事,在乎前應先問問為甚麼。

我們煩惱,大部份時候都是因為太在乎,在乎太多的無謂事。只芝麻綠豆的事都可以觸動我們的神經,不是傷春悲秋一番,便是伺機發怒。

筆者不想跟寫道:「香港人放輕鬆!」這等膚淺話,生活美好,生活也本艱難,種種社會問題也不便多說了,怎樣輕鬆?我們在意陌生人在街上的碰撞、在意餐廳待應的不禮貌對待、在意天氣不好,掃了雅興、在意公司與老闆的無理要求與說話、在意親戚的比較、在意沒車沒樓、在意男友不似別人,從不送花⋯⋯於是生活便似處處觸礁,我們也心情不好。

在乎是沒有問題的,但要是事事放在心頭,那當然累人。下次不妨問問自己,為何要在乎?值得嗎?我們可選擇把心思放在哪兒。你可以花一生追磚頭,追別人一句讚美的說話,也可以把重心放在自己那兒,享受甚麼便做甚麼。

(《Girlboss》劇照)

要練成「不在乎」的大智慧,首先要知道自己在乎甚麼。

要對不重要的事滿不在乎,其實秘訣是先要知道自己在乎甚麼。

記得一畢業便抱着年輕應該放眼世界的信念,當上空姐。這樣的一份工作,不是沒有困難與挫敗,有時候是客人的無禮的問候,有時是喜怒無常的上司⋯⋯但那時看着時時抱怨的同事們,我時時提醒自己:「What happened on plan, stay on plane.」,於是下機便也就不理了,快樂無比。其實那時有一份自信與自持,不過工作,我在乎的是著陸後的世界;同時又有一份謙遜,天空中,人是那麼的渺小,何況是那樣的流水作業呢?

筆者覺得,名山大川甚麼的,都不是在「空姐生涯」中最重要的畫面,反倒是那一份輕鬆,自知與淡薄,才是著陸後最需要記着的事。

(《The Intern》劇照)

我們不會需討人喜歡,也不一定要惹人討厭。

以上說的,不過是要快樂,就是別太在乎不重要的事和人,有機會的話,當然要盡力「耍廢」,似李天命所言,「可以逃避的責任,當然逃避」,那樣才能把心思放在喜歡的人與事上。

近日跟友人說起,說到事事表現最真實自己不理別人感受,必然也會引人討厭,她卻吃吃笑道:「誰叫你說出來!你可以輕輕一嗯,繼續讓他/她誤會啊。你喜歡的話,也可以附和數句呢!」有人覺得這很虛假,但或許這也可算是一種修行了。

*《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 A Counterintuitive Approach to Living a Good Life 》書中金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