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才結束廿年戀情 知名舞蹈家曾絕望迷失 靠李安一句喝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許芳宜出生在台灣宜蘭,是國際知名的舞蹈家,可能也是台灣最會跳舞的女人。她今年48歲,19歲才開始學舞,5年後進入紐約Martha Graham舞團,現在被《紐約時報》稱為:「美國現代舞之母Martha Graham的繼承人」,並被評為「世界最引人注目的25 位舞者」之一。39歲時,許芳宜結束了19年的戀情,暫停了自己的舞團,一切從頭再來。

許芳宜(一条提供)

她開始嘗試和世界各地的優秀編舞大師、舞者合作。許芳宜與紐約市立芭蕾舞團的舞星Tyler Angle,一起呈現Christopher Wheeldon的代表作《雨後》。2009年,許芳宜與現代舞大師Akram Khan,合作舞蹈作品《靈知》,她扮演的甘陀麗皇后,因為民族滅亡的戰鬥而傷痛不已。她又跟著名芭蕾演員譚元元合作《2 X 2》,並由英國編舞家Russell Maliphant創作。

許芳宜曾與世界各地的優秀舞者合作,並受侯孝賢等電影導演的垂青,力邀她在多部電影中客串▼

+5
+5
+5

許芳宜也受電影導演的喜愛,曾受邀在多部電影中客串。在電影《逆光飛翔》中,她本色出演了一位技藝超絕的舞蹈老師。在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裡,她則是舒淇的師傅。許芳宜直到現在還在跳舞,並開始自己編舞、創作。早前我們特地到台灣與許芳宜合作,記錄下她的一段獨舞。只看置頂影片,便可感受到她用肢體和情緒帶來的震撼。

我用身體說故事。
許芳宜

自述:許芳宜

我小時候其實是個「學渣」,從19歲才第一次有理想——想當一名職業舞者。起步遲,所以加倍勤奮。在學校學習舞蹈的那5年,我每天比別人早到2小時。我的身體條件其實不是最適合跳舞的,我還有個特點,額頭高,後來我學會自嘲:有人稱讚我在台上「會發光」,我就說,大概是因為額頭太高,舞台上燈光一打,閃閃發光。

記得第一次見到Martha Graham是1990年,96 歲的她率舞團到台灣演出。我那時是舞蹈系學生,遠遠望着這位美國現代舞宗師,支撐着年邁枯槁的身軀親自謝幕。5年後,我一個人去了紐約。那時真的是不計任何代價,拼命去沖,不會英文、無法溝通,但也不怕失敗,不怕被篩走。

我覺得只有放掉所有的安逸,才有機會往前, 於是下定決心離開紐約, 回到台灣,創立自己的舞團。(一条提供)

之後我進了Martha Graham的舞團,從一個非常小的實習舞者,到新舞者、群舞者、獨舞者,一步步跳到首席。我覺得Martha Graham技巧的關鍵在於情緒,從人的各種情緒中尋找動作,哭和笑都牽動腹部肌肉,表演時,將這些動作誇大成為舞姿。Graham的作品很經典,通過自己的詮釋,讓大家覺得,你賦予了經典一個新的生命,我覺得那是很棒的事情,也是作為一個表演者極高的榮耀和驕傲。可是那時就是不滿足,說不上來的一股衝動和慾望,然後身體飢渴、很餓,想要更多。我覺得只有放掉所有的安逸,才有機會往前,於是下定決心離開紐約,回到台灣,創立自己的舞團。

Martha Graham是現代舞蹈史上最早的創始人之一,被喻為「現代舞之母」,也是許芳宜的奮鬥目標(一条提供)

但39歲的時候,人生又來了次大轉變。我結束了19年的戀情,暫停了舞團,終止了無法完成的合約,賠上信用與違約金,面對現實與極度孤寂。那時我哭得好傷心,怒吼,喊得很用力,世界卻很平靜。快40歲了,我帶着行李箱,又一個人出發了。回到紐約,見到了李安導演,很沮喪地問他:我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了。

李安導演跟我說:那你有聽過四十而不惑嗎?他一說的時候,我有種當頭棒喝的感覺。接下來他問我:那你最會做什麼?我說,我最會跳舞。他說那就去跳。
許芳宜

許芳宜受李安的啟發後,得到客串名導侯孝賢《刺客聶隱娘》角色的機會,在藝術上繼續新的嘗試▼

舞台上有很多漂亮的身體,但有時少了靈魂。我想,我有很多經驗和積累,我可以把我看到的最好的帶回台灣。於是,我開始嘗試與世界各地的編舞家、舞者合作,頂級好手,個個都瘋狂。然後找到我喜歡的作品,帶回台灣演出。自己創作這件事情,真的是因為後來太飢渴太餓了,身邊沒有人專門為你創作作品,於是開始自己編舞。第一個作品才50秒,雖然經驗不足,但很用心。

《我心》這個作品,其實就是在講我自己。(一条提供)

《我心》這個作品,其實就是在講我自己。可能因為舞蹈這條路太孤單了吧,其中有一段獨舞,很像自己的臆想世界。想像自己可以飄浮,想像自己有超能力,又控制不住地焦慮。有時候說不出自己的時候,我寧可用跳舞來說,它可以表達得更淋漓盡致。40多歲的時候就是少了青春的肉體,但我還挺享受現在的身體。我覺得身體變聰明了,只有訓練、積累到足夠的量,身體才懂得收和放,包括你的肌肉、你的情緒。

許芳宜是單純的喜歡跳舞,以舞蹈追求藝術的純粹▼

+5
+5
+5

有時候被人問:「許芳宜你還在跳啊?」其實原因很簡單,是真的喜歡跳舞。我覺得什麼都可以被逼,但舞蹈這件事情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很美好、很純粹的東西。我覺得實在太難得了,這輩子有多少人可以像我一樣,我最會做的事情,我最愛的事情是同一件事,而且居然這麼多年,還可以繼續。

別人用嘴巴、用文字在說故事,我們靠身體在說故事。20歲有20歲的跳法,80歲有80歲的跳法,雖然舞蹈作為職業,總有終結的一天,但在生活中,沒有人規定70歲就不能跳了。也許有一天我在床上都還在這樣晃來晃的時候,我覺得我也還在跳舞。
許芳宜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