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9】59歲惠英紅奪女配角 乞討過﹑抑鬱過:別在意外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昨晚圓滿結束,憑《翠絲》奪「最佳女配角」的惠英紅,是繼2014年《殭屍》後再奪殊榮,同時她亦是三屆影后。

二度奪得「最佳女配角」,是次更跟年輕班底合作,她發表感言:「你們這些老前輩,應該要多多支持年輕人。」

獎項只是點綴,在演藝圈由16走到將近60,卻愈活愈有朝氣。捬拾是智慧,難怪她在訪問中說:「人愈大,思維愈被污染。年輕一輩,反而往往有新意念。」。

攝影:黃寶瑩

憑《翠絲》奪「最佳女配角」的惠英紅,是繼2014年《殭屍》後再奪殊榮,同時她亦是三屆影后。(01娛樂/葉志明、陳國禎、梁碧玲攝)

一見惠英紅,記者忍俊不住大喊:「你真的是太漂亮了!」
紅姐笑了笑說:「你們才漂亮吧,青春少艾!我不怕告訴別人,我正有兩年就六十。」於是,洋洋灑灑,由於16說到將近60;由傳統影業的武打女星,說到首次與Fox合作在《心冤》演出。剎那芳華,似水流年,捬拾也是智慧。

惠英紅說:「我走過來了,亦回望得到,還有甚麼好怕?」(黃寶瑩攝)

相關文章:
【金像獎2019】惠英紅奪女配角 《翠絲》哭崩演活女人最大無奈
 

惠英紅,生於1960的她,下年便走到「59+1」。兒時曾為生活乞討,她說因此她特別會看人,每人身上都帶種味道,絕對錯不了;16歲入行,她是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得主,第二次相隔了差不多三十年,直到2017年憑《血觀音》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她在台上感動落淚。台上一眶淚水,訴不盡台下的辛酸。滾滾紅塵數十載,由女主角淪為配角、兄長與母親相繼離世,高山低谷,她說:

我走過來了,亦回望得到,還有甚麼好怕?
惠英紅
+2

怕⋯⋯老?

時下女人,愛追着時鐘跑,三十歲是一個關口,四十也是一個關口,一步一生。怕的事可多,怕皮膚蠟黃,頭髮斑白,可愛不再。說到老去,紅姐卻概括起自己的人生來:三十歲時,她無有怕;四十多歳也有迷失時候;到了現在,回頭看便發現原來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她反問:

「那時到底又怕甚麼?」

她振振有辭地道:「我不怕告訴你,我正有兩年便六十了,但很多人都道我漂亮了。不是美在外在,這我當然知道,而是內在,因為愈長一年,信心就大一點。因為我看事情不一樣了。這點從前我不知道。」似水流年,卻也總會留下痕跡,只是太多人當心在臉上的,而看不到在心內的。紅姐道:「這都是經驗之談。或許你覺得皺紋多了,但原來那兩道皺紋點綴得很有味道。十年有十年的風光,你腦袋接收了十年的知識,正是那知識會令你有味道,那味道令你有自信。」接着她又嘆口氣道:

你怕老,因為你怕死。但「死」卻是天下間最公平的事,那你怕甚麼?如皺紋,人人都有啊。
惠英紅

說罷又把手指指着額角,說:「豐富腦袋,別在意外貌。」

惠英紅振振有辭地道:「我不怕告訴你,我正有兩年便六十了,但很多人都道我漂亮了。不是美在外在,這我當然知道,而是內在,因為愈長一年,信心就大一點。因為我看事情不一樣了。這點從前我不知道。」(黃寶瑩攝)

怕⋯⋯抑鬱?

輕描淡寫的「經驗之談」背後,是多年的跌跌撞撞。以武打女星身份初嘗「影后」寶座,那年是1982年,她22歲,正茂芳華燦爛星途正等著她。豈會料到後來,她患上五年抑鬱症。紅姐花了三句把病因概括:「電影大勢改變,由女主角成了沒人問津的配角,那時又正值三十多到四十多。」

在不少報導中曾說過,紅姐一人躲起來,任何人都不見,把家中鏡子也封起來,整天在床上昏昏欲睡,又曾自殺。她說:「在這過程中,我很快知道自己有病。那一刻竟覺快樂,原來只是病!」紅姐立即去看醫生,吃藥治療。她道:「我從來沒有失敗,只是有病,我沒有辦法。」她憶述,從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三歲乞食也是站最前頭那個。但這抑鬱病卻教會她面對,她說:

1982年憑電影《長輩》令惠英紅初登影后寶座,對比起20出頭的她,今天紅姐更添一份氣質。(《長輩》劇照)

+5
+4
+3
就似撞鬼,從前害怕。現在或會說:「我遲早也會是你,走開。」
惠英紅

只要面對,那恐懼才會走。她又輕輕嘆道:「走過了,才有今天的惠英紅。」

惠英紅說:「我在灣仔長大,時時被警察拉入臭格,所以我對他們十分熟悉。Madman是女人,但有男人味。」(黃寶瑩攝)

怕⋯⋯後生可「畏」?

人過半百,甚麼都不怕,唯是年輕一輩最怕聽到一句:「一代不同一代。」

紅姐經驗豐富,演出離不開人生的拈拾,在《心冤》、《鐵探》等,她也飾演高級警官,她說:「我在灣仔長大,時時被警察拉入臭格,所以我對他們十分熟悉。Madman是女人,但有男人味。」於是演出「入型入格」,但也喜愛新挑戰,夥拍主要拍愛情電影的葉念琛導演,甚有火花。

紅姐直言:「不怕與年輕一輩合作。人愈大,思維愈被污染。年輕一輩,反而往往有新意念。」她分享,覺得把兩代人比較,絕不公平。她問:「為何要新鮮人老練?」接着笑了笑又說:「讓年輕演員演四、五十歲,不行,因為沒有深度;讓我去演十多歲,也不行,因為思想混濁了啊。」不過,不同年歲做不同的事罷了,各有各風景。說的是演員的修養,做人如是。

人生,撇不開恐懼。不少人就被恐懼推着走完一生了,在電影鏡頭外的惠英紅,卻告訴我們,就連在死亡前面,還是有所選擇:「你怕會死,不怕也會死,何不好好享受這趟旅程呢?」

+7
+6
+5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