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2019大贏家 《綠簿旅友》撼贏《羅馬》奪最佳電影女生也愛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奧斯卡2019】賽果揭盅,《綠簿旅友(Green Book)》五項提名連奪三項重要殊榮,包括「最佳電影」、「最佳原著劇本」、「最佳男配角」。
電影講述種族歧視、黑人白人的衝突,這等題材絕不陌生。題材沉重,一定催淚、一定深奧。這樣的電影如教科書,令人卻步。
但《綠簿旅友(Green Book)》兩位主角,一黑一白,坐在碧綠色Cadillac,悠悠一條1960年的公路,走完了故事也就完了。糖衣包裝,非常「易入口」,算是把這等題材,拍得最溫婉,又最輕描淡寫的電影了,連女生都可以輕鬆看畢。
幸好,我們都知道這是真人真事改編,故事過於輕鬆,也可把荒謬說成是奇蹟。

誠實看後感:沉重題材,「合家歡」式情節,是漂白了事實,還是久違了的溫柔?

《綠簿旅友(Green Book)》是公路電影,說的卻是種族歧視,由巨星Viggo Mortensen飾司機Tony Lip及Mahershala Ali演出非裔美籍的鋼琴家Dr. Don Shirley,背景是1962年的美國,當時黑人有一本「綠皮書」,因為他們生活受到歧視,只能住某些旅館,到某些餐廳。Don僱用了Tony當巡迴演出的司機,也好在旅途中保護他的安全。Tony似是個大小孩,行為低劣;Don卻從小受高級教育,二人在旅途中由相憎相惡到相交,電影也就是這麼一段旅途的故事,處理簡單。

(《綠簿旅友》劇照)

有人把《綠簿旅友(Green Book)》歸為「種族歧視」類別的電影;也有人把它歸為喜劇一類,似是只要引人發笑,就一定跟深度扯不上關係。而《綠簿旅友(Green Book)》既有種熟悉味道,也有一點點不一樣的調子。有人大力批評,指它沒有深入探討種族歧視,不該在嬉笑中帶過沉重題材;但電影在IMDb及「爛茄」的評分不俗,相信對不少觀眾對這層糖衣包裝,十分受落。到底,這是樣「合家歡」情節,是漂白了事實,還是我們久違了的溫柔?

如像先前說過,幸好電影的劇本並非憑空虛構,其實是改編自真人真事,而Tony與Don也似電影一般,當了一輩子的朋友,並同在2019年病逝。不然,《綠簿旅友(Green Book)》一定會受到更多批評。現在,姑且可道,縱然種族歧視、種族隔離的歷史令人痛心,但在這樣荒謬的時代,原來也有奇蹟發生-簡單如,那車上的友誼。

+4
(《綠簿旅友》劇照)

(內含劇透)

經典對白教人反思:你是誰?

《綠簿旅友(Green Book)》中,有不少經典對白,有時引人發笑,也有引入高潮的。如其中一句,Don Shirley因為是富貴人家,不似一般低下階層的黑人,也喜歡男生,在雨中大喊:

要是我不夠似黑人、不夠似白人,也不夠似個男人。那你告訴我,Tony,我是甚麼?

筆者有感,這也正好放在那些批評上,誰說在混沌的世代、荒謬的歷史中,不能有柔弱的事情發生呢?誰說「種族歧視」的電影,一定要剛剛烈烈,不流血,便流淚呢?世道教我們要歸邊,好像這樣那樣才有個歸宿。電影如是,做人如是,你又會否問自己:我是甚麼?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