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公開評論社交媒體:膚淺的話語表達,用詞和用語都嚇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村上春樹失落諾貝爾文學獎,但他的《1Q84》就在「平成30本好書」獲選為第一位,另一本小說《發條鳥年代記》也獲選為第十位。「平成30本好書」(平成の30冊)是日媒《朝日新聞》就日本天皇明仁(年號平成)即將退位,而作的選書榜。

村上春樹 (Haruki Murakami@Facebook)

「平成年代,也是村上春樹的年代」

所謂「平成年代」,即1989至2019年,而「平成30本好書」的首要條件就是要在這三十年內出版。根據《朝日新聞》報導,是次選書是由120名知識份子選出。30本「平成好書」之中,村上春樹有兩本書登「十大」,分別為《1Q84》及《發條鳥年代記》,而201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石黑一雄的《別讓我走》則獲選為第二位。

村上春樹是唯一位有兩本作品入選的作家,專欄作家堀井賢一郎先生更說:「平成時代,也就是村上春樹的年代。」

日媒選出的「平成30本好書」,你又認識幾多本?(點擊看圖)==>

+6
+5
+4

(《挪威的森林》劇照)

(含劇透)留白,是「村上春村式」的結局?

即將不甚喜歡看書,也總看過那麼一兩本村上春樹,而《1Q84》更是必定會提到的作品。即使人人都愛說「村上春樹」,彷彿只是提到他的名字,也能沾點書卷氣息似地,筆者卻一直不算太鍾愛他的作品,特別是那要完未完的結尾,每每追看完畢,都有被騙的感覺。最最記得,是《挪威的森林》中男男女女的藕斷絲連,最後竟以一通電話:「我現在哪兒呢?」作結;又如筆者算是偏愛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中,失散的戀人重遇,已成家立成,怎麼辦?最後一句卻是「雨無聲的敲着海面,連魚兒們都不知道。」

看書總求答案的筆者,總覺村上春樹不負責任。不過,即使是「平成30本好書」第一位的《1Q84》,結局也是沒有「結局」,他在訪問中解說,想為「種種還未完整描述的情節之間留下空白,就像他所喜歡的爵士樂一樣。」筆者近來也想,或許很多事,本來就不求答案的呢?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Haruki Murakami@Facebook)

評社交媒體:「膚淺的話語表達,用詞和用語都是嚇人的。」

用字婉委,卻可一下子躍到玉帛相見,卻又留白,都是村上春樹作品給人最直接的感覺。而他早前訪問,就被問及作為一位作家,怎看社交媒體上的文字。

他回答道:「我強烈的感受到自己不明白人們在想甚麼,並感到某種不舒服的感覺。我認為故事的力量能消解這種古怪。無論是痛苦或是黑暗,人們都用膚淺的話語表達,用詞和用語都是嚇人的,它們成為了鋒利的武器。如何面對這個問題也是未來作家的課題,尤其是寫出故事和小說的人,包括我。」或許這也解釋了他的某種風格吧。

Sources:朝日新聞,自由時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