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sh】90後唔捱得?黃妍拒安定、打6份工 這輩人有另一種堅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隔十年,便是一個年代,有人會以代號區分和標記,當中Y世代和Z世代,就最廣為人知。不過,翻查兩個稱呼的定義,似乎有著不同解釋,有人指Y世代是80後,也有人認為是90後;而Z世代更有90後、95後和00後的說法。生於九十年代初期的人,實為最尷尬的一群,既會被80後看輕,亦會被95後嫌不夠活力,最終沒得到一個確切的名份。

若是你,你會如何定義他們?生於1992年的唱作歌手黃妍(Cath),個性便帶點冒險特質,不僅曾身兼多職追求slash生活,亦敢於辭掉收入穩定的工作,醉心發展音樂之路。雖聽起來做事像不夠恆心,但經過訪談後,卻發現她的目標,其實非常簡單清晰,做事亦會思前想後,內心住著成熟的靈魂。所以,與其說這群人被排擠,不如形容他們為兩棲類,同時擁有兩代的特質,絕對是值得自豪的一群。

攝影:鄧倩螢

場地提供:草民

黃妍個性帶點冒險特質,不僅曾身兼多職追求slash生活,亦敢於辭掉收入穩定的工作,醉心發展音樂之路。

現世代機會處處,誘發新一輩嘗試,黃妍曾於大學期間,同時兼任六份工作,包括公關實習、電台助導、報社記者、補習教師、歌手和學生,而她這抱有好奇心的因子,原來早已藏於骨子裡。喜歡文字的她坦言,自小其實是讀理科,但最終出來的成績,生物科卻未如人意,而中化科則得到B級佳績。

成績或反映興趣,故當父母建議其修讀護士和醫科課程時,她則選擇了樹仁大學的傳理系,「我不想成世困在醫院或診所裡,想出外探索世界。我以前讀Phy(物理)、Chem(化學)、Bio(生物)時,整個世界僅得科學等事情,但若你看時事等知識,便會知道世界發生甚麼事。」

延伸閱讀:
歐陽娜娜17歲登NASA舞台 屢遭網民抨擊:既然選擇,就得接受
44歲彭秀慧決心「轉行」 嘆香港女生能力高習慣抑壓:我需要軟弱
【林秀怡】10年運氣總曇花一現 仍感幸福:至少一刻有人留意我

黃妍自言是位喜歡忙的人。

沒耐性也可以很負責

也許你會認為,時而做這份工,時而當另一份工,感覺似是沒恆心,經常三分鐘熱度,不過黃妍則要為這事平反。她解釋,「因為這一代的人,多了機會嘗試不同的事情,而且所有東西都變很快,例如以前我們打電話或寄信時都要等待,所以你會很有耐性,但這輩的人都是Whatsapp,所有事都是即刻,所以便變得沒耐性。」

這個沒耐性的特質,她不認為代表不能捱,而是在無限可能性中,尋找想要堅持的理由,「我們上課時讀很多科目,淺嚐到不同範圍內容,但卻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喜歡,因此會在出社會做事前,考慮自己適合甚麼工作。」她亦不喜歡浪費時間,「如果我畢業後才相繼嘗試工作,那便會很大冒險,所以我想在畢業前,趁尚有時間和精力,不如嘗試多點,看看自己對哪方面較有興趣。」

年輕人不能捱?

縱然在畢業前,預先訂立藍圖,但或會不似預期,如環境的考量,黃妍感嘆道,「那時候其實有曾掙扎,我很喜歡音樂,有想過向這方面發展,但在香港,很現實地說,若以獨立人身分做音樂,其實不能維生」,因此她不得不向五斗米折腰,於畢業後轉做一份有較穩定收入的工作。

黃妍表示,「別人捱到的話,我沒理由捱不到。」

不少資深前輩認為,新世代的人遇上挫折,很容易便會放棄,從不虛心受教。黃妍當年亦遇到一位較苛刻嚴厲的上司,加上工作量大,要一個人做四個人的事,沒時間抽空歇息,但即便如此,她亦沒選擇放棄,「當時我在想:其實是否每個人也這樣辛苦呢?別人捱到的話,我沒理由捱不到,所以我便堅持下來。」

作出轉變,全因周杰倫?

不過日復一日的壓力,使她神經變得繃緊,像幾乎得病般,每當收到上司的來電,都會怕被對方責罵,而心跳加快,甚至不能喘氣。不知是好是壞,她的情緒終在一次的即興表演時爆發,「有次下班後,我與表姐到尖沙咀海傍閒逛,那時我已停止街頭演唱一段時間,一時興起,搶別人的咪唱歌,唱著唱著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我要為生存而做一些不喜歡的事?其實我的生命可以很短暫,或許明天會遇上意外,那麼若仍做不喜歡的事,不就是浪費時間?」

受到啟發,澎湃的情緒一時湧上心頭,她當刻不禁流下淚水,而當時演唱的歌,正是偶像周杰倫所作詞的《稻香》,「歌曲中有段歌詞是說,這個夢想不行的話,便找別個夢想,因此我便在想,如果現在不行的話,那便找其他路,我也不知道會走到哪裡,但我覺得至少這不會是條掘頭巷。」訪問當天,她捧著結他,輕輕撥動琴弦,沉醉地歌唱,輕柔甜美的聲音,隱隱流露著喜歡音樂的情懷,讓筆者聽得陶醉,疲憊的感覺亦隨之散去。能夠得到治癒的時間,也許我也應該感謝周董的「幫忙」。

黃妍所創作的歌詞,都是以抒發煩惱和情緒為主,讓正在拼搏的人,得到療癒的一刻:

+5
+4
+3

黃妍認為這世界有很多負能量,不比以前快樂。

抱怨其實是無用的​

近日常聽見輕生的報道,而本年公布的全球快樂指數,香港排名位列中游,比日本、韓國和台灣排名要低。黃妍認同時下的人較以前沒那麼快樂,「這個世界有很多負能量,而這個負能量以前也應該存在,只是我們接觸的事物增多,渴求和慾望也變大,正如以前粗茶淡飯已很心足,但現時的人則會覺得很可憐,並需要吃很貴的東西,才會感到滿足。」

要求增多,漸漸形成抱怨文化,稍一不滿,便會作出投訴,黃妍坦言有時也會這樣,不過僅限於私下,而且過後亦有所反思,「抱怨其實是無用的,你一定要找方法解決。」若是行動改變不到的事實,與其把不滿藏心底,她認為不如轉個角度,「你覺得這時間等車很慢和多人,那麼下次便可以轉個時間,如果該事在物理上行不通,或者你做不到,那便可以改變自己的心態,如想想其實其他人也在等車,不如有耐性點吧。」她還指自己要在抱怨後,再體諒別人,才能真正地消氣。

你抱怨時,你會很生氣,但過後想到別人的部分時,你便會覺得,其實沒必要這麼生氣。
黃妍

延伸閱讀:
【Melody】偶爾叛逆吃整包薯片 擁抱不完美:一百分不過是在賭氣
【Gentlewomen】陳芷菁投資學:賺$10儲$7,活到幾多歲也可更好

黃妍喜歡旅遊放空。

懶是為建立更好的自己

情感的抒發渠道,除抱怨外,亦有不少方法,記得稍早前訪問其他人時,對方正色地答道,香港甚少人會透過藝術,表達和抒發情感,而這番話未料到在這次訪談裡,都會再次聽到。有如其他年輕人,黃妍也愛到處旅遊,「在香港始終做任何事情,速度都非常快,所以你沒時間思考,深處的自己想做甚麼。旅行是個令自己內心沉澱,以及跟自己對話的方法。」

如果長跑時,一直向前衝,便會很快沒力氣,因此在中途稍為偷懶,跑慢一點,那麼便能回復一點力量。
黃妍

偶爾偷偷懶,給自己一個簡單和慢活的獨處空間,便是最好的生活調劑,黃妍最愛去的地方,便是台灣的咖啡店,而且可以待上一整天,「我會帶一本類似日記小簿子,坐在那裡整天埋頭寫字,不斷跟自己對話。」她解釋,因自己處於一個密集式工作的社會裡,所以只要停下來,便會發現自己其實錯過不少個人的內心感受,而喜歡台灣的地方,便是因當地人對藝術的重視,以及接觸藝術的方便度,「我可以隨地找到一間二手書店,然後拿一堆書,到旁邊的咖啡店坐整日,而那裡的店主都不會把你趕走,我覺得整件事都很舒適。」

雖然黃妍看來成熟,但她卻認為自己仍有一顆簡單和熾熱的童心。

整個訪談間,黃妍都給予筆者成熟的感覺,無論下任何決定,背後都會有她的道理,而且還會盡責地做好每件事情。不過,於兒童節(4月4日)出生的她,被問到是大人還是小孩時,她則認為是後者,「尚有很多事情未夠成熟。」她亦祟尚簡單就是美,「不應把這個世界看得複雜,或許我個性簡單,才會看每件事物都較開心。」也許這糅合成熟和丁點單純的個性,便是我們這一輩的標記。

【第一屆武博】從李小龍到黃飛鴻,香港武術電影世界聞名,武博的「光影武林」隧道,以專業武術角度解構七套精選電影的武打場面,讓觀眾從大銀幕以外,真正了解武術的應用及背後理念。熱愛武術電影的你,必撐!5月3至5日,眼界.決定境界,九展見!
按此立即購票
按此瀏覽武博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