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公民】 抗爭不為愛情 懶理曖昧對象立場 只選擇相信的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女生睇戲】兩位盛裝打扮的女生走進大街,準備相親時,剛好撞正大學生示威遊行,突然遇上一班一身牛仔打扮配頭套並手拿鐵通的人,開始無差別襲擊市民,示威者與市民拔腳逃亡,一位女生被襲擊者捉住,她大叫:「放手啊,我沒有參與的!」施襲者沒理會,正想用鐵通向女生打下去…

以上熟口熟面的,是改編自真實事件韓國電影《1987 : 逆權公民》其中一段的劇情。

《1987 : 逆權公民》(下稱:《1987》)沒有《逆權司機》的緊張刺激,沒有《屍殺列車》的過分煽情,導演張俊煥用了史實陳述故事,紀錄1987年韓國民主化運動發生的因由,正正夠真實,讓人刺心。

《1987 : 逆權公民》背景是有關1987年韓國的民主化運動。(《1987 : 逆權公民》劇照)

南韓80年代的全斗煥政府引起不少大學生抗議,想推翻獨裁政權,首爾大學的學生朴鍾哲是學生運動的活躍分子之一,最後因示威被逮捕,在警察嚴刑拷打與施以水刑(即把犯人的頭部放在水中,讓人有窒息感),結果離開人世。電影便以朴鍾哲之死開始,警方和政府高層為了隱瞞事實,立即要求檢察官不批驗屍直接火化,又向傳媒報稱朴鍾哲在審問過程中因「警察大力拍打桌子,心病而死」如此荒誕的解說引起市民不滿而上街,記者也繼續追查下去。

警方不斷向各方施壓,進行拒捕、監視不利人士與家人等,希望保住權力,最後在不同界別的市民努力下把警方的惡行一一公諸於世,市民也認清暴政,願意站出來推翻政府,並釀成 1987年的「六月抗爭」。

妍熙曾是一位不理政治的女大生。(《1987 : 逆權公民》劇照)

我們的「曾經」:「別做白日夢,醒醒吧」

「你要去示威遊行嗎?就算你這麼做,世界就能改變嗎?你們怎麼都這麼偉大?就不想想家人嗎?別做白日夢,醒醒吧。」劇中不理政治的女大學生妍熙對着曖昧對象李韓烈說了這番話。對妍熙來說,家人、學業、愛情才是她最貼身的事物,她追求一切的安穩,社會發生的事對她來說很遙遠,而且是她不能控制的,倒不如好好上學、幫媽媽看舖更是她應該做的事。

妍熙沒有勇氣完整地觀看「光州事件」的紀錄片。(《1987 : 逆權公民》劇照)

身為抗爭者的李韓烈沒有迫她,卻回:「我也想,但還是不行,心太痛了。」然後笑笑口離開。怎料李韓烈在一次示威中,因被催淚彈擊中頭部,最後不治,離開人世。李韓烈當時被催淚彈擊中頭部昏迷後,被另一位抗爭者扶起的照片放上報章後,激起市民憤怒,觸發「六月抗爭」。

妍熙在去相親的路便遇上無差別襲擊,被逼地參與其中,幸好遇上示威者和好心市民才逃過一劫。(《1987 : 逆權公民》劇照)

電影最耐人尋味之處:沒有英雄的故事

妍熙在經歷無差別襲擊、舅舅無理被拒捕、李韓烈的離世後,發現政治根本離她不遠,就算不發聲,也會影響自身安全,親人和朋友也會因而受傷,最後她也成為了抗爭者。

《1987》之所以有別於一般沉重的政治電影,有趣在你問誰是戲中主角時,相信每一位戲迷都給不了答案,皆因導演張俊煥刪去「英雄化」,沒有人是英雄或主角。故事由朴鍾哲之死開始,每一個市民都按自己的崗位和能力去做該做的事,希望可以得到一個真相:檢察官堅持驗屍、記者挖掘真相、獄警通風報信、大學生遊行示威,最後引起全國的關注,市民紛紛走上街頭,如果當中少了一個界別的行動、決定,整場運動相信都難以成功。

最後,妍熙走到街頭與一班群眾參與民主運動。(《1987 : 逆權公民》劇照)

電影也好、抗爭也好,我們都急着想知道結果。歷史的劇本是,韓國在1987年12月誕生了首位民選總統--盧泰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