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兔仔兵】施嘉莉演繹完美女人 溫柔不失勁?愛上人讓他難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賀歲片曾是不少人一家大細必睇,今年未有心水?《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或可成為你的「另類賀歲片」。

2020年伊始,有關戰爭的電影上映有二,一是金球獎得主《1917:逆戰救兵》(1917),另一套則是《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若前者似是主菜,後者則是甜點,以小孩角度,看大屠殺與二戰。有不少人批評,大屠殺用笑話帶過,是不是兒戲了點。不過,悲傷的事情笑着說,從來都不減悲傷。在荒謬中失笑,卻又在笑聲中內疚,很有《美麗人生》(La vita è bella)的感覺。

2020年必看電影 在大屠殺的時代說一個童話事情

曾經聽過有人說,一個戰爭故事,沒有一種說法是適合的,怎樣都有所遺留,怎樣都不夠真實。在戰爭中,在最黑暗的時候,想說有關光的故事,或許只有透過的小孩的眼睛,才能合理。

《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的男主角Jojo(Roman Griffin Davies飾)是個十歳的「納稅男孩」,腦內住了個希特拉-由導演Taika Waititi飾演,會在失意時鼓勵他,灌輸他納稅思想。這位狂熱的「納稅男孩」立志要幹一番事業。他進入納稅少年夏令營,學習荒謬的事情-女生要生納稅寶寶、男生學習丟手榴彈、營火是燒掉書本、殺掉小動物來表示勇敢⋯⋯對於十歳的「納稅男孩」來說,這都是正常,我們會發笑,是因為知道他們荒謬當日常,他的母親Rosie Betzler(Scarlett Johansson飾)跟他說:「你大得太快了,十歳的小孩不應想這些。十歳的小孩應該爬到樹上,再掉下來。」

「納稅男孩」的納稅思想受到動搖,是發現自己不想殺掉小兔子,也不想傷害藏在自己家的猶太女孩Elsa(Thomasin McKenzie飾),小孩還是小孩,於是便隨心地不殺兔子、與猶太女孩成為好友,十足Anne Frank的猶太少女日記,在黑暗時候能保持光明潔淨,是小孩專利。

《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的男主角Jojo(Roman Griffin Davies飾)是個十歳的「納稅男孩」,腦內住了個希特拉-由導演Taika Waititi飾演,搞鬼媽媽由Scarlett Johansson飾演。(《陽光兔仔兵》劇照)

+8
+8
+8

有人說,電影大膽,用笑話來說大屠殺,不夠政治正確。不過,要是由小孩的眼睛出發,還是黑暗一片的電影,才會讓人吃不消吧。童眼出發,如Anne Frank在窩藏時候,還是相信自己在一個光明的未來,能逃過大屠殺,不減她當時生活晦暗;《美麗人生》中的爸爸跟5歳的兒子在集中營中玩捉迷藏,獎品是一台坦克車,5歳的兒子最後勝出,二戰於他而言是遊戲一場,不減集中營殘酷;《陽光兔仔兵》的Jojo與腦內滑稽的希特拉成為朋友,身邊所有「大人」都似是多了一層滑稽的濾鏡,不減當時的荒謬。

戰爭與大屠殺似是與我們距離很遠,不過,更重要是人生在世,我們必定會經歷一些殘酷的事情,事實的怎樣,卻是看我們自己如何詮釋。

看到廣場上因為異見而被環首吊死的人,Rosie不讓Jojo別過臉。(《陽光兔仔兵》劇照)

(內含劇透)

Scarlett Johansson演繹-少女如何長大成女人?

Scarlett Johansson在《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與《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中,都飾演了女性的兩種強悍,同樣是媽媽,前者在愛情之中取回自身身份;後者在大時代中,是調皮可愛、溫柔的媽媽,抺一把灰在下巴,又是幹練、嚴厲的爸爸。

她在電影中的女性形象恰與其分,不勉強作男生舉動,但總是靈活與調皮,總是在跳舞,跟兒子開玩笑,當中最喜歡的一幕,是猶太少女Elsa問Rosie:「做女人是怎樣的?就是喝紅酒嗎?」

當然。你喝香檳,不快樂時。失落的時候,也喝香檳。你會駕車,想的話也可賭博。你會擁有鑽石,學會開槍。你會去摩洛哥。愛上一些人,讓他們難受。你會自信滿滿,如直視老虎,堅定不移地相信,沒有恐懼。成為一個女人就是這樣。
Rosie Betzler
你是怎樣做到的?怎樣相信一個人?
Elsa
你就是相信。
Rosie Betzler

由少女長成大人,不分時代,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