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理性男生合理化失戀︰分手因大腦多巴胺分泌減少

撰文:張碧尤
出版:更新: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決定愛上一個人,可能只需短短一秒,同樣決定愛上另一個人,可能也只需一瞬間。Jason(化名)與前度女友Macy(化名)拍拖兩年半,因為女方有了第三者而無奈分開。前度要離開他,他固然難過;而他念理科出身,形容自己是「極理性的人」,所以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一切,他嘗試與記者以理性、邏輯、甚至大腦化學分泌理解。對比一般人的語速,他說話的節奏比較緩慢,像習慣了認真思索每個字才開口,多過一氣呵成的敍事,咖啡店傳來的咖啡香氣伴隨,他慢慢憶述往事。

Jason失戀後,曾經借酒消愁,在訪問當日,他告訴記者,身處的街道正正是他劈酒的地點,可謂重遊舊地。(梁鵬威攝)

純屬「巧合」:她有了另一個他

「巧合」這二字,在Jason的敘事中,反覆出現,Jason認為二人因「巧合」相遇,亦因「巧合」分開。二人本來在不同便利店分店做兼職店員,可算是同事關係,當時Jason的上司將他調到其他分店,「恰巧」就是前度任職的分店,郎有情,妾有意,二人一拍即合,很快便發展成情侶關係。可惜兩年半後,「郎有情,妾有意」的已經不是Jason與Macy,而是Macy與第三者。他們遇上的機緣,是另一次「巧合」--她在新入職公司遇上第三者。Jason說,Macy入職前,曾經為她介紹另一份工作,只是她拒絕了男友的好意。而新公司向來不會聘請女生,卻「剛好」Macy成為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女職員,「我也只好說是天意!」Jason輕輕嘆道。

兩年半的感情並不算長,雖然Macy身邊一直有追求者,但Jason對她有無比堅定信心,「她每次都控制得來,或對追求者沒興趣。有一次,她跟我說,她認識已久的網友向她表白,那一刻她曾經動搖,但她覺得不能對不起我。當日,我們原本相約在地鐵站見面,她一見到我,馬上飛奔撲過來,一邊哭,一邊承諾就算有人追求,都不會離開我。」不過,這個勇於表白的網友從哪裏冒出來?Jason的答案是「不知道」。

為什麼一晚的過渡期都沒有?

Macy身邊的追求者無數,為什麼今次Macy才轉投向別人懷抱?Jason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第三者出現的時機--當時二人關係正處於低潮。「我看了很多書,指熱戀期處於不穩定狀態,可能會有很多磨擦,而且容易分手。但我發現,熱戀期的前期是不穩定,熱戀期的後期是穩定的……而熱戀期的後期冷卻後,進入了穩定期前期,但也是不穩定的。所以我們在穩定期的不穩定期中,出現了這個男人;而在她認識這個男人半個月後,我們分開了。」

這隻手鐲,是男方買給女方的禮物,女方曾經珍而重之。攝影師問他現在會否當手鐲是一般飾品戴上,他馬上彈一句:「當然不會!」(梁鵬威攝)

這個第三者,遇上Macy後,很快便熾熱地追求她,甚至牽她手、「強吻」她。Jason複述前度的演繹。但Macy由極害怕第三者,到喜歡上他,只歷時短短半個月。期間,Macy試過跟第三者在Jason面前瘋狂whatsapp;試過聲稱獨個兒逛街,然而她從來不會獨個兒逛街;試過投訴Jason的性格沉悶、不夠成熟,更將二人比較;試過不接聽Jason的來電;更有一次,她突然冒出一句:「如果我有一天讓你戴綠帽,你會原諒我嗎?」

他試過替前度封鎖第三者whatsapp,但原來「所謂的第三者whatsapp戶口是假的」——所謂的第三者帳戶不是第三者的,而是某個無名氏;他試過成功勸導女方辭職,但阻止不了二人見面;他試過兩次嘗試挽回,但都失敗了——即使女方承諾不會再見第三者。他覺得,一段感情有賴雙方努力經營,其中一方無意,這段關係已經名存實亡,難以繼續走下去。所以最後Jason決定開口提出分手,「要留住一份已變質的感情,我也很難受,所以我主動要求分開。我後來看書,明白她當時想我開口,如果由她提出,她就會變成徹底的衰人,她想我分擔這份內疚,不過我最最最接受不到的地方是,她與我分開第二天,竟然馬上與那個男人正式在一起。我當時的心情直插100%:為什麼一晚的過渡期都沒有,要急不及待找他?當下是皮質醇分泌偏高,所以我很生氣,為什麼她可以這麼不尊重我們的感情?」

失眠是失戀的副作用

失戀,Jason比喻為「戒毒」、「過程辛苦是正常的」。在他來說,愛情猶如毒品,若然長期依賴當中的快感,一旦失去了,猶如刀割,痛苦是無可避免的,但唯有經歷過低谷,再次習慣一個人的生活,才可重生。分開過後,他失去食慾,嘗試人生第一次「劈酒」,所以身體日漸消瘦下來、出現失眠等「症狀」,這些是失戀時期的副作用。過往相處的點滴,亦在他半清醒、半入睡時,以「夢」的形式再次出現,彷彿提醒他,過去的感情已變成夢,似有還無,只能抓住破碎的回憶。

這是印上二人合照的曲奇餅,是他們最後一份情人節禮物。一盒由Jason保管,另一盒由女方保管。(梁鵬威攝)

記者發現,在今次訪問中,Jason反覆提及「看書」,他說分手後,他看了很多心理學書籍,嘗試以「合理」、「邏輯」理解這件事情。傷心過後,他終於找到他願意接受的解釋,「就是機械式相處及不上新鮮感。我在書上看到,一對情侶也好,老夫老妻也好,都會進入機械式互動,無論做什麼,都已習慣大家的互動,失去熱戀期的新鮮感。我覺得是這個男人能啟動她大腦內多巴胺分泌,所以她覺得這個男人很吸引。」

「我們熱戀時,大腦多巴胺分泌濃度最高,之後分泌就會逐漸減少,其實我也覺得,我對她已經沒以前熱情,只是我比較專一,沒想過要『飛』她。她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是她的問題,我們一直都相處得很開心,沒出現過任何衝突,亦從未試過吵架,所以是新鮮感問題,我亦想通了,失去新鮮感就算吧。」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