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性】真愛無分性別? 當TB遇上溫柔男:感覺他想保護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認為你是男人還是女人?」記者直接問道。

「很明顯,我是女人,不過我喜歡中性打扮示人,你要不要驗證一下?」Carol(化名)大方回應。

(iStock)

Carol自稱一介TB(全稱Tomboy),即是衣著打扮、行為都傾向男性化的女性。對於一般對TB「女兒身,男兒心」的說法,在她身上,似乎「女兒心,男兒身(外表)」更為恰當。她留有一頭清爽短髮,後頸上方的頭髮剷得貼邊,身穿恤衫、毛衣、窄身牛仔褲。女裝衣服特別是裙子,由小學開始,便成為她的敵人。相反,「我覺得男裝衣服較好看,因為detail位較多,有時女裝衣服的顏色很老土。我有束胸的習慣,因為穿上男裝衫時,會比較好看,而且你一看我(的身材)便知道,我的事業運差勁。」這句話諷刺了自己的女性特質,暗暗隱藏她的幽默,言語間不時夾雜幾個粗口單字,將廣東話粗口文化的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隱約散發「麻甩」的氣質。

相比高貴、優雅、知性的女性形象,TB呈現出另類的女性形象:豪放、中性、不拘小節,有種「女漢子」的感覺。不過,相比其他硬朗的TB,Carol的聲線,可以媲美音樂情人──鄭子誠般陰柔動聽,沒有刻意壓沉聲線。小時候做勞作,她總喜歡以飛機、私家車等被認知為「陽剛」的物件為主題,但同時,她也愛做針黹,家中的角落,更擺滿卡通毛公仔,臨睡前要跟它們逐一談心,十足一個小女孩。由她的外表至喜好,就是剛柔並重,一切由心出發,自然不過。在她的字典中,她認為無需要跟男人作比較,「我其實是一個很溫柔的女仔,很簡單,為什麼要跟男人比較?有人批評我長得不夠高,你喜歡就選擇男人吧,何必選擇我?我的心態一直都是如此。」

(iStock)

TB的字面意思,最初只是形容女性的行為和氣質,卻漸漸與「女同性戀者」畫上等號,Carol也是一名女同志,自小已經察覺對同性有更深的感情。小學時期開始的中性打扮,將她的性取向外化,是一種間接「出櫃」的方式,更透露她毫不掩飾的態度,「我都打扮成這個模樣,『睇唔出就死啦!』其實我出櫃、不出櫃有何分別?我不出櫃也可以繼續自己的生活,不過我出櫃了,便可以大大方方在街上攬住女朋友,以前可能會較避諱。」

未正式向家人出櫃前,她的中性外表,也曾經惹來母親的批評,知而不言的母親嘗試以一條裙子規限女兒的取向,潛台詞是,只要她穿上裙子,便可「變」回一般「正常」女孩子。直到Carol的既「癲」且「喪」的前度女友,因為不能接受分手的事實,而在facebook上,上載自殘的相片,加上要生要死的留言,就在此刻,她決定要開口表達「真我」,「我告訴我媽,我喜歡女孩子,我不想結婚,不想生小朋友。但她的回應是,『你可以不結婚,可以不生仔,但你不可以喜歡女人。』」簡單而言,當下一刻,她就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者。之後,Carol雖然繼續與家人同住,卻過著「半獨居」的生活,每天等待家人出門後才起床,然後半夜時分,家人入睡後再踏入家門。逃避、反叛,是她釋放自己的方式。

(iStock)

「愛情無分性別」,對不少同志來說,只是一句動聽的說話,是崇高的理想,特別當他們受到同性拒絕而帶來切膚之痛,更體會到愛情與性別之間的無奈。女同志的愛情路,從來比異性戀者走得更崎嶇,愛上直女或多或少是她們必經的成長階段,而Carol也不例外。「初戀」,她有兩個定義:其一是真正愛過的女人,其二是真正拍過拖的,兩者不是同一人。

「羅曼史開場於相鄰的桌椅」,中二那年,她深愛過一位同班同學兼好朋友。她們住在相鄰社區,每天都會一起上學、坐車,送她回家。集隊時,Carol的學號排行在她後面,她的坐位又正正在她後面,換句話說,她當時的校園生活,就是每天盯著對方的背部過的。即使轉換了上課地點,她也總會坐在她的附近。她的每一句說話,毫不費力卻牢牢地烙印在她的腦海中,然後不斷自行浮現。她知道,這份親近、窩心、忐忑的感覺就是愛情。

幾個星期後,她決定表達自己的心意,「其實她一直知道我喜歡她,只是她扮不知道,既然她裝作不知道,我便直接告訴她。不過她最後的回覆,只是想做好朋友。」後來,她在對方的前度男友口中聽到一句,「其實她都喜歡你,可惜你不是男人。」她便知道,「愛情無分性別」只是美麗的謊言,「我的人生已經玩完,她不會喜歡我,這句說話已經是答案。這是事實,鐵一般的事實。」這句話最後幾個字,她特別加強語氣。過了一段時間,她便展開歷時5年的初戀,名義上是「move on」,但內心,她很清楚自己一直記掛得不到的她。跟初戀女友分開時,她更直接道出「我分手的原因,就是因為放不下她。」

(iStock)

不過,在幾任女友身上,她總算感受到拍拖那種甜蜜的滋味,雖然當中有一大堆很公式化的責任。與第二任前度分開之前,她更發現,她的好感並不局限於女性。當時一位男性同事,對她百般遷就,溫柔體貼,會為她下廚,後來甚至開口建議她,「飛」了當時的女朋友,跟他在一起。「情感上我喜歡他,這種感覺很特別,與喜歡女人的感覺很明顯是兩回事。喜歡女人的感覺是,我想保護她,但喜歡男人……我感覺到他想保護我。」不過,她還是抗拒對方的性別,最後不歡而散。現時回想,她認為當時的感覺,只是「幻覺」,「其實這種感覺很快便會散去,我覺得我對他只是幻覺,不是真正喜歡他。可能男人有種硬朗的感覺,做不到心思細密,而他恰巧地做到,我才會覺得他不同。」

幾年來的愛情經歷,跌跌碰碰,她學會拍拖帶來的甜蜜、困擾、忐忑不安、心痛,現時亦找到感情穩定的對象。愛情對她來說是什麼?「是十分珍而重之的東西,還是一份承諾。」最後,她向記者承諾,不久的將來,她會平心靜氣好好與家人溝通,讓他們接受一個真正的她。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