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歲子有性疑惑 前衛母倡正面看待「性」:小朋友愈唔畀做愈想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Candy是兩子之母,在中環Sally’s Toy情趣用品店工作,因家住得近,和兩個兒子不時出入店舖,稀鬆平常。所有與性有關的物件坦蕩蕩放在面前,小朋友好奇心爆發,指著避孕套或皮鞭問東問西,Candy像Google上身,從不閃縮從不說出荒謬的答案,是什麼就說什麼。其中她有一個大原則,讓兒子對性、對自己身體甚至性歡愉,持正面態度。她認為小朋友不是「無性」,他們也會透過摩擦令身體產生愉悅。這點出了「性教育」的核心價值。大部分人自小對性羞於啟齒、覺得禁忌和骯髒污穢,負面感受一蘿蘿。但以負面作為起點,只會令事情變糟。

Candy曾對兒子說:「將來你也許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兒子反問,原來自己可以有男朋友?Candy不想兒子因為性取向感到羞恥或不願坦白,而要經歷「出櫃」。她想兒子一早記得,原來家人並不介意自己的性取向。(李孫彤攝)

我小時的性教育課:零與無知

Candy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讀基督教學校,性教育是零。她很記得媽媽對懷孕的解說是:「屁股碰到屁股就會有BB。」她因此恐慌好一陣子,心想:那搭地鐵豈不是很容易有BB ?媽媽又對她再解說:「結婚一年後就有BB。」但明明她見過夫妻結婚一年也未有BB,有的不夠一年就有。媽媽氣結回說:「你唔好理,總之結婚一年就有BB。」想必一人總有一課莫名其妙的「性教育課」,最後什麼也不明白又不了了之。四年級時倒由同學告訴她,原來乳房是「出人奶」的地方,她驚訝:原來這地方是有用的?

對身體零認識,結婚十年又離婚……她不知道陰蒂在哪、陰唇在哪,不懂性興奮或高潮為何物,連自慰也感覺模糊,Candy經歷的是傳統女人的人生──在某年紀結婚某年紀生子,從不知道性歡愉可以自己給自己,以為一切由男人話事,只好壓抑著慾望。「直至幾年前第一次看到Vera(Sally’ Toy老闆娘)出一條片講G點,我便買了人生第一個性玩具,(那時)才開始探索身體,懂得自慰。」Candy覺得這堂性教育來得特別遲,但她終於知道陰蒂在哪……原來身體是如此,高潮是如此。

這是Candy在情趣用品店買第一個性玩具按摩棒,終於讓她知道,原來性歡愉可以自給。(李孫彤攝)

兒子的性教育課之一:Happy Time及No means no

對比起小時的自己,兒子則更「懂性」。大仔10歲讀五年級,喜歡接觸各種資訊,學校鼓勵他們上網做資料搜集。十歲仔什麼也愛問愛聊,連與同學仔午餐吃隻雞,也齊齊研究荷爾蒙是什麼。

「我不回答,遲早會有人做。你想答案從網上來?從同學仔來?抑或從母親來?與其如此,不如由我先做。」Candy覺得「性」是無分年齡,回想小時「意外地」摸到自己身體敏感帶,覺得舒服就繼續做,沒有什麼尷尬不尷尬或理會社會準則之類。這想必每個人也經歷過,沒有對或錯之分,但總有嚴厲的父母一巴掌打過去,暗示身體不可亂碰。

「見過兒子做功課時時起勁地『捽』雙腳,原來他發現這樣摩擦自己的陰莖好舒服,於是繼續做。我提醒他,那不要做功課,入房做這件事,因為好私人的,就像去廁所或沖涼,你不會在公開的場合做或大聲討論,要顧及其他人的感受。」Candy命名這是「Happy Time」,一段私人也是愉快的時間,她與一般家長都不同,覺得性是開放而且正面,希望兒子喜歡自己的身體,不應該認為忌諱就完全禁絕,她很明白小男生的心理,越叫他不要做,他越想做。

Candy曾很正面地告訴兒子,男或女都會用性玩具令自己覺得舒服,這不是一件羞恥的事。(李孫彤攝)

「你叫他不要吵,他只聽到個『吵』字,越不讓他探索身體,他越會探索。最好給予一個空間,但設下原則,什麼時間或什麼地方才能做。小朋友需要清晰指示,所以你要進一步解釋原則。例如他們問,屋企已經是私人地方,為什麼不可以有Happy Time,然後你要解釋,親戚朋友來了你就不能做之類。」

她藉此同時教育,自己身體的「Private Part」要得允許才可被觸碰,上次碰過不代表下次可碰,每次都要得到允許,別人也如是。「No means no」的原則Candy很早就教,讓兒子明白,人有界線,Say No就要停止,「以免他長大被朋輩影響,以為女生說No等於Ok,這概念一入腦會好根深柢固。」大人一向喜歡「唧細路」,如果兒子說「No」,Candy立即停下,讓他更明白什麼為之「No means no」--每個人也有界線,小孩子的意願也要尊重。

店內有各種BDSM用具,如各種材質的皮鞭,但不是每條皮鞭都令人疼痛,當中不少「有形無實」,聊作情趣之用。(李孫彤攝)

兒子的性教育課之二:避孕套及BDSM中的痛

在情趣用品店出出入入,偶爾兒子會見到引起好奇心的事物,例如某次萬聖節同時出售爆炸糖和避孕套。兒子先被糖果吸引,然後發現一包包安全套,問一句:「這有什麼用?」Candy當自己維基百科,將安全套的成分、物料、用途解釋一次,然後拆開包裝讓兒子把安全套套在手上玩,又反問他:「有人以為安全套好細,戴上去好緊好不舒服,你覺得呢?看看連一隻手也戴得落。」Candy不想兒子對安全套產生負面感覺,便讓他親身感覺質感和大小,然後又說:「例如你可以有性行為,但不一定要BB。每一次準備安全套,也可以保護自己,套住了就不怕細菌。」有時兒子也會問宇宙、殞石之類的問題,連同一些性疑惑,Candy不懂也會上網查。對她來說,性像宇宙像殞石,也是知識一種。

Candy在情趣用品店工作了一年,她有穿環,因為對疼痛很有理解,所以主理店內BDSM的查詢,她自有一套見解。(李孫彤攝)

偶爾兒子在店舖接觸到一些較抽象的物件,例如見到店內設皮鞭等,問為什麼有人使用皮鞭?Candy自己對BDSM(有關虐戀的性行為模式)有一套見解,說這算Physical Stimulation的一種, 有人喜歡皮膚疼痛。她喜歡用食物作比喻,「例如有人覺得辣屬於負面的感官刺激,但其他人喜歡這種味覺刺激。有人接受不了辣,也有人越辣越喜歡,像Physical Stimulation,像我或兒子的老師,穿環或紋身,有人對疼痛的忍受能力較高。」

Candy覺得「BDSM」只是被負面化的名稱,事實上像總有人食麵欠了滴辣油頓覺失色,人的喜好你沒有辦法解釋,正由於屬個人喜好,要尊重對方不吃辣或愛吃辣的喜好,不強迫對方陪你吃辣。即使解答諸如這類不好理解的概念,Candy從不迴避兒子的追問,讓兒子輕微感覺皮鞭拍打手背,問感覺如何。以「正面態度」為大原則,諸如溝通、尊重等,以這大原則為本,就不擔心性失去分寸--因為只有無知和禁忌,才令會它脫繮失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