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種女生】包裝飲品控變「走塑」 女生:超市選擇多是假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小便常常想逛超級市場,即使不買,在貨架上看到這麼多漂亮包裝的新品,也會覺得很快樂;加上我對味道比較好奇、敏感,看見什麼綠茶味的波子汽水,便會很想買來試試。」相信熱愛試新食品,會讓不少女生產生共鳴,正如大學時期的吳婉薇(薇薇)一樣。

不過,要是你跟她一樣明白,實踐「走塑」原是為了重掌生活的選擇;你會發現所謂的「環保」、「走塑」,從來不只為環境、環境和環境。

攝影:張善滿、鄧倩螢

很多人提起「走塑」,只想到塑膠對環境的禍害,你又有否想過,這可能是重拾快樂的第一步?

「從小便常常想逛超級市場,即使不買,在貨架上看到這麼多漂亮包裝的新品,也會覺得很快樂;加上我對味道比較好奇、敏感,看見什麼綠茶味的波子汽水,便會很想買來試試。」相信熱愛試新食品,會讓不少女生產生共鳴,正如大學時期的吳婉薇(薇薇)一樣。「但那些包裝其實是垃圾!」雖然一言驚醒夢中人,三數年間,薇薇亦未免轉軚太快。不過,要是你跟她一樣明白,實踐「走塑」原是為了重掌生活的選擇;你會發現所謂的「環保」、「走塑」,從來不只為環境、環境和環境。

不單重視「走塑」,薇薇更喜歡吃素。「當大學時期花很多時間去dance soc跳舞、做藝術工作,休息不夠,要再去消化咁heavy的東西,其實個人很累。當你一日瞓唔夠6個鐘,當時會諗如何令自己吃得清爽一點,睡覺時胃部不用消化太多蛋白質,感覺翌日會有更多能量去跳舞。」

陷入迷思:為何生活總是忙?

薇薇對「走塑」的思考,始於大學時期。「大學時期參加了dance soc(舞蹈學會),又要做art work,非常忙碌,整個學期每晚只睡6小時。Year 2時我開始問自己『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每一個舉動,又是為了什麼?』。」在餐廳看見餐牌,她會問:「食材是從哪裡來?如何烹調?」走到超級市場,又會問:「為連蘋果也要用膠包著?為何那枝茶要加鹽、加維他命C?」問題一個扣一個,平常人最不想應對,生活最基本的思考,便一個接一個,排山倒海地被她拉扯了出來。「老師、同學約去Starbucks傾project,看到一桌紙杯,我會問我們讀書到底學了什麼?書本上的知識,為何跟生活舉動連繫不到?要做一個更好的人,到底應該如何做?」人一旦睡醒,便難以繼續裝睡,特別是這位問題女生。

「以往去飲飲食食都開心,但漸漸覺得,原來這種快樂很短暫,而且是別人給予的快樂,像是別人告訴你喝可樂很開心,還是我自製飲品,是在自製快樂?」
「走塑」女生-吳婉薇說。

跟朋友一同鑽研食譜,大膽嘗試,成為了薇薇的快樂來源,正如這杯紫蘇特飲。

「嫲嫲好喜歡種薄荷,令我煮米粉也會加上幾片薄荷葉,感覺得好fresh、好特別。」這位女生喜歡吃素,不多不少也有點遺傳。

自製飲品,自製快樂

「以前出街逛商場,看見超級市場就一定會行,去飲飲食食都開心,但漸漸覺得,原來這種快樂很短暫,而且是別人給予的,像是別人(廣告)告訴你喝可樂很開心。還是我可以自製飲品,是在自製快樂,而非機械式地被給予選擇?」「沒錯世界各地飲品都可以在超市買到,但試真點,其實味道非常相似,再看看包裝,又是香精、添加劑與防腐劑,現在想起來就發現其實沒選擇。」薇薇無奈地形容。

既然天生對味道好奇又敏感,她便想出應對方法。「小時候已喜歡下煮,那時可能被廣告影響,只喜歡做漂亮夢幻的食物,如蛋糕。現在我會想,如果不靠化學物,可以如何做到那種味道。」喜歡吃芝麻沙律醬,便試試用腰果醬加花生醬、蛋黃醬等,原來再加點酸(醋),就可以做到;要喝珍珠奶茶麼?寒天粉做咖啡凍代替「塑化劑」珍珠,有嚼頭又有滿足感;跟朋友一起發現紫蘇葉含花青素,遇檸檬汁會變色,用來泡特飲最好玩。「說回來其實要多謝標籤,現在我最喜歡問家人、男朋友,要他們猜猜那食物到底是如何做到!」薇薇瞇起雙眼繼續說。「生活原來可以人性化很多,滿足了自己,快樂也踏實得多。」

環保袋、食物盒、飲管、玻璃瓶都是必備品,特別是外出買菜的日子。「自備工具去買菜,最大好處是預份量較好,三個盒、兩個袋,便不會多買了,其實買太多放雪櫃也易浪費。」

薇薇除了從事藝術工作,也是大埔生活書院的「食物研究員」,正跟同伴建立一個認識可持續發展食物的空間。

「體貼式走塑」拉近生活

減少使用膠飲管、自備購物袋也是「走塑」方法之一,但這些方法,很多時只換來一句「麻煩」,薇薇一樣經歷過找不到「同伴」的沮喪時期。「我曾經跟舊同學去老師的家中拜年,很尊敬的他竟然拿了即棄膠杯出來招呼大家。當時我唯有拿出自己帶的杯,同學們彷彿都覺得我在『搞特別』。人對不理解的事情,或多或少帶有惡意。」薇薇後來悄悄地送老師一套茶杯,同時又領略到只有體貼地了解別人的運作,才能有效實踐所想。「如果你老是一副高高在上『我是很環保』的姿態,而非真正體貼別人的想法,便可能有不良反應。要是在街市買菜,記得在姐姐秤菜前遞出環保袋給她;如豆腐檔很忙,便應該稍等一下才要求將豆腐切開放盒子。」薇薇如數家珍地分享。

「走塑」背負的想像,比單純地為環境著想更多,正如選擇吃素,背後亦載滿媽媽往日炮製蔬菜料理的溫馨之情。

在開展「走塑」生活後,最令她意想不到的得著,是與人的關係,竟不知不覺地拉近。「在茶餐廳拿出自備飲管,想不到有姐姐走過來研究我們的工具;又有鄰座的食客表示心動想試。有些常常光顧的店,更會窩心地自動替我走飲管。」薇薇還笑言,期待將來叫凍飲「走飲管」,正如「少甜少冰」一樣普遍。「能跟本來冷漠的店員有多些溝通機會,都是在走塑中令人感到快樂的事。」「其實我發現生活每一個舉動,所花的每一蚊,都像投票似的,我們都正在『投』出未來想要的生活與世界。」薇薇如是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