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秘密兄弟會邪惡戀愛觀:講求攻略 團隊「覓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PUA / Pick Up Artist。這是一個戀愛地下組織,成員清一色男人。你無法在搜尋器搜尋它,從前成員靠telegram或whatsapp聯繫,他們每月定期在登打士街或高氏大廈樓上café聚會,幾十個陌生男人碰面high tea,別人不知道他們有多神秘,和有多詭異,猜不中男人口沫橫飛的話題竟是愛情。記者找到五年前已是核心成員的惡魔先生,他大學一畢業就加入,今年27歲,他一本正經說,聚會是為了戀愛技術研究,和聯誼,一聽見「技術研究」,就知道絕非什麼正大光明的戀愛觀。惡魔先生用了「邪派」形容。

五年前的百多人開枝散葉到七百位「兄弟」,今時今日為了搵真銀,地下組織一些骨幹成員走出地面,開班授徒,技術和秘密當商品賣錢,要女人也要錢,付錢的男人又再形成新圈子。另有成員繼續地下化,有自己秘密獵食圈子。惡魔先生說,成員做的事不符合道義,不然一拖一就知足。如果邪派只不過不專一,似乎未夠邪,更多的「惡」他沒坦白道出。那故且當冰山一角來窺秘這故事。

另一些複雜的關係,包括SP、曖昧、偷食、雙方都是彼此的第三者之類。(陳焯煇攝)

由惡魔先生的經歷說起……

惡魔先生說了精警一句:「以前圍住女神轉,但今日自己變成男神,被女人圍著轉。」他說時露出沾沾自喜的笑,22歲可以作為他的人生分水嶺,因為加入了「戀愛研究社團」。22歲前他被萬人迷和英俊校草遠遠拋離,自稱比觀音兵好少少但都是觀音兵的他,五年後的今天,一拖三,playboy形象,自稱在女人堆中被捧為男神。精警之所以精警因為它像一句浮誇的廣告語,而有人純真地說出。惡魔先生推祟「成功學」,不過他成功的次序先是愛情,後來才是事業,他說,男人有錢但無魅力,無用。「愛情是錢買不到的能力。」他說。

惡魔先生牛高馬大,樣子雖不算突出但順眼,22歲前拍過四次拖,聽來不俗,他說自己留不住心愛的女人,比下有餘但比上不足,「很有危機感。」女友總被更優秀的男人搶走,自己只有被選擇的份兒。「欠缺吸引力,我最大的問題。」他說。五年前香港只有百多人研究「戀愛學」,惡魔先生偶爾找到FB 群組加入,開始跟一堆不正路的男人鑽研戀愛心法,認識了圈子內非常出名的導師(下稱教主先生),教主先生多教Day Game,即日常生活中溝女,或教玩Social Game,如Speed dating、上興趣班之類,後來行商業化路線;另外有些派系專教Night Game,玩夜場不正常關係,屬於更地下的社團。

做人不是該真誠?喜歡對方應該直接表達愛意,等待她的答覆?但教主先生說,傻的,欲擒故縱。像古代用兵法打仗,惡魔先生聽了很雀躍。

「有策略,有組織,那時像秘密社團,像黑社會,但又不是。我被神秘氣氛吸引住。」惡魔先生告之組織內的代號,例如「Full Close」是指和對象成功上床,「One One」是指一拖幾之中的正印,「One One +」是指正印以外的情人。在茶餐廳,在酒吧,大家用秘密字眼繼續說風流事,巧妙將非社團成員隔離。

夜場玩樂令人放鬆,場內不乏年輕女性。(資料圖片)

Night Game

聞說Night Game是一種「蘭桂坊」的玩法,惡魔先生眉飛色舞開始說,我們好有組織性落去蒲,分不同的技術,其中有一種,兩至三個兄弟落去玩,一早夾定誰是「主」,誰是「副」,「主」有優先選擇權揀搭訕的對象,剩下的對象再由兄弟選擇。

「副」的主要目標不是溝女,協助「主」成功溝女,如搞氣氛,吹捧「主」的能力。一班女仔落酒吧飲酒,會保護自己的姐妹,「副」另外做的是Mark實班姐妹,分拆她們的防攻。「主」成功拎到電話或約會,再回來協助「副」溝另一個,隊制形式,每一個兄弟都有斬獲,皆大歡喜。

「一堆男生落夜場玩,公平競爭,沒有策略,我唔得你也要唔得的心態,攬炒注定失敗。」惡魔先生繼續信心爆棚說:「蘭桂坊玩短期關係,即一夜情,成功率通常很高。」「真的咁容易就成功?」忍不住問一句。「都可以咁講......」他有時沒有用堅定的字眼。

大數法則

「受傳統道德觀和媒體教化,大部分人在愛情前像小朋友一樣,太情緒化,太感性。我們這班兄弟,用邏輯、理性的方法行情感之路。」惡魔先生說入了會後,從此對愛情沒有任何疑惑,女友鬧分手?plan A或plan B,一切系統化處理。其中「大數法則」就是他所說的一種理性策略。

「一般男生怕失敗,不敢嘗試,一年或兩年才追一個女仔,十年過去可能只嘗試追五、六個。我們講求量大,自然容易中標,你一年追10個或20個,甚至100個女仔,死試爛試,不怕失敗,成功率越高。」我要活得比任何人更精彩——是惡魔先生最初的願望,一開始覺得好威,別人一輩子只拍三次拖,我拍過三十次拖,我一世人等於你十世人。他說沒有解決不了的戀愛難題?怎可能。這個不行,就Burn了她(Burn,組織術語,指飛咗佢。)再找下一個。「我們隨時可以Next,一秒就解決,沒有疑惑,其他兄弟卻好執著一個,一定失敗,才如此煩惱。」惡魔先生說。

「外人覺得我們邪,我卻真心相信我們盜亦有道。」惡魔先生說。(iStock)

演化心理學

惡魔先生嬉皮笑臉說起某次分手經歷,女生傳他一句訊息:「一世人流流長,總會遇上幾個人渣。」那期《志明與春嬌》熱傳金句,她是他玩厭了就飛的對象。「我覆佢一張哈哈笑的臉。」他同樣哈哈笑憶述三年間當Playboy麻木到如行屍走肉的日子,人渣就是他的代名詞。頭兩年像有吸毒的感覺,像身在天堂,回頭報復曾對不起他的女生,殘忍說一句痛快。玩完幾年,他學佛後怕業果報應,有收山之意,見著其他信徒有自己從前的影子,迷入去一段段複雜的聲色饗宴中,惡魔先生說,沒有人性沒有道德,每一個女人都面目模糊,互相操控和玩弄。

「能力越大,開始心邪,權力令人走火入魔,和其他兄弟鬥誰最多Full Close女友。」他會跟兄弟開句玩笑,將來有仔女謹記Check DNA,可能報應報回自己頭上。

惡魔先生覺得世界不只自己卑劣,「不正常關係比正常關係多出很多,純情女生都一腳踏兩船。」即管他沒有告訴我更多邪派故事。什麼惡令他想到報應?有些話問到盡他保持了沉默。訪問過程中,他說起自己會用「隱喻」之類的說話技巧,把信念、含價值觀的講法,植入對話中;他也善於人前把自我價值提高,用言語,用行為,名曰「先成為,後擁有」。

戀愛地下組織之所以地下,成員是少數神秘的一群,來自各種職業,醫生、律師、警察、有錢佬、職業賭徒,洗腦班導師,生意奇才,也有像惡魔先生一樣,不用費心事業的建築公司太子爺,互相交換情報,不犯法但把愛情利益最大化。他說他們相信演化心理學那套,人類兩大目標,生存和繁殖,把物質那套實踐到最盡頭。

「好多事是天性使然,我們是社會上少數害蟲,影響不了社會結構。如果成個社會的人都做,社會只會無盡退步。」談到這裡,聾啞人士拿著平安符走來,彎下腰,向我們兜售,惡魔先生迅速看我一眼,掏出了金錢,卻沒有接下平安符,微笑,表現出屬於高價值的慈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