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婚紗】手工、用料大不同 店主:每件婚紗背後都有故事

撰文:江旻蔚
出版:更新:

愛可以跨越時間,因為不論時間、地點、環境,愛都會存在;而婚紗就正正代表愛的另一個階段,代表一個祝福,而不同年代的婚紗更可反映當時的潮流、政治環境、女性地位等,正如Tadpole Studio創辦人蚪嬸所說的,古董是有自己的語言及文化的,懂得欣賞及保護這些歷史價值,才值得尊重。
攝:楊程

不論是幾十年前的婚紗還是蚪嬸親手造的仿復古婚紗,都可在Tadpole Studio找到,而且款式也應有盡有,不只是大家心目中的長袖、斗篷,也有不同的剪裁及物料。(圖片由受訪者提供;攝:蚪嬸;代妝:AliceTak)

西環本身的氣質本已不太像香港其他地方,走在卑路乍街,你會經過一條長長的隱世樓梯,兩旁有幼稚園、住宅、教會,也有幾家小舖、創作室、展覽室,不說也不知,當你經過一家沒有名牌沒有號碼沒有公司名的白色小店,裏面其實就是復古婚紗的朝聖地:Tadpole Studio。開業了十一年的Tadpole Studio在香港可說是歷史比較久的復古婚紗店,本身以為創辦人蚪嬸(也稱阿蚪、蝌蚪)是因為熱愛婚紗才開這家studio,但原來,工作室是蚪嬸遇而安的經歷。

工作室沒有門牌沒有店名,因為蚪嬸希望以傳統人傳人的方法把小店的名字傳開去。
古董婚紗需要很多知識才可以深入了解,當時以為沒太多人懂。
復古婚紗其實很難打理,尤其香港濕度這麼高。蚪嬸平時對她的婚紗也很溫柔,一枚鈕扣一顆珠子都小心翼翼。

回到過去的路程

尤像一家法式小店,黃色的燈,周圍充滿有趣的小擺設,蚪嬸將這裏形容為一個尋找幸福的地方。本身修讀時裝設計,年輕時亦跟隨過一位舞台服裝師傅當學徒,2006年接手這家原屬另一個親戚的樓梯旁的小店,由剛開始賣時裝,後來才發展成現時的復古婚紗店。

「我本身做人沒有什麼特別計劃的。原本中學畢業後是想去當護士的,但朋友問我要不要陪她一起讀設計,又覺得沒所謂,就去了。」讀設計為蚪嬸打下了造衣改衣的基礎,現在才可以為客人修改或親手造婚紗。

除了婚紗,蚪嬸也會找一些復古頭飾,同時也會自製。

「後來我其實想去香港演藝學院進修舞台服裝,因為可以給我很大的空間發揮創意。頭三次的面試都失敗了,到第四次,老師認得我說我有毅力就收了我,可惜暑假差不多完的時候他們才說要把學費退回給我,覺得我還是不太適合。」雖然毅力得不到回報,浪費了幾公升的淚水後,上天也對蚪嬸不薄,安排了她跟隨一位老師傅學造舞台服裝,亦令她對布料有更深的了解認識;後來師傅移居美國,蚪嬸亦開展了小店的生活。

雖然對人生路沒所謂,但蚪嬸不論做什麼都很用心,因此當初賣時裝也得到了一班熟客的支持;後來客人慢慢踏入適婚年齡,蚪嬸才因應她們的要求而開始賣婚紗。

「起初店裏只有一、兩套古董婚紗,因為覺得不會有太多人認識,也覺得古董婚紗需要很多知識才可以深入了解,當時以為沒太多人懂。」後來機緣巧合下,蚪嬸開始寫時裝專欄,為大家介紹vintage婚紗的知識,亦見愈來愈多人來到Tadpole Studio找蚪嬸。

+1
婚紗是一門藝術,需要布料、設計、圖案、材料的配合,更要花上當時那個年代的婦女的精緻手工。

Vintage婚紗的獨特美

如果面前放了一套復古婚紗,我們可能都會覺得很美,但就未必懂得形容美在哪,什麼值得我們留意;但蚪嬸就可以細細告訴大家裙子所屬的年代、歷史、布料、蕾絲、設計、剪裁特色……

「婚紗本身就是種藝術,而復古就是有種不同的味道!最喜歡二十年代的婚紗,它們的精緻手工是沒人能及的;三、四十年代就來得比較簡單,很實事求事的,但布料比較硬;也很喜歡六、七十年代的婚紗,感覺很跳脫,看着就覺得好開心。」研究復古婚紗的過程,身邊應該被很多的lace包圍吧。「很奇怪的,我本身是不喜歡蕾絲的,但我很欣賞每條裙的布料、蕾絲的pattern、手工、設計,代表了當時造婚紗的婦女心中想說的。」

做着做着,蚪嬸也變成收藏家,會好好收藏有特別意義的婚紗。圖中這條裙也是蚪嬸的收藏之一,這條來自五十年代的裙子上一位藏家連同裙子、照片及結婚證書賣給蚪嬸的;而這裙子的蕾絲特別脆弱,需要以膠袋抽真空處理,放在一個長期抽濕的環境,所以也無緣見到真身了。

不同年代都各有特式,所以蚪嬸也引入不同種類的婚紗。「不同年代的婚紗我都會買回來,一手、二手的都有,多數來自美國、法國、北歐等國家。」蚪嬸笑言自己的英文不太好,但對大家來說,她擅於說婚紗這本「歷史書」的語言不就好了嗎?

就算我可以仿造這些婚紗,感覺也很不同,手感、輕重、氣味是模仿不了。
+3
工作室貼滿客人對蚪嬸的感謝卡,因為蚪嬸除了尊重婚紗,更會把最好的都給予一對新人,用心經營,大家也用心感激她。

對復古婚紗的尊重

古董有自己的語言,要花時間去看懂;復古也有特定的氣質,不是每個現代人也穿得漂亮。也許因為蚪嬸本身有種藝術家性格,所以她是會很率直地告訴客人,你好像不太適合穿復古婚紗。

「我會告訴她們另作他選,或者讓我重新為她們訂造合適的婚紗。不是說她們不美,而是要有合適的性格、輪廓、比例,也要配合場地才可以。」應該沒有比蚪嬸更嚴謹的人吧。「我不是要你喜歡我,但若果我的婚紗不能把你的美推向高峰,何不到別處找你的幸福?」

這家隱世小店就座落於這樓梯的一旁,路真的很難找,但卻阻止不了來自澳門、台灣、英國的朋友來找蚪嬸。

客人來到Tadpole Studio,除了作普通的了解,也要慢慢跟客人解釋vintage婚紗的點滴;在過程中,雙方都要放開自己溝通。「沒有絕對的安全感和信任,就不要來我面前。」是很嚴謹,但客人都會很感激蚪嬸,「很多人都成為了朋友,有些更會抱着我哭着說謝謝。」

但市面上出現了更多的復古婚紗店選擇,蚪嬸也坦言客人比以前難「服侍」。「以前好像比較好,新娘會懂得包容裙子的瑕疵,反而會教導丈夫說裙子偏黃、有不完美的地方是正常的;但近幾年,包容好像少了,而且丈夫也會有要求說要性感一點,不喜歡復古婚紗太『密實』,不太懂得欣賞古董語言、文化。」

「就算我可以仿造這些婚紗,感覺也很不同,手感、輕重、氣味是模仿不了。當然我不會抹殺現代風格或自己造的,但分別就一定有的,要尊重古董的歷史。」

蚪嬸可說是邊學邊做,有很多知識、經營手法也是客人教她的,就連Whatsapp也是當初客人叫她用才知道是什麼。

蚪嬸也是古董?

有時候會想,蚪嬸如此輕易駕馭古董的語言,年近三十的她笑言自己本身也很「古董」。「我的老公是我的初戀!」他們相愛的經過簡直就像七、八十年代的電視橋段:被安排一起工作、到鳥語花香的地方拍攝、二人也剛好乎合大家的擇偶要求;經歷磨合、溝通,大家也有共同的美學觀念,就順理成章拍拖、結婚。

如果說婚紗是個universal language,代表對一段婚姻的祝福,那麼,復古婚紗就是祝福的傳承,見證每一句「我願意」。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