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為「食花生」當夜間的士司機 每程情慾背後:旁人難以審判

撰文:林可欣
出版:更新:

的士司機與乘客大概是最親密的陌生人,今趟車之後,不相往來,乘客把車廂都當成私密的空間。80後的白告,一年半前當起的士司機兼網絡作家,在社交網站開專頁「我的你的紅的」,連載遇過的奇人奇事,至今吸引1.2萬人追看,最近更出版同名新書,記錄逾60個車廂故事。
醉酒或偷情男女車上翻雲覆雨、少男少女告白離合、港爸媽打仔訓育、援交妹妹欲拒還迎。車廂中每天上演不同真人騷。這個的哥說:「原來電視劇入面嘅情節同複雜關係,就發生喺自己身邊,只係你唔知,親友唔知,只有喺的士揸緊車嘅我知。」

夜更的士司機如白告開工12小時,由下午至凌晨四時多遇上黑夜故事。(黃寶瑩攝)
+14

白告,當夜更的士司機一年半。當初大學中文系畢業,做過補習社導師,天天面對家長學生和課文筆記,自覺工作乏味單調。他想在香港體驗「工作假期」,決定入行揸的士,在車廂尋找眾生百態,為「食花生」,亦為找題材寫作。

每天下午四、五時他才開工,車跑了兩轉,就轉入了夜晚,挑夜間是有原因,除了路上車流較少、行車較暢通,攔截的都是一段段情慾,「遇見最多嘅就係偷情男女,同埋做完生意嘅援交女子。」山林道一帶盡是酒吧和時鐘酒店,白告經常在那裏等候交歡後的客人。但他說,偷情男女不限於山林道,任何地區,總會遇上。

「見客」的中年靚姐

Michelle這夜步出九龍灣商廈,離遠看到她的短西裙和黑絲、還有深色胸圍在白色雪紡衣底下若隱若現,白告都覺得誘人。她風騷地步近的士,挨近窗邊問:「過海去唔去?」。近看她的面容,額頭皺紋標誌大約年齡。這中年靚姐上車立即撥電:「喂,程生?我上咗的士喇,過緊嚟你公司,你想我上嚟定去第二度?」。通話結束,她趕忙補妝、噴香水。「見客啫,都要咁隆重?今時今日嘅服務態度,的士佬真係望塵莫及。」白告心裏暗忖。

白告說過了晚飯時間、深夜步出商廈的,多是瘋狂OT至不似人形的OL或打工仔。(黃寶瑩攝)

九時多還要見客,打工仔超時工作見慣不怪。這個鐘數道路暢行無阻,的士穿過東隧,很快便過海來到第一個目的地太古。程生不是咸濕伯父或中年阿叔,而是穿着英式紳士款三件頭西裝的年輕男人,再披上大褸,看上去像占士邦,好有型。「Michelle妳話去邊度好?師傅你上東區走廊向中環行先。」然後車上男女開始對話。

「我諗過....」Michelle很快就被程生打斷思路:「點,得定唔得?」

「得,但係....」Michelle話音未落,立即被載到第二個目的地:「師傅,麻煩你去港麗。」

「但係......你會唔會俾人知㗎,你唔好太過份呀......」

「得就得啦,我唔會俾人知啦,我似會四圍唱咩?至於過唔過份,睇你想我買幾多嘢囉。」九龍灣商廈群有幾間保險公司,白告從其上車地點及對話,推測中年靚姐應是一名保險經紀。

他倆應不是情侶,但程生很快已一手攬住Michelle肩膀、貼着她的嘴唇。Michelle似乎有點抗拒。前座的司機白告後悔沒有把倒後鏡位置調低,不知道Michelle有否推開這個男人,只聽見一連串衣服摩擦的聲音,她無法張嘴說話,只能口齒不清地吐出「唔,唔」、「唔好咁快啦」,那男人高大,高度剛好,露出勝利者的笑容框在倒後鏡上。

其他文章:兩姊妹深圳跨境往九龍上學 港爸:讓女兒長大後決定生活的地方

從倒後鏡中,的士司機可以看到很多私密的情景,白告亦多是聽聲和對話推測劇情發展。(黃寶瑩攝)

「放心,今晚有排玩,我同老婆講咗唔返去㗎喇,你一陣都諗吓點同你老公講,我唔要有電話打嚟嘈住我。」

老公不久真的來電。「喂,老公?我未返呀...」、「我估今晚應該都係公司瞓㗎喇,唔使等我返嚟喇。」Michelle以為男人多愛嫩妹,反問他:「我唔老咩?」以為能取消今晚的交易,反而換來多一句:「妳只係成熟啫,一啲都唔老,仲好鮮艷,係女人最索嘅時刻。」然後讚她皮膚比很多年輕女孩白滑。

那短短十多分鐘車程,Michelle反覆表達過意願,卻被程生一語中的道出事實:「唔咩想,你𠵱家先話唔想,你老公夠唔想輸錢啦。」Michelle再沒抗拒,被要求下車用Telegram傳送酒店房號,開房等候。Michelle婀娜多姿地獨自步入酒店。白告以為只有膠劇上演的情節,今夜真人真事發生。「你情我願的交易與關係,賺取的是辛苦錢?」白告心中疑問。

大快朵頤過後,肥佬回程途中,口沫橫飛向白告分享召妓經歷。大概內容是,不論他試過的妓女、援交妹或PTGF,都在販賣尊嚴。(黃寶瑩攝)

一程車的交易

很多交易,都在車廂中達成共識。一個女孩被中年肥佬摟着上車,說是送她回家,其實意猶未盡,車廂傳來衣服摩擦聲。「你...唔好咁啦,我哋交易完咗㗎喇。」中年肥佬立即放了張五百蚊紙在女孩衣領,提出:「包起你呢程車,OK?」。女孩從胸前取出銀紙,意即拒絕,動作未完成,肥佬已伸嘴啜啜聲地吻她。

「你推開我?你收咗錢㗎,我口好臭咩?臭得過你隻臭雞?」一字一句不是咬牙切齒地責罵,而是以溫柔的語氣反問,這更令聞者心寒。「喊呀?喊就唔好出嚟做,由得你老爸無新藥食,佢都幾多歲話?50幾都差唔多㗎喇,留條命喺度睇住個女折墮,畀返啲錢我,我即刻落車。」語畢車廂一片沈默,只見女孩的露肩裝上有牙印痕跡,她低頭思量。

一段隧道的路程後,她似乎下了決心,這回到她主動抱着肥佬,與他來個濕吻,不久半彎下身子,倒後鏡見到的只有肥佬。下車前她被長長一吻,肥佬說會介紹朋友來光顧:「記得態度好啲,咁就搵到錢醫病㗎喇。」女孩沒回應,頭也不回急步跑入屋邨,那程車她多賺了五百元。

司機:旁人無法審判

白告無法知道下段劇情或結局,卻見盡幕幕談判與交易,段段情慾橫流車廂。有人為快感,有人為錢、有人為簽單、有人為家庭,於是販賣肉體和青春,還有尊嚴。哪裏都有供求市場,「沒有是非對錯的,旁人無法審判,只有主角才能判斷值唔值得。」

白告在車廂見盡人生百態,聽見乘客真情告白,不時與他們對答、慰解。他滿腦子都是乘客的故事情節,全都寫成新書的故事。書中最多的原來是都市男女的愛恨情仇,他們怎樣在車廂上演?請看:賤男哄女友援交 的士司機見証情愛貪嗔癡 「電視劇咁複雜荒謬」

有網民看畢白告的文章,質疑內容孰真孰假,白告卻為他遇過的各種故事解畫,連載這些車廂故事一年半,寫盡大城小故事,他背後有什麼訊息想說?延伸閱讀:中文系大學畢業生當的士司機 不認為是浪費:這也是一種體驗

當初開facebook專頁,只想紀錄每天工作所見所遇,白告喜歡寫作和揸車,卻沒想過:「揸車、寫吓嘢都可以出書。」(林可欣攝)

《我的你的紅的TAXI》
作者:白告
出版社:點子出版
售價:港幣88元
今年灣仔書展於點子出版社1A-B16攤位有售。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