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系大學畢業生當的士司機 不認為是浪費:這也是一種體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嘩,師傅你都幾後生㗎喎。」不少乘客甫上的士,看見前座身穿恤衫、白領裝束的80後司機白告,都不禁這樣說。這位文質彬彬的司機,還是大學畢業生,畢業於中文系,難怪有幾分「文氣」。投身職場7年,白告做過汽車雜誌編輯、補習社導師和辦公室文員,白告還是喜歡當的士司機的自由自在,而且後座上傳來的故事,比那辦公室裏的空調還更重要;打從第一天「起錶」,他就開了一個Facebook專頁,把後座千奇百趣的故事,娓娓道來,至今吸引逾1.2萬人追看,最近更出書當作家。這80後的士司機沒料過在香港寫文都能維生,他還有什麼寫作大計?

白告這樣覺得:「電影電視入面啲的士司機好多時都聽到主角講自己嘢,所以做的士呢行應該多故事聽」,於是入行揸的士。(林可欣攝)

+14
+13
+12

揸的士當成working holiday

香港早有9A狀元棄厚職揸巴士,大概每位喜歡車的男孩,都曾有一個信口開河將來要做司機的夢。白告,也不例外,自小喜歡遊車河,乘風馳騁的爽,剛滿18歲急不及待去考車牌,除了貨櫃車及重型貨車牌外,他其它車牌都有。畢業後,還曾於汽車雜誌任編輯,是少有能集文字與汽車於一身的工,採訪報導駕盡各大名貴房車。「未試過以揸車維生,原來揸的士開工日數時數可以自己控制,又沒有辦公室的人事關係,司機個個獨立工作,少好多嘢煩。」

揸的士以前,他還做過補習導師,自覺工作圈子窄狹,男孩想念自由,欲申請到日本工作假期落空,便決定「揸的士」當成自己的working holiday,好好馳騁一場熱血的夢,「想向外闖、見識多啲唔同嘅人,也是體驗生活一種。」

白告在車上聽見別人的對話與遭遇,自言入行這一年半來,變得更有同理心:「有時大眾批判與公審一個人、一件事好容易,但從來不知道當事人背後有口難言的苦衷。」(林可欣攝)

愛看金庸小說

揸的士,何必花四年讀大學唸中文?他說,揸夜間的士的同時,也曾幹過另一份全職,是坐在辦公室中做行政工作,但他不願多提,笑言辦公室不及一個司機位的自在,「辦公室」工作「好煩、好多嘢」,更肯定那裏沒有自己的將來,倒不如多跑幾轉的士。白告愛看金庸小說,對劇情有無限想像,愛邊看邊思考故事意思,於是,他把的士後座每程的故事都看成「金庸小說」,將奇遇寫成故事,網上連載,更獲出版社青睞,替他出書,倒算沒有浪費多年練習的文字。

賤男哄女友援交 的士司機見証情愛貪嗔癡 「電視劇咁複雜荒謬」

有網友讀者看罷故事,質疑內容孰真孰假,覺得純屬吹水老作。這的哥兼網絡作家卻說:「要親身經歷方知,這世界真的如戲劇般奇情和荒謬。」(林可欣攝)

抱着記者精神揸的士

曾戲言為「食花生」聽人生百態故事而揸的士,但能聽故事的工也有千百種,何不當記者?白告毫不猶疑道:「就好似你做記者咁咋嘛,一樣將不同的故事記下,寫出嚟呈現返當時情節,等啲讀者自己思考當中意思。」書中可謂餵飽讀者的眼球,寫為銷售保單救欠債夫的中年靚姐、偷情男女車上翻雲覆雨、PTGF、少男少女離離合合、港爸媽打仔訓育、同志和跨性別人士車上出櫃等等,影院銀幕都搬到車上去,有網友質疑白告老作,故事情節幾分真,幾分假?白告:「未親身體驗過,我都以為呢啲情節好似電視劇咁假,但真係聽到、見到先知真係咁荒謬、奇情!」

盼讀者看花生後有所反思

曾豪氣地在大氣層拋下為體驗人生百態而揸的士,筆下卻寫花生、男男女女的貪嗔痴?「想大家唔係淨係食花生或睇完就算,我希望將自己以旁觀者角度觀察到社會發生嘅事,寫返出嚟,帶出體會同反思,讓讀者思考背後的價值觀問題、當事人的選擇等等。」例如書中有個去中秋節家庭飯局的「無禮孝順仔」,細心扶親母上的士,卻於車上數落父親「二奶」。「如果其他人喺酒樓見到個後生仔對『後母』咁冇禮貌,可能會話時下啲年輕人冇大冇細、唔識禮數點點點,但如果佢哋見到的士嗰幕同對話內容,又會唔會咁指責個年輕人呢?」

白告說夜更遇過最多是偷情男女和援交女子,這類故事很吸晴,但他只選了部分印象深刻的寫進新書。(黃寶瑩攝)

面對生離死別

除了男歡女愛,有一類故事他卻沒寫在社交網站或新書,感觸甚深。「每日都有好多人要去醫院見最後一面,他們慌忙、哭着上車,車子邊走,他邊哭。有時聽到他們緊張講電話,有時流着淚說:『司機可唔可以開快啲』。」後座的人悲慟傷心,前座的白告也跟着心酸:「我有時真係激動到超速,睇吓(路邊)有冇影相,冇嘅話我就衝喇。隔籬啲車一定以為:『黐線,個的士佬癲咗呀!?』,但唔知道,車上面嘅人趕住見最後一面,可能就係爭少少,今世都可能冇得再見。」白告說着,比往常的語調激動得多,而這份感觸,難以書寫出來。他說,當的士司機以前,未曾感覺接近死亡。

如今幕幕真人騷每天車內上映,白告說無法完全掌握當事人故事的來龍去脈,但從短短一程車的對話和情景,已感覺到世界複雜得難以想像。(黃寶瑩攝)

每人成功定義不同

不少乘客甫上車都對眼前這年輕司機稱奇,「一般人好難想像有咁嘅年紀嘅的士司機,我咪話其實呢行有好多後生嘅師傅,不過佔全行比例好少,你哋冇遇到啫。」他沒多向人解釋自己何以有大學學歷還跑來揸的士,家人為此亦曾有微言。「人各有志,我不覺得大學畢業揸的士是浪費,每人對成功定義不同。而且揸的士要搵到多啲錢,都有技巧同好專業㗎!」

當初打算「體驗生活」而揸的士一年,然後再想前途,如今揸的士也能出書,白告沒料到將自己所見所聞寫成文章也能維生;第一本著作出版後,他期望能以文字帶來更多工作機會。「唔知有冇其他廣告或合作機會㗎,當然希望多啲人認識。」他打算試揸日更(清晨4時至下午4時)或新界綠色的士,「日頭同喺新界遇到嘅人應該都好唔同,例如朝早趕返工返學呀、要去趕見工嗰啲呀,相信呢班人會有其他故事。」

其他文章:最後的人力車伕 走過回歸、沙士、佔中 每日等運到做乜唔退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