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者的愛情.四】從金庸小說認識愛情 盲女:想嫁給健視的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Jody帶着她的導盲犬到實習的公司工作,下了班又帶着牠穿過鬧市,走至海邊。我們在海旁的草地上談天,她留着馬尾,薑黃色的裙與夏日的天空配在一起,本是青春的美麗。Jody說她能見到我的身影,但我是男或女,她要很近很近才看得清楚。

攝:吳煒豪

(此為視障人士愛情報導系列之四)

半歲前,家人把玩具車推到她身邊,想逗她玩,但Jody卻沒有反應,眼睛亦不會隨人移動,後來去健康院檢查,他們才發現女兒視力有問題。一家人追查原因,就連遺傳科也看過,醫生始終說不出問題所在。

22年過去,她看過許多醫生,到過不同醫院,不但沒有結果,視力還一直退化,現在的視力只剩下狹窄的柱體,隱隱見到光與影,看字要用放大機。所以她不得不在盲校成長,住了兩年宿舍,直到中二時才轉到一般學校。在盲校的日子,班上只得三個女同學,最受歡迎的永遠是眼睛較好的那個。「盲人很膚淺,你把聲好聽、溫柔,他們就會喜歡你,但我肯定不是他們喜歡的聲音,因為我不溫柔又不會扮溫柔。有時眼睛比較好的同學說某某女生生得靚,其他同學聽了就信,但我覺得靚又關你什麼事,靚你又看不到。」

她忍不住笑了,美麗對她而言不如善良做人,天下最醜的不是滿臉豆皮而是心地不好。她的眼睛看不見了,但除了雙眼沒有焦點外,她與普通少女無異,她會自己梳馬尾,又會到時裝店買時興的裙子,年輕的皮膚用清水洗臉也沒有毛孔。Jody確實是個可人兒。

「盲人很膚淺,你把聲好聽、溫柔,他們就會喜歡你,但我肯定不是他們喜歡的聲音,因為我不溫柔又不會扮溫柔。有時眼睛比較好的同學說某某女生生得靚,其他同學聽了就信,但我覺得靚又關你什麼事,靚你又看不到。」
Jody

在盲校生活,Jody一直不覺得自己與人不同,直到小四有次到一般學校交流,她才發覺有一些別人做到的事,她未必做到。

「我不乖的,小時候我很男仔頭,話很多,喜歡作弄人。那時同學都愛玩熒光棒,我會一根根剪開,看看到底裏面是什麼。」她頭一次接觸到愛情或者聽到愛情兩個字,都是從金庸小說中看回來的。那時大家都是用錄音帶,Jody一到暑假就抱着錄音機聽通宵。她最喜歡的金庸小說是最近電視熱播的《射鵰英雄傳》,因為劇情沒有其他的苦情。我問Jody是不是喜歡郭靖的忠厚老實。她笑說:「小說都是虛構的,當然有幾好作到幾好,但世上怎會有這種好人,我欣賞一些見識廣博一點,不囂張的人,不喜歡愛認叻的人。」

如果看得見 哪裏都可以去

這是Jody快將踏入社會的最後一個蜜月期,現在她在大學讀三年級,學校分組時難免要跟男生一組,但Jody說他們都沒有欺負她,有時反而是她反過來欺負他們。以前她沒有什麼男生朋友,外面的人和盲校的同學不一樣,盲校的同學從小就認識,說話可以直接一點,有時不用說話,對方已經懂得;可是外面的人,好些東西她需要事先交代清楚,簡單如走路要先講解何謂引路法,吃飯也要請他們幫忙。

Yoyo在地鐵的車廂中,會躲進Jody的跨下,被人踩到尾巴亦不作一聲,默默忍受。

「視障的同學習慣用口表達,說話比較直接,我們在一起會不停談天,很少肢體動作。但一般人,他們會比手勢,有時會有表情,我們都會看不到;盲人的興趣也比較單調,外面的朋友卻喜歡打機,我們都參與不到。」她說話時沒有小動作,但笑聲朗朗。

「我媽常常叫我找個人嫁了算。」Jody的導盲犬悶了一整日,見到草地有點興奮過了頭,以為主人帶牠到公園玩,樂得正搖尾巴。「她沒有說要我嫁怎樣的人,那就是隨便的意思。我當然想找個健視的人,看不到東西的確有點限制,就算他不良於行也好都不要是盲的,我很想他跟我說他看到什麼,簡單如吃飯,如果兩個都是盲的,看不到餐牌,就要想一大輪辦法才叫到菜。如果看得到,哪裏都可以去。」 Jody媽媽常常說笑,叫她讀完大學就好嫁,但她覺得好笑,到哪裏找個人嫁呢? 

「我知一般人都無興趣娶一個看不到的女人,連和我們拍拖也不想。他們都看樣,我不靚,他們喜歡那種又靚又瘦的。」
Jody

想照顧他多一些

「我不想那麼早結婚。到我找到一份工作,別人都覺得我有能力照顧自己的時候才結吧。我想夫妻關係應該是他照顧我時,我也可以照顧她。我比較想可以多點去照顧他,他又在某一些地方照顧我,像去行山,他可以沿途為我看路,我出發前則可以找齊資料,把背囊收拾好——我做到的我都會做。」 Jody說,愛情不是找個人去照顧自己,一般人覺得視障者就是要人照顧,但實際上大部分盲人都能夠獨立生活,而且也有能力照顧另一半。視障女性結了婚,照樣可以照顧孩子,煮飯煲湯,打理家事,但是結不結得成婚卻不是她能決定的事。

「我知一般人都無興趣娶一個看不到的女人,連和我們拍拖也不想。他們都看樣,我不靚,他們喜歡那種又靚又瘦的,我大學的女同學有許多男朋友。我知不少視障的女生都只能找視障的男朋友,我想我也未必可以和看到東西的人一起。」導盲犬伏在Jody膝下,悶壞了,看着外面的景色,一動也不動。「現在我很勤力工作,希望未來可以養得起自己,但找實習容易,畢業後真是要找全職就難了。」 

Jody摸摸小狗,雙雙走進港鐵站,許多人都好奇這隻乖巧安靜的導盲犬,有人伸手來摸,有人提起手機拍照。「其實我不特別喜歡狗的,但我很喜歡牠,牠在我眼中,特別可愛,特別乖,特別聰明,特別醒目,特別……」她說有了這隻導盲犬,有時覺得沒有男朋友也不怕。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受訪者名字可能稍經修改。)

除了Jody的故事,還有他們: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7月10日星期一出版的第68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