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熱中心】食客變樓面天天放飯義務幫手 朋友直呼:係咪傻㗎!

撰文:呂嘉麗
出版:更新:

「2號餐」、「凍檸茶少甜」、「凍奶茶」……阿迪純熟地包起外賣,老闆娘笑他是個「超級樓面」。他卻是個每天只幫忙一小時的「樓面」,並不支薪。阿迪是荃灣柴灣角熟食中心「新樂園」的熟客,三年前一天,當廚師及侍應都忙得不可交加,他開始自己外賣自己包,漸漸連別人的外賣也包辦,也幫忙傳菜,到了客人漸少,才坐下來吃飯,然後步行回公司上班。除了外出工作,阿迪每天也會在午膳時間來幫忙一小時,風雨不改。正職在貨倉工作的他,從前總愛在午膳補眠,為何後來卻犧牲午睡時間,義務做樓面?

雖然柴灣角熟食市場沒有冷氣,仍受不少打工仔歡迎。(呂嘉麗攝)

相識十年 見午市「冧檔」自發幫忙

阿迪約十年前開始在柴灣角一個貨倉工作,時常到柴灣角熟食中心買外賣回公司跟同事用膳。熟食中心有多間小店選擇,但阿迪試過之後,始終較鍾情新樂園的泰國菜:「這裏的海南雞、冬蔭功真的好吃,荃灣(市中心)果幾間都做不到這口味。」另一個原因很簡單,「大家熟了」。阿迪是貨倉工人,平日需要大量體力勞動,他跟同事們一樣每天吃過午飯便會抓緊時間補眠。2011年,阿迪轉工,離開了柴灣角。

約四年前,他回到柴灣角另一間公司工作,又再次光顧新樂園。阿迪記得,由食客變樓面的那天是冬日,因為大排檔冬天特別多人客。那天阿迪如常來買外賣,新樂園早已坐滿人,樓面和廚師都「忙到『踢哂腳』,外賣沒人包,也不夠人『寫嘢』(落單)」。本在等外賣包裝的他,覺得:「與其坐喺到望住佢地辛苦,不如企起身幫手。」索性自己外賣自己包,然後見到其他人客的外賣,也一併包好。見廚師沒空看單,便自己看單大叫飲品:「凍奶茶少冰、凍檸茶走甜!」看見客人落手落腳幫忙,老闆有何反應?阿迪說:「他們根本忙到沒空理我,也沒空拒絕我吧,哈哈!」

若餸菜遲來,很多客人都會動氣和催促,阿迪反而落手幫忙,這或是因為阿迪的媽媽以前也開餐廳,自己周末會去幫忙,深明飲食業做午市的困難:「多請一個人,大家的利潤都會少了。午市就忙那一兩個鐘,很難多聘請一個人回來,就做兩小時。大排檔沒冷氣,冬天人流最旺,是賺錢的時候。夏天人流少點,卻熱。」阿迪工作的貨倉氣溫保持攝氏十多度,每次來到熟食中心都會出一身汗,有時要帶件上衣更換才回公司。「我做樓面已出汗,何況廚房工作的他們?」他佩服老闆們就算多忙也不會發脾氣,還會講笑。

阿迪的工作位置——吧台前。一個準備包裝外賣、看單大叫飲品、和客人接收外賣的地方。(呂嘉麗攝)

幫到忘記吃飯 老闆每天催促食飯

阿迪跟老闆們每天都有個拉鋸戰——「佢哋成日都叫我『快啲食飯啦!快啲走啦!』我就坐低食飯,食食吓見到有人落單,又衝出去包外賣。」老闆也拿他沒辦法。付不付錢又是另一拉鋸。起初阿迪都會堅持午飯付錢,但後來老闆堅持不收錢,阿迪說:「你唔收我錢,我唔嚟幫手。」後來阿迪接受了老闆的好意:「就當幫朋友,換餐飯。」試過忙到大家也忘記時間,1時55分才發現午膳時間快完,飯都趕不及吃就回去。不會餓嗎?阿迪笑說:「你忙緊就唔會餓。」

記者在熟食市場錄得36度高溫,廚房更高幾度。(呂嘉麗攝)

兼任和事佬 朋友笑他:係咪傻㗎!

不時有客人當他是員工,送菜慢了也會罵他:「咁耐㗎!人哋都食完啦!」又或者落錯單,傳錯餸,當廚房也做到「躁底」時,阿迪便做中間人,對客人連說幾聲「唔好意思」,有時加上一句:「我都是義務幫手」,客人也不敢造次。阿迪知道廚房已經盡快出菜,只能幫忙問該張單是否掉失了,或問那張單可否排前一點。

午膳時間朋友訊息沒空回覆被怪責,他解釋自己到餐廳幫忙,朋友直呼:「你係咪傻㗎!食飯都去幫人!」阿迪就回應:「我做得開心啊。」然後跟記者自省般說:「我份人係怪怪哋嘅。」

日復日,阿迪這個一小時「樓面」「工作」已成為習慣,風雨不改,即使「落雨落到狗屎咁也會過來」。午膳時間由補眠變做勞動,他有時也會掙扎,「不如今天不去」,但「落到樓,雙手㩒緊手機,對腳已自然行去呢度。」心想:「郁吓仲精神,做完反而下午不會打瞌睡!」

複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