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烏蛟騰私家水塘守護者 唔飲東江水食自家「靚水」

撰文:柯詠敏
出版:更新:

全港99.9%的人用自來水,這意味着還有0.01%的人正用自己方法尋找水源。城市人用水毫不費力,但身處偏遠位置的烏蛟騰田心村,村長李戊興與居民視水源如命脈,十多年來保護村中真正的「自來水」—從後山溪澗順流而下的溪水。「飲水思源」於我們眼中是一句口號,李戊興則視之為己任,天天「睇水」。
攝影:鍾偉德

「這裏的水真係好靚。」69歲的李戊興倚在溪邊的欄杆,這句話成了他的口頭禪。田心村位處船灣淡水湖上方,水源從山上流經村落,再經過照鏡潭後到達淡水湖—東江水佔我們的食水八成,這意味着餘下的兩成,部分是從這條溪澗所得。

我們站在溪流中段的小石橋,看見恬靜的水慢慢往下流動,穿過橋下的石塊縫隙時突然變速往下沖,發出淅瀝淅瀝的聲音。溪水清澈見底,觸手可及,魚群、小蝦、烏龜通通清晰可見。李戊興看見正在暢泳的烏龜,揚起嘴角說:「水靚才會有魚,這條村食了這些山水幾百年了,個個都健康。政府買來的東江水,水質是怎樣你也知道。」

李戊興不用出外時,每天都會觀察有沒有枯葉樹枝掉到溪流裡。

「自來水」絕非理所當然

溪流伴隨着李戊興成長,小時候除在溪中玩水捉魚外,山水更是村中百多人的主要水源。50多年前,村民背着水泥上山,用了數天時間興建儲水庫,確保全村供水充足。我們沿着唯一一條路徑拾級而上,沿途聽得見流水聲愈發猛烈。步行了約15分鐘,便看到叢林間有條樓梯通往池中。儲水池的小石壩高至及膝,池底有大量石塊,水色依然清澈,中間的不鏽鋼濾水盒則能隔掉枯葉及沙石,亦是由村民自行設計及製造。「這可算是我們的『私家水』了,每年都會清洗一次,外面居住的後生仔會回來幫忙,連80多歲的老人家都會一齊上去啊。」

山水源源不絕地流進村裏,但李戊興與村民並沒有視之為理所當然。李戊興當了村長十多年,除了有會議要外出,大部分時間都會留在村子,每天觀察溪流的狀態,這亦成為李戊興多年來的習慣。他指着河底的石頭說:「有時溪中碎石會堆疊在一起,就要將它們平均分布,免得太多石塊塞住溪水。」他接着帶我們到小石橋,低頭看着溪邊的一綑枯葉,說道:「還有這些會卡在橋下的水管,都要把它們拾起。」

枯葉會飄走,生葉卻會沉落水底影響水流;城市人覺得毫不起眼的樹葉,在李戊興眼中卻關乎溪水的流動。「見到就執一執吧,好多村民都會做的。」他輕鬆平常的說。溪水與村民的生活相連,自然會將溪流視為重要資源;但近年愛好行山的香港人愈來愈多,城市人或許認為這裏僅是「隱世秘景」或「周末好去處」。

李戊興早前也在溪邊豎立木牌,提示遊人要愛惜水源,不要捕捉河中生物。他說:「小朋友下水玩沒有所謂,讓他們接觸一下大自然,但就千萬不能影響水質或捉魚。」他遇過有家長打算將小魚捉入水樽回家養,就立刻上前勸阻說:「你沒有氣泵,單是由這裏走出村口,條魚一定會死;這樣的話就不能捉。」聽取勸告的大有人在,但仍有部分人堅持捕捉,李戊興語帶氣憤地說:「趕他走囉,入得來就要尊重,這可算是私人地方來的。」除不准帶走魚蝦外,想帶來放生也需要事先通知。「這裏有三隻龜,有隻巴西龜是人放生出來的,跟我們講聲就可以。」

田心村的私家水塘是李戊興與村民的水源,也是他們的命脈。

吃過這方水 回饋這方人

尊重水源,尊重生態,是李戊興從小與溪流相處學習而來。溪流為村民提供食水,滋養了溪邊的土壤。從以前村民耕作稻米田為主,到現在種植果樹,李戊興吃着這方水土長大,希望退休後回饋土地,服務村民。「小時候很窮,原本冇得讀書,就是村民請求校董會能豁免我的學費。當時村民幫過我,希望現在能夠幫番其他村民。」李戊興畢業後當上警察,之後在政府部門工作。自十多年前退休,開始在村公所為居民爭取應有的設施。

溪流清徹見底,有魚群、小蝦及坑螺,李戊興說:「水靚才會有魚。」

由爭取小巴線,修剪遮擋街燈的樹枝,到清走水中垃圾,李戊興事事都親力親為。眼看溪流上的道路平整,兩旁加設了欄杆,這亦是李戊興積極爭取的成果。「早期沒有這些欄杆,但現在村中出入的都是老人家,他們不小心掉下去就麻煩了。」溪流旁的一棵樹、一塊石,李戊興都能娓娓道出它的故事,除了他樂於處理村中事務,亦源於政府部門對問題不聞不問,教他加倍着緊。

「這裏街燈會被溪邊的大樹遮住;通知樹木辦又要等申請、視察,我倒不如自己修剪少少樹葉。」李戊興沒好氣道。在溪流放眼望過去,溪邊沿岸均是天然的石塊堆疊而起,不難發現有處碎石牆被鐵絲網圍起;原來數年前因斜坡塌到溪中,嚴重阻擋水流,李戊興曾聯絡政府部門處理,但對方卻說是私人地方不會負責,教李戊興氣憤難平。「我叫她入村睇她不入,根本不知道實際情況—現在是政府的地方影響到私人地段,就算我自己找律師也要跟你拗。最終他們安排工程師來視察,然後上區議會等撥款維修。」

四年前,李戊興終於申請政府自來水,但過程繁瑣,至今仍只是接駁了喉管,還未有水錶。「又要搵人裝喉、驗水、等報告出,其實有冇政府水冇所謂,裝只是怕萬一出面喉管塞或者有意外,都有後備。」

「私家水」是「公家事」

現時田心村幾乎每個家庭都使用山水,但每當大雨或刮風,水流湍急就會翻起泥沙,溪水會變得混濁,難道這時就沒水可用?李戊興着我們看看每間村屋的屋頂,說居民會將山水儲在水缸,當天氣變壞時仍有乾淨水可用,而溪水則會在數小時內變清。

在旁人眼中,山上的儲水池猶如「私家水」,但田心村的村民則視溪水為「公家事」。近年李戊興與村民重新更換水管,每家均要攤分所需的工程費。曾經有戶新搬進村的居民,發現沒有自來水後立刻報警。「你搬入村唔識同人打聲招呼,自己走去報警,警察都唔受理啦。」李戊興搖着頭,繼續說:「水是大家有份,要用就要夾一份,這樣很公道。」

擁有天然山水,是福氣也靠村民的努力;但氣候變幻莫測,會擔心山水終會乾涸嗎?李戊興不假思索答道:「當然不會,只會源源不絕般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