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有毒】美容師唔敢做facial:好驚一瞓落床就俾人狂sell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Megan帶着口罩走進一間幾十呎的房間,房裏播放着悠和悅耳的音樂,放有一張單闊若70厘米、剛好可躺上一人的床,床上有兩三條毛巾,供人裹着身體,當被蓋在身上。床的前方放有一張圓櫈。Megan說:「我從來唔敢瞓喺張床上面,好驚一瞓落去就畀人狂sell。」

現年27歲的Megan是一名美容師,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床前的圓櫈上為客人做facial,當然,更重要的工作是推銷客人購買更多更貴的療程。她乾笑了一陣子才說:「其實我好憎sell嘢,好憎做美容師,但好多嘢都係迫出嚟嘅啫。」

Megan覺得推銷很容易,只需要掌握客人心理就行。她常對客人說是為對方好才要你買哪樣哪樣,記者問,你真的為她好?她答:「技巧嚟啫,冇客就冇錢喎,迫住做。」(梁雪怡攝)

上月才開始箍牙的Megan在訪問開始時,尷尬地抓抓頭說,箍牙後連說話都像有鄉音,更有顧客問她是不是最近才來香港。她又笑道,因為愛吃朱古力,極速把透明鋼線染上啡色,自嘲自己完全不像個美容師。

她在中五畢業後花了幾萬元讀美容療程,從美容學校畢業後當上美容師,後來又做過美甲、修眉、種睫毛、推銷高檔護膚品,兜兜轉轉,兩年前她又回到老本行,她自豪地說自己懂「無痛針清」,客人甚至可以在她清黑頭時睡着,別人用擠的方法清黑頭,她就看準整條黑頭,連根拔起,如此黑頭「回歸」的機會就大大減少。她說「無痛針清」要講手勢和天份,不是話學就學,所以她從不愁沒美容院請。

「唔sell隨時扣人工」

美容院通常以較低價格吸引消費者試做,又會說試做後不買套票,之後就不會有優惠。(此美容院不是受訪者所工作的地方)(梁雪怡攝)

她討厭這行強迫她推銷,因此一直無法在職場中定下來。她說:「我從來唔敢做facial,哈哈,自己經歷過咁多,都知係咩一回事,仲敢到外面做(facial)?一瞓低就好驚有人sell。」

不止從來沒有做facial,肌膚細緻的她原來連面霜都懶得塗:「我特別懶,不大護理皮膚,最多做peeling(去死皮),所有美容師都注重清潔多於保濕。你臉上那麼多污垢,塗萬幾二萬元的精華都沒有用,吸收不了。其實底層乾淨,皮膚已經比人好,不過都不要像我那麼懶,睡前塗塗面霜較好。」

其實她一直希望當個護士,只是自知學歷不高做不來。當初只打算找一份賺到錢的工作,儲幾年錢再計劃將來,怎料這些年來都在美容產業中打轉。現時她的底薪約一萬元,連佣金則二萬多元。Megan現於一間字首為「O」的美容連鎖店工作。

她在O公司工作僅僅兩個月,昨天又遞上辭職信,她說:「其實𠵱一間一日做五個(客),我上一間一日做十個呀,飯都冇得食,呢間已經算好,但我真係唔鍾意𠵱行。經理叫你sell個客,唔sell隨時扣人工,唔通你唔做?如果可以唔sell有萬幾兩萬蚊你做唔做?梗係做啦,但做𠵱行就係要你sell嘛。」

辭職後有什麼打算?「搵間冇咁sell嘅公司囉。」有美容院唔sell?「哈哈,其實冇......也許遲點找個護士課程讀吧。」她苦笑。

當客人試做之後,會由美容師或經理(或雙劍合璧)把客人帶到諮詢室,游說客人購買新的療程,這次說通淋巴適合你,下次又會說你皮膚是乾性,通淋巴不夠好,要試試較潤的療程才行,有時又會說你胸部硬硬的,需要人手按摩,否則易生乳癌。(受訪者提供)

推銷之道:先sell平後sell貴

雖然討厭推銷,但她自信滿滿地說,sell嘢其實好簡單。早前轉行做護膚品售貨員幾年,底薪6000元,個個月賣到十幾枝幾千元的護膚品,連佣金每月有三四萬工資,尚未過試用期已升級為「精英」,她解釋這是類似top sales(業績第一)的稱謂,多少個做了十幾年的前輩為之眼紅。

她說:「推銷有幾難?你首先要個客聽你說話,而不是個客帶着你走。你要她知道你真的為她着想,她就會乖乖聽你說話,例如她本身拿了枝好貴的精華想買,你就叫她先不要買,勸她先買枝便宜很多的peeling,她就會覺得你寧願要我買便宜的,一定不會hard sell(硬銷)啦,第二次實幫襯你。做美容也一樣,不能只談美容的事,聊一下日常生活,關心客人的工作,或者她生好多油脂粒,就說『你食好多肉?食少啲肉就生少啲』,她肯聽你說又改善到,就會覺得你『有料到』囉。」

預約不到的療程……

美容公司通常會以較低二百多元、甚至更低的數十元吸引客人首次光顧,Megan起初多會建議客人購買單次200多元、共計近萬元的療程,直至與客人熟絡了,就開始說原本的療程只是基本護膚,效果不夠好,因為對你「好」,所以才建議你以優惠價試用其他服務。她給記者模擬了一些對話情境:

Megan:你啲皮膚好乾喎,又有啲敏感,不如用試用價或者扣幾個格仔,做吓一隻通淋巴嘅facial?(格仔即客人本身用200元買下的療程,例如五格即1000元)

客:但你之前sell都話𠵱家個隻facial保濕㗎。

Megan:𠵱隻係好基本,但女人愈大,尤其面部肉好易鬆,就要做啲靚啲,你試吓另一隻全天然精華,手按精華,仲幫你做咪機,對自己好啲啦。

當客人試做之後,會由美容師或經理(或雙劍合璧)把客人帶到諮詢室,游說客人購買新的療程,這次說通淋巴適合你,下次又會說你皮膚是乾性,通淋巴不夠好,要試試較潤的療程才行,有時又會說你胸部硬硬的,需要人手按摩,否則易生乳癌。療程會愈sell愈貴,由200元變500元,500元又變800元,800又變1000,一買買幾十次,總共萬幾二萬,通常他們會以免息分期吸引客人。

經理:幫你做免息分期,每個月都係畀200蚊,同之前冇分別喎。

客:但200幾要畀足幾年喎。

經理:分期之嘛,又唔洗𠵱家比哂。幫你做分期我哋都冇乜佣好賺㗎,都係為你好,你頭先都話隻facial好㗎(手拿一塊鏡),你睇睇皮膚係咪好潤先,毛孔都細咗啦,你信我啦好抵做。

客:但我之前啲plan都未用完,仲可以做幾年喎,可唔可以遲啲先買。

經理:放心啦,到時到期我哋會幫你延期,你𠵱家唔買下次就要用原價做,原價成1400蚊㗎,我見你係熟客/見你係學生/見你人品好/見你有仔女要湊/見你真係好需要先畀個優惠你。一係咁,我再free埋今次個試做畀你,送多次按摩畀你。

Megan說着說着也忍俊不禁,說自己像在拍《警訊》,但其實美容公司及自己都沒有犯法,只是透過心理戰來搶奪顧客荷包中的鈔票;所謂延長限期僅僅是沒有證據的口頭承諾,收據上已用「米粒字」寫上「本單含特惠折扣或贈送,單內之療程不能兌換或退回現金,須在購買療程後12個月內完成,逾期無效。」之類的聲明。「其實哪有美容公司會說療程沒有給你打折?」Megan翻翻白眼道。到了一年後,客人的療程尚有上萬元要「漫漫長做」,卻只能執着當天的「口頭承諾」口同鼻拗。

客人一年內買過百療程

療程愈sell愈貴,客人不繼續買套票就難以預約,買得太多又會逾期。(受訪者提供)

多少客人在一兩年內買了幾萬元、合共過百多次療程,基本上要每個月做起碼兩次才能做完。不過,一來因為客人本身沒空每月來做,二來因為美容公司本身就常常full booking(客滿),要約到繁忙時段(如6時)過後或周末時段,根本難過開「太空卡」搶購十部iphone,有客人每次打來預約都失敗,跑來櫃面破口大罵,公司經理也只會叫她早點在月初打電話預約,或預約非繁忙時段,時間無法安排不是美容公司的責任。

事實上,七八成顧客根本無法在限期內完成療程,Megan說:「那就會叫她再買其他療程就可以幫她延長其他facial的限期。」

Megan長嘆了一口氣說:「有時也會站在公司立場,要燈油火蠟、舖租、人工,現在請美容師也不便宜,所以沒有客繼續買療程就沒辦法做下去,人人都有難處,總之做這行好辛苦。」

消委會近三年接獲有關美容服務的投訴數字:

2015:1379宗

2016:1239宗

2017(1至7月):709宗

海關自2013年7月新修訂《商品說明條例》實施至2017年7月底:

涉及「美容美髮服務」共開立了106 宗調查個案,當中99宗已完成調查,其餘 7宗則仍在跟進中。完成調查的99宗個案包括有4宗已成功檢控,涉案人士有被判監禁3個月、罰款1,000及4,000元,亦有被判社會服務令200小時;有95宗分別經調查及徵詢法律意見後未有足夠證據證明違反《條例》,或經審訊後涉案人士被法庭裁定無罪。

現時消費者遇上美容服務投訴大多會向消委會求助,消委會一般會為雙方調解。不過,據facebook專頁「香港美容黑店」版主楊小姐指,不少美容院都會採取不合作態度,消費者少有能夠追討成功。

消委會接獲美容業以不良銷售手法,例如透過獎品優惠、免費試用,吸引消費者首次光顧,其後以車輪式疲勞轟炸、短時間內高壓銷售,以及用誤導或欺騙手法強逼事主用信用卡預繳巨款。若有足夠證據懷疑及證明該美容公司觸犯《商品說明條例》,消費者可向香港海關舉報:customsenquiry@customs.gov.hk/查詢熱線:2815 7711。

「香港美容黑店」開page兩年多,已有26000多人讚好,每月接獲百多個網友傳來單據投訴美容院,他們是怎樣受騙?曾經觸礁的版主楊小姐又有什麼建議給女士們,以防光顧美容院時畀人「㩒住劏」?詳看下集:20歲大學生曾經針清針到發炎 開「美容黑店」FB專頁教人自保

多少女士被「美」吃掉鈔票。(此美容院不是受訪者所工作的地方)(梁雪怡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