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生做「着草地圖」吸引人認識香港:「令到香港人無咁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這世代,似乎人人都想走佬,據保安局數字,去年便有7600人移民外國;一年去幾次日本旅行是「廢青」習慣。90後Sharon和Tiffany曾多次出走,留學又旅行,甚至跑去工作,但走在異國的街上,她們卻不由自主地聽着香港的收音機、看遊行的直播。「哎呀走唔到啊……」她們悲慘地叫着,然後扁着嘴說:「咁不如喺香港走佬啦。」

於是她們做出一份「香港着草地圖」,看似找到擺脫無力感的出口,卻發現自己還是沒法變得樂觀。

地圖的雛型,自10個月前開始。(黃妍萍攝)

+8
+7
+6

上集提到她們發掘了香港的特別事。

被無力感追趕畫出地圖

周六夜晚,攤坐在工作室的沙發上,把多年來對社會的困惑說出來後,Sharon站起來鬆了鬆筋骨,忽然從沙發下翻出一塊滑板,即場示範「翻板」,「其實冇用㗎,但係型囉。」她笑着說。又從桌子下拉出一個彈力球:「坐喺上面做嘢會好專心㗎,你試下。」

她們就是這麼無聊又愛玩,做「着草地圖」,還真的幻想有人會追她們,說要搭電車因為可以跳車。記者問誰會追你?Sharon停下來,眼珠轉了轉,說:「係囉。邊個會追呢?」又說:「咪就係逼我做呢張地圖出嚟嗰啲嘢囉!我咁懶,都搞到要整張地圖呀。」

逃離沒有假放的工作後,Sharon有段時間成了別人眼中的廢青。(黃妍萍攝)

「我的童年變成了一個洞」

一切源自一次覺醒。2014年Sharon和Tiffany到了德國當交換生,到處遊玩時,常常不由自主地拿當地情況和香港對比,「人哋會保留很多舊建築物,但香港好多嘢都拆晒、重建。」Tiffany說。像她們成長的觀塘,已成了一個大洞。Sharon說:「好恐怖,佢好暴力咁摧毀咗我整個童年,我身邊朋友嘅童年。好似咩都冇發生過,永遠都搵唔返嗰啲地方。」

令她們對社會事更上心的,是那年七一。那夜有511人在遮打道預演佔領中環,最終被捕。Sharon一個人待在平日朋友聚會喝酒的工作室看直播。「我睇到喊。我覺得自己好低能呀,望住堆啤酒但我喺到睇直播,我做緊咩呀?」Tiffany當天也有看直播,待在外國只能旁觀,她們說:「真係好辛苦。」

後來她們回港,投入了雨傘運動。「好似未試過用呢種形式去爭取,每日都去做,就好似每日都有啲希望。」Sharon說。然而運動最終沒有結果,希望落空,她們在無力感中畢了業,踏入職場,Tiffany選擇在大學做研究助理,暫不想前途,Sharon則走了去瘋狂加班的廣告公司,做了4個多月後辭職。「我仲曾經怪責自己唔捱得。」她說。「我必須要講,係社會結構令我成為廢青——點解我日做夜做冇假放,仲要得1萬蚊人工?」

香港才有她們緊張的人事物。(黃妍萍攝)

遠走外國工作 靠香港網台入眠

她遠走加拿大,幫姐姐照顧小孩,再買了張單程機票去巴塞羅那。漫無目的地喘着氣時,在機緣下獲當地一間公司聘請1年。她想,就逃一次吧。然而那一年裏,每天她都想念家人,想念朋友,渴望說廣東話,記掛香港的政局。許多個夜裏,她睡不着,就聽香港的網台,「其實我唔係要聽得明啲咩,純粹係想有一把好關心香港嘅聲音喺到講嘢,我會容易啲瞓。」彷彿一場苦戀。

「真係好辛苦。」她說。

記者問對香港的愛從何而來?她靜了下來,和Tiffany無助地看着對方,找不到詞語。Sharon說:「我唔識講,就好似屋企人咁,有好多缺點,都有好多優點,我會想好好保護佢。」Tiffany靜靜說:「好多嘢喺呢到發生。」又說:「好似呢到係屬於你,你比較熟悉,又有好多人、事喺到,同你好有關係。」

「有身份認同才會開心,才會為這地出力」

Tiffany很記得去參加中西區關注組的導賞團時,他們介紹了中上環曾發生鼠疫的故事,「原來這麼多廟就是因為當時有鼠疫。」她覺得這些歷史很重要,但偏偏,很多人不關心這些,Sharon說:「我喺instagram搜尋西環泳棚,見到嘅係咩『會和你一起飛』,都係打卡呃like,很少數人會願意去了解背後嘅文化。」她說:「你要清楚呢啲嘢,你先會搵到身份認同,先會有開心嘅感覺,先會為呢個地方做更加多嘅嘢。」

於是她們決定做個地圖吸引人認識香港,「好似我哋又唔駛咁頹,佢哋(香港人)又唔駛咁頹。」Sharon笑笑說。

然而到這刻,她們還是會質疑,做張地圖到底有什麼意義,會否只是「圍威喂」。Sharon說:「我以前都有朋友話你呢啲藝術有咩用,雨傘運動有咩用,冇用㗎,你都係會俾人打。」她頓了頓,又說:「但起碼呢啲對我心靈又好,對某些人心靈又好,可能都會有啲用?」

她們本打算用這裝置到街上派地圖,問一個問題,例如「掛念裕民坊麥當勞嗎?」,左邊是掛,右邊是不掛,以此收集各區最貼地的資訊。「可能拎地圖嘅過程佢地又會打開話題,哎,又FF。」Sharon說。(黃妍萍攝)

用無力感發力 出走不再是為了逃避

這10個月來,她們做這個地圖時都是快樂的。她們談起香港仔原來很多船可以搭去離島,Sharon突然說:「機機動性很強,人地捉你你又可以即刻走。」貌似「九唔搭八」,她卻笑着說:「當你有呢啲諗法時個人係會開心咗。」Tiffany說:「最開心是我們將無力感用來做了些事情。」

但她們還是會想出走。Sharon忽然問Tiffany:「幾時去考車牌呀?我哋要去road trip!」但她說:「我係去學習其他人點對自己嘅城市,再返嚟。如果要死,我要死喺呢到。」

香港着草地圖搞事派對 Jack Ciao Map Launch Party

日期:9月9日(六)

時間:晚上8時

地點:艺鵠(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

離開是為了回來,對於真的想過逃離的人來說,這句話的意義又多了一重。(受訪者提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